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琦君,作家琦君的经历是什么?

日期:来源:琦君收集编辑:土味情话

作家琦君的经历是什么?

  琦君(1917-2006),原名潘希珍,小名春英,浙江省永嘉县人。1917年7月24日生于温州的瞿溪乡,现当代台湾女作家。浙江瓯海瞿溪人。14岁就读于教会中学,后毕业于杭州之江大学中文系,师从词学家夏承焘。1949年赴台湾,在司法部门工作了26年,并任台湾中国文化学院、中央大学中文系教授。后定居美国。琦君以撰写散文开始她的创作生涯。她的名字总是与台湾散文连在一起。代表作品有散文集、小说集及儿童文学作品30余种,包括《烟愁》《细纱灯》(获中山文艺创作奖)《三更有梦书当枕》《桂花雨》《细雨灯花落》《读书与生活》《千里怀人月在峰》《与我同车》《留予他年说梦痕》《琦君寄小读者》《琴心》《菁姐》《七月的哀伤》以及《琦君自选集》等等。她也是著名电视剧《橘子红了》的原作者。

  看琦君的文章就好像翻阅一本旧相簿,一张张泛了黄的相片都承载着如许沉厚的记忆与怀念,时间是这个世纪的前半段,地点是作者魂牵梦萦的江南。琦君在为逝去的一个时代造像,那一幅幅的影像,都在诉说着基调相同的古老故事:温馨中透着幽幽的怆痛。1949年的大迁徙、大分裂,使得渡海来台的大陆作家都遭罹了一番“失乐园”的痛楚,思乡怀旧便很自然地成为他们主要的写作题材了。林海音写活了老北京的“城南旧事”,而琦君笔下的杭州,也处处洋溢着“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熟读琦君作品的读者都会感觉到琦君的母亲在她作品中所占的分量。琦君写得最感人的几篇文章几乎都是写她母亲。可以说母亲是琦君最重要的创作泉源。琦君塑造的母亲意象是一位旧社会中相当典型的贤妻良母,充满了“母心、佛心”。——但这并不是琦君文章着力之处,而是琦君写到她母亲因父亲纳妾,夫妻恩情中断,而遭受到种种的不幸与委屈,这才是琦君写得刻骨铭心、令人难以忘怀的片断。看过琦君脍炙人口的名篇《髻》的读者,我想没有人会忘记二妈头上耀武扬威的发髻是如何刺痛着琦君母亲的心的。琦君替她母亲鸣不平,为她母亲立碑作传,忠实地记录下一位菩萨心肠的女人,在情感上被丈夫抛弃后,是如何默默地承受着非人的痛苦与屈辱。当然,琦君母亲的故事,只有在从前旧中国社会男尊女卑的家庭制度中才会发生。

  作品

  论述

  《词人之舟》 民国七十年,纯文学出版社;民国八十五年,尔雅出版社。

  散文

  《溪边琐语》 民五十一年,妇友月刊社

  《琦君小品》 民五十五年,三民书局

  《红纱灯》 民五十八年,三民书局

  《烟愁》 民五十八年,光启出版社;民七十年,尔雅出版社

  《三更有梦书当枕》 民六十四年,尔雅出版社

  《桂花雨》 民六十五年,尔雅出版社

  从桂花雨中,体谅作者思念家乡的思想感情。

  《细雨灯花落》 民国六十六年,尔雅出版社

  《读书与生活》 民国六十七年,东大图书公司

  《千里怀人月在峰》 民国六十七年,尔雅出版社

  《与我同车》 民六十八年,九歌出版社

  《留予他年说梦痕》 民六十九年,洪范书店

  《母心似天空》 民七十年,尔雅出版社

  《灯景旧情怀》 民七十二年,洪范书店

  《水是故乡甜》 民七十三年,九歌出版社

  《此处有仙桃》 民七十四年,九歌出版社

  《玻璃笔》 民七十五年,九歌出版社

  《琦君读书》 民七十六年,九歌出版社

  《我爱动物》 民七十七年,洪范书店

  《青灯有味似儿时》 民七十七年,九歌出版 (民九十三年十月,重排新版)

  《泪珠与珍珠》 民七十八年,九歌出版社

  《母心‧佛心》 民七十九年,九歌出版社 (民九十三年十二月,重排新版)

  《一袭青衫万缕情》 民八十年,尔雅出版社

  《妈妈银行》 民八十一年,九歌出版社

  《万水千山师友情》 民八十四年,九歌出版社

  《母亲的书》 民八十五年,洪范书店

  《永是有情人》 民八十七年,九歌出版社

  《春酒》民九七年,浙江文艺出版社

  小说

  《菁姐》(短篇) 民四十三年,今日妇女杂志社; 民七十年,尔雅出版社

  《百合羹》(短篇) 民四十七年,开明书店

  《缮校室八小时》(短篇) 民五十七年,台湾商务印书馆

  《七月的哀伤》(短篇) 民六十年,惊声文物供应公司

  《钱塘江畔》(短篇) 民六十九年,尔雅出版社

  《橘子红了》(中篇) 民八十年,洪范书店

  合集

  《琴心》(散文、小说) 民四十二年,国风出版社;

  《民六十九年》,尔雅出版社

  《琦君自选集》(词、散文、小说) 民六十四年,黎明文化公司

  《文与情》(散文、小说) 民七十九年,三民书局

  《琦君散文选》(中英对照) 民八十九年,九歌出版社

  《母亲的金手表》 民九十年,九歌出版社

  《梦中的饼干屋》 民九十一年,九歌出版社

  儿童文学

  《卖牛记》 民五十五年,三民书局

  《老鞋匠和狗》 民五十八年,台湾书店

  《琦君说童年》 民七十年,纯文学出版社

  《琦君寄小读者》 民七十四年,纯文学出版社; 民八十五年,健行文化出版公司

  《鞋子告状》(琦君寄小读者改版) 民九十三年,九歌出版社

  《桂花雨》主要回忆了故乡童年时代的“摇花乐”和“桂花雨”,字里行间弥漫着淡淡的思乡情怀和对故乡美好生活的回忆。

台湾当代著名女作家琦君的简介

琦君(1916-2006),原名潘希真。现当代台湾女作家、散文大家,14岁就读于教会中学。1916年7月24日生于浙江永嘉县瞿溪乡一个旧式家庭里,1949年赴台湾,在司法部门工作了26年,并任台湾中国文化学院、中央大学中文系教授。后定居美国。琦君以撰写散文开始她的创作生涯。她的名字总是与台湾散文连在一起。有散文集、小说集及儿童文学作品30余种,包括《烟愁》 琦君

《细纱灯》(获中山文艺创作奖)《三更有梦书当枕》《簪》《桂花雨》《细雨灯花落》《读书与生活》《千里怀人月在峰》《与我同车》《留予他年说梦痕》《琦君寄小读者》《琴心》《菁姐》《七月的哀伤》以及《琦君自选集》等等。她也是著名电视剧《橘子红了》的原作者

2006年6月7日凌晨4时45分病逝于和信医院,享年90岁。

琦君的生平简介

琦君(1918~2006),原名潘希真,出生于浙江永嘉。其父为官多年,喜欢收藏古籍、碑帖、字画,家中藏书丰富。由于家庭熏陶,她自幼酷爱文学,六岁时,父亲便为她请家庭教师讲授古典文学。

在杭州弘道女子中学读书时,又阅读了大量现代文学和外国文学作品,并开始文学创作。高中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被保送之江大学中国文学系,成为词坛巨擘夏承焘的得意门生。琦君随夏先生研读古籍,咏诗填词,深受其学识、人格的影响,并在词学方面有了精深的造诣。

大学毕业时,正值抗战爆发,她辗转于上海、永嘉等地,饱经忧患,深感国破家毁之痛。1949年到台湾,历任高检处纪录股长和司法行政部编审科长等职,1969年自司法部退休,任教于中央大学和中兴大学中文系,教授新旧文学。

扩展资料

1949年的大迁徙、大分裂,使得渡海来台的大陆作家都遭罹(li)了一番“失乐园”的痛楚,思乡怀旧便很自然地成为他们主要的写作题材了。林海音写活了老北京的“城南旧事”,而琦君笔下的杭州,也处处洋溢着“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美好气息。

熟读琦君作品的读者都会感觉到琦君的母亲在她作品中所占的分量。琦君写得最感人的几篇文章几乎都是写她母亲。可以说母亲是琦君最重要的创作泉源。

琦君塑造的母亲意象是一位旧社会中相当典型的贤妻良母,充满了“母心、佛心”──但这并不是琦君文章着力之处,而是琦君写到她母亲因父亲纳妾,夫妻恩情中断,而遭受到种种的不幸与委屈,这才是琦君写得刻骨铭心、令人难以忘怀的片断。

看过琦君脍炙人口的名篇《髻(ji)》的读者,我想没有人会忘记二妈头上耀武扬威的发髻是如何刺痛着琦君母亲的心的。

琦君替她母亲鸣不平,为她母亲立碑作传,忠实地记录下一位菩萨心肠的女人,在情感上被丈夫抛弃后,是如何默默地承受着非人的痛苦与屈辱。当然,琦君母亲的故事,只有在从前旧中国社会男尊女卑的家庭制度中才会发生。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绮君

琦君的《髻》阅读问题

琦君的散文《髻》解读

发表日期:2007年11月5日 出处:青海师专学报(社会科学)2002年第6期 作者:青海师范人学中文系 王玲玲 已经有5526位读者读过此文

摘要:琦君的散文《髻》,笔调清丽婉约、凄美哀怨。个人的际遇,独到的性情和社会环境的影响是形成她这种文风的主要原因。

关键词:髻:怀旧:艺境

中图分类号:I207.6 文献标识码:C 文章编号:1007- 0117(2002)06- 0053- 02

读琦君的忆旧散文,给人一种凄迷而幽怨的美感。美的令人忧伤,美的令人无法释怀。正如她自己所说:“淡淡的哀愁,像轻烟似的,萦绕着,也散开了。那不象征虚无缥缈,更不象征幻灭,却给我一种踏踏实实的、永恒的美的感受”。

琦君.原名潘希珍.台湾散文学.生于1917年.浙江永嘉人.1949年去台湾. 1969年在美国定居。文学创作的主要成就是散文.已出版散文集《烟愁》、《溪边琐语》、《琦君小品》等十余部。她的散文题材广泛.内容丰富.但写的最为动人的是怀乡思亲之作。《髻》便是其中的代表作。文章巧妙地选择了发髻这个女子青春美丽的象征物为视角.回忆了母亲与姨娘两个女人以韶华俏丽到年老色衰.终而殁世的人生历程.令人感同身受.读来凄怆悲凉.潸然泪下。

文章开篇点题.由回忆母亲年轻时的发髻写起.打开记忆的闸门.一幅幅承载女性人生情感的多彩画卷展示在读者面前。我们分明感受到人生历程中的两种境遇冲撞心扉:爱情与美丽带来的欢悦明朗.衰老与孤独带来的凄凉伤感。两段人生的写照.两种境遇的感观.使人如历其境。

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我.便痴迷于对母亲如云的长发的玩赏之中。天真无邪的童心一定明了.母亲之所以快乐幸福.引以为自矜的定是那如瀑的“美得跟葡萄仙子一样”的秀发。

每年的七月初七,是乡下妇女的洗头日。“女为悦己者容”,洗过头发的母亲,乌油油的柔发像一匹缎子似的垂在肩头,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心中流泻着掩饰不住的欣喜与欢乐,媚人的笑容挂在眉眼之间,因为这一天是父亲久客而归的好日子,母亲寂寞的心中一定在急切地盼父亲的归来。父亲张终于来了,不是独自,而是双双,带给我一位姨娘,一个比母亲更美丽更年轻的女人。女儿的眼眸,最能捕捉到母亲情绪上的细微变化。从此,母亲的世界渐渐黯淡下去,“一把小小的黄杨木梳子,再也理不清母亲心中的愁绪了。”

那是一段怎样的日子啊!母亲与姨娘坐在廊沿下,背对背彼此不交一语的梳头情景,深深地触动着我做为女性所特有的、与生俱来的对母亲的同情与怜悯的情怀。母亲最大的哀痛莫过于在父亲眼里心中的失宠。一个女人一旦失去爱人的关注与眷顾,如花的容颜就会渐渐枯萎。每每听到廊尽头传来父亲与姨娘的阵阵笑语声,就更加刺痛了母亲敏感而柔弱的心。“母亲的脸容反而不如以前在乡下忙来忙去那么丰润艳丽了”,母亲就是在这样郁郁寡欢的落寞中垂垂老去。

我长大后,离家在外求学,父母先后去世。定居台湾后,我惟一的亲人便是姨娘。多少年过去了,我望着衣着简朴、脸容哀戚、红颜已逝的姨娘:这就是使母亲悒郁一生的女人。然而母亲早已不恨她了,我的内心深处也产生了一种与她相依为命的情愫。又是多少年过去了.姨娘也已作古.我流眄照镜.早也不年轻了。人生啊.什么是可以留住的?什么又是永恒的?爱恨痴贪.一切都如烟云过眼.渺不可追。

琦君1949年从大陆移居台湾. 1969年又侨居美国.面对流寓无定.世路茫茫.那种失落感、沧桑感和漂泊感.化为她文学作品中剪不断理还乱的忆旧与怀乡。文中每一幅饱含爱恨情仇的图景.都以作者回忆的笔端渐次绘出.这正与天涯漂泊的游子的内心渴念相谐相契。台湾当代散文从1945年光复到60年代前后.乡土文学、海处游子文学相继涌现.背离生于斯长于斯歌哭哀乐于斯的熟稔的山水、人事、习俗.以温馨的回忆为题材.谈自然、谈情感、谈人生.不离亲情人伦之美.强烈地抒发了对故土、亲人、往事的追忆。台湾都市化的迅速发展.社会物质的极大丰富.人们对物欲的追求使得自然质朴、真挚坦城的人性美在人际的紧张和冷漠中悄然消失.关注心灵的作家便求助于回忆的安慰.枝枝蔓蔓延展很多的情感触角里.总有一根最主要的情感线.那就是离乡越久缠绵越紧的思亲之情弦。

在《玉炉香,红烛泪——温庭绮》一文中,琦君说:“词中多用名物,重重叠叠地烘托出一种气氛”。在《髻》一文中,作者依赖象征青春与美丽的女子的发髻这一“名物”,或着意凸现,或随意点染出人生易逝,红颜易老的凄婉无奈的艺术境界。正如台湾学者夏志清所说:“琦君的小品散文晶莹清澈、典雅隽永.其风格和李后主、李清照的词属于同一传统。那种婉约清丽、诗意翩跹、凄美幽怨的轨迹清晰可寻。艺术境界上追求自然天成.平淡朴素中见出膏腴醇厚。

每位创作主体都有自己看重的美学品格.琦君就对真与自然情有独钟。她在许多方面与“五四”时期的冰心相似.多半写童年记忆.母女之情等.堪称以真善美的视角写童年故家的圣手。在她笔下.童年不是一般意义上人类个体生存史上的童蒙期.而是“蓦然回首.不复存在的心灵伊甸园”。她是将儿童圣洁的心灵.对童年的一次回忆.当成是涤滤心灵的一次巡礼。琦君绝少采用直抒胸臆的粗糙手法.而注重突出浓郁的个性色彩.结构上采取闲话家常的方式.笔致细腻柔婉.善于精心筛选出典型的生活细节.擅长捕捉人物心理活动的微妙之处.尤能抓住见出人性深度的心理活动。

《髻》一文的结构,就是作者从年幼时的记忆写起,将几十年的沧沧桑桑凝聚在两个女人的发髻的变迁中,看似随意道来,其实独具匠心,字里行间蕴藉着含蓄之美和深湛的感思。这份感思绵密纤细,没有大悲大痛,却又无孔不入,只是它并不粘执小气,而是环环递进,步步深入,又层层超越,娓娓道来,如絮家常,显现出女性特有的宽厚和同情,不失为一篇清丽永(按:原文如此)的散文佳作。

烟愁全文-琦君

人到了中年,应该更坚强,更经受得起了,但我有时却非常脆弱。我会因看见一条负荷过重的老牛,蹒跚地迈过我身边而为它黯然良久。我会呆呆地守著一只为觅食而失群的蚂蚁而代它旁徨著急。我更会因听到寺庙的木鱼钟磬之声,殡仪馆的哀乐,甚至逢年过节看见热闹的舞龙灯,跑旱船,划龙船而泫然欲泣。面对奼紫嫣红的春日,或月凉似水的秋夜,我想念的是故乡矮墙外碧绿的稻田,与庭院中淡雅的木樨花香。我相信,心灵如此敏感的,该不只我一个人吧

琦君和琦君的母亲

  琦君(1918-2006),台湾女作家。原名潘希真。浙江永嘉人。14岁就读于教会中学,后毕业于杭州之江大学中文系,师从词学家夏承焘。1949年赴台湾,在司法部门工作了26年,并任台湾中国文化学院、中央大学中文系教授。后定居美国。琦君以撰写散文开始她的创作生涯。代表作品有散文集、小说集及儿童文学作品30余种,包括《烟愁》《细纱灯》(获中山文艺创作奖)《三更有梦书当枕》《桂花雨》《细雨灯花落》《读书与生活》《千里怀人月在峰》《与我同车》《留予他年说梦痕》《琦君寄小读者》《琴心》《菁姐》《七月的哀伤》以及《琦君自选集》等等。

  熟读琦君作品的读者都会感觉到琦君的母亲在她作品中所占的份量。琦君写得最感人的几篇文章几乎都是写她母亲。可以说母亲是琦君最重要的创作泉源。琦君 塑造成的母亲意像是一位旧社会中相当典型的贤妻良母,充满了“母心·佛心”但这并不是琦君文章着力之处,而是琦君写到她母亲因父亲纳妾,夫妻恩情中断,而 遭受到种种的不幸与委屈,这才是琦君写得刻骨铭心,令人难以忘怀的片断。

  看琦君的文章就好像翻阅一本旧相簿,一张张泛了黄的相片都承载着如许沉厚的记忆与怀念,时间是这个世纪的前半段,地点是作者魂牵梦萦的江南。琦君在为逝去的一个时代造像,那一幅幅的影像,都在诉说着基调相同的古老故事:温馨中透着幽幽的怆痛。1949年的大迁徙、大分裂,使得渡海来台的大陆作家都遭罹了一番“失乐园”的痛楚,思乡怀旧便很自然地成为他们主要的写作题材了。林海音写活了老北京的“城南旧事”,而琦君笔下的杭州,也处处洋溢着“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熟读琦君作品的读者都会感觉到琦君的母亲在她作品中所占的分量。琦君写得最感人的几篇文章几乎都是写她母亲。可以说母亲是琦君最重要的创作泉源。琦君塑造的母亲意象是一位旧社会中相当典型的贤妻良母,充满了“母心、佛心”。──但这并不是琦君文章着力之处,而是琦君写到她母亲因父亲纳妾,夫妻恩情中断,而遭受到种种的不幸与委屈,这才是琦君写得刻骨铭心、令人难以忘怀的片断。看过琦君脍炙人口的名篇《髻》的读者,我想没有人会忘记二妈头上耀武扬威的发髻是如何刺痛着琦君母亲的心的。琦君替她母亲鸣不平,为她母亲立碑作传,忠实地记录下一位菩萨心肠的女人,在情感上被丈夫抛弃后,是如何默默地承受着非人的痛苦与屈辱。当然,琦君母亲的故事,只有在从前旧中国社会男尊女卑的家庭制度中才会发生。多妻制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一直是家庭的最大乱源。汉朝吕后残害戚夫人是一个历史上著名的例子;小说《金瓶梅》西门庆的众妻妾从头厮杀到尾,留给我们一幅最生动的中国“封建家庭”浮世绘;李瓶儿与尤二姐都是做小妇的典型的悲剧人物,中国家庭权力斗争下的牺牲品。难怪五四以来,进步青年首先打倒的对象就是中国人行之数千年的“封建家庭”制度,而三妻四妾大男人主义又被列为罪恶之首,不少文学作品对此大加鞭笞,无情揭发。奇怪的是,这些当年轰动一时充满革命激情的作品,于今事过境迁,却很少留下深刻印象。

  我想琦君并无攻击“封建家庭”罪恶的企图,她落笔相当含蓄,对她父亲似乎不便也不忍深责,甚至对她二妈写得也算宽容,事实上琦君笔下,她父亲是一个很正派人物──正派人物对自己发妻不自觉的残忍,有时更加可怕。琦君用隐而不露的曲笔,却把中国旧文“怨而无诽”,中国文学这项传统法则,恐怕还是有点道理的。

  弃妇的一首挽歌《橘子红了》是琦君偶尔为之的一篇小说,主题与她多篇散文相同──旧社会中“封建家庭”牺牲者,弃妇的一首挽歌。大伯在外当官娶了交际花的姨太太,从此伯妈在乡下就守了活寡。大伯无子,为了挽回丈夫的心,伯妈擅自替大伯娶了个贫家女秀芬做三姨太,做为产子的工具(这种怪事中国旧社会时有所闻,在别的国家则匪夷所思)。大伯回到乡下,并与秀芬圆了房,可是匆匆地又走了,自此后,给伯妈的家信中,只有“秀芬均此”4个字,于是家里又添了一个弃妇。

  其间秀芬与大伯的兄弟六叔之间,却发生了一段似有似无的爱情,以当时的社会伦理,当然这段爱情必须以悲剧收场。秀芬果然怀孕了,然而伯妈的愿望并未达到,大伯没有回心转意,倒是交际花二姨太紧张起来,亲自下乡,要把秀芬带走,以便监控(这是重施王熙凤对付尤二姐的故事)。秀芬一害怕,胎儿也弄掉了,于是便失去了她产子的功用,抑郁以终。

  这则古老的故事,琦君着力描写秀芬这位苦命女以及她与六叔那段凄美的爱情,但据我看,在这个故事中,伯妈这个三从四德看似平凡的旧式妇人最是特殊,她自己做了槁木死灰的弃妇还不算,又拉了一个年轻的生命跟她陪葬。替丈夫纳妾生子,其实出自她自私的动机:希望把丈夫从交际花身边夺回来。秀芬之死,伯妈是要负责任的。然而在琦君笔下,伯妈又是那样一个“豆腐心肠”的大好人。其实大伯按传统标准也没有不好,三妻四妾是社会容许的。琦君作品中这些 “好人”却往往做出最残酷、最自私的事情来──这才是琦君作品中最惊人的地方。

  细细思量作品深度论者往往称赞琦君的文章充满爱心,温馨动人,这些都没有错,但我认为远不止此。往往在不自觉的一刻,琦君突然提出了人性善与恶、好与坏、难辨难分、复杂暧昧的难题来,这就使她的作品增加了深度,逼使人不得不细细思量了。

  据琦君自白,这个故事大多真人真事,只是真的“秀芬”并没有死,大伯逝世后被逐出家门。几十年后,大陆经过天翻地覆,有人在杭州街上又遇见了秀芬,她对过去一字不提,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的坟已经做好了。”我在想,《橘子红了》这篇小说如果按照真实故事收尾,是不是悲剧性更浓一些。琦君心软,不忍让秀芬的苦难拖那样久,像秀芬这种苦命人真是生不如死。

琦君简介

作家简介:

(1918~ ) 现、当代女作家。原名潘希真。浙江永嘉人。14岁就读于教会中学。毕业于杭州之江大学中文系,师从词学家夏承焘。1949年赴台湾,在司法部门工作了26年,并任台湾中国文化学院、中央大学中文系教授。后定居美国。出版散文集、小说集及儿童文学作品30余种,内有《烟愁》、《细纱灯》(获中山文艺创作奖)、《三更有梦书当枕》、《桂花雨》、《细雨灯花落》、《读书与生活》、《千里怀人月在峰》、《与我同车》、《留予他年说梦痕》、《琦君寄小读者》、《琴心》、《菁姐》、《七月的哀伤》以及《琦君自选集》等。

阅读题《想念荷花》琦君

阅读《想念荷花》,回答21——25题。(14分)

⑴我在四五岁时,想像不出西湖的银浪烟波究竟有多美,只觉得父亲敲着膝头,高声朗吟的神情很快乐,音调也很好听。

⑵父亲的生日是农历六月初六日,正是荷花含苞待放的时候。到两个星期后的六月二十四日,便是荷花生日。母亲说荷花盛开,象征父亲身体健康。所以在六月初六那天,她总要托城里的杨伯伯,千方百计地采购来一束满是花蕾的荷花,插在瓶中供佛。等待花瓣渐渐开放,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与香炉里的檀香味混和在一起,给人一份沉静安详的感觉。

⑶到了杭州这个十里荷花的天堂,才真正看到那么多新鲜荷花。我们的家,正靠近西子湖边,步行只需半小时就可到湖滨公园。那条街名叫“花市路”。父亲为此作了一首得意的诗,其中最得意的句子是:“门临花市占春早,居近湖滨归钓迟。”其实父亲很少钓鱼。他带我去湖滨散步,冬天为赏雪,夏天为赏荷。赏雪的时候少,因为天气太冷了,赏荷却是夏天傍晚常常去的。夜晚,荡着船儿,听桨声欸乃,看淡月疏星,闻荷花阵阵清香,毕竟是人间天上的享受。

⑷六月二十四既然是荷花生日,杭州人的游湖赏花就从六月十八开始,到二十四这一天是最高潮,整个里外湖都放起荷花灯来。大小画舫,来往穿梭,谈笑声中,丝竹满耳。这种游湖,杭州人称之为“落夜湖”,欢乐可通宵达旦。我不是个懂得赏花的雅人,也体会不到周濂溪爱莲的那份高洁情操。我喜欢“落夜湖”,只是为了赶热闹。父亲却不爱这种热闹。母亲呢?只要是住在杭州的日子,倒是每年都去“落夜湖”一番。她不是赶热闹,而是替父亲放荷花灯。放一百盏荷花灯,祈求上天保佑父亲长命百岁。所以她坐在船上,总是手拨念佛珠,嘴里低低地念着《心经》。因为外公说过的,父亲和荷花同生日,照佛家说法,是有一段善缘的。

⑸记得有一天,父亲忽然问我:“‘新着荷衣人未识,年年湖海客’是什么意思,你懂吗?”我说:“是退隐的意思吧。”父亲笑笑说:“就是我现在的心境,摆脱了官职,一身轻快。”但我觉得他脸上似有一丝蓦然回首的落寞神情。难道父亲仍有用世之心,只是叹知遇难求吗?

⑹抗战兵兴,我们举家避寇回乡。父亲竟因肺病不治,于翌年溘然长逝。那不幸的一天,正是他的生日六月初六。如此悲痛的巧合,使我们对一向喜爱的荷花,也无心欣赏了。

⑺在兵荒马乱中,我又鼓起勇气,到上海完成大学学业。中文系主任夏老师非常喜爱荷花。有一天,和系里几位同学在街上购物,遇上滂沱大雨,我们就在一间茶楼品茗谈天。俯视马路积水盈尺,老师就作了一首律诗描绘当时情景。最后两句是:“一笑横流容并涉,安知明日我非鱼。”他想像西湖此时,一定也是大雨滴落在荷叶上,形成千万水珠跳跃的壮观吧。

⑻那时杭州陷于日寇,老师慨叹有家归不得,因而格外思念杭州的荷花。

⑼胜利后回到杭州,浙江大学暂借西湖罗苑复校。我去拜谒老师,从书斋窗户向外眺望,远近一片风荷环绕,爱荷的夏老师心情一定是非常愉悦的。他提笔蘸饱了墨,信手画了一幅荷花,由师母题上姜白石的名句“冷香飞上诗句”,老师随即落款送给了我。这幅墨荷幸已随身带来台湾,一直悬系壁间。记得那时另一位才华横溢、善画梅花的任老师,笑他的荷花画得不像。老师随口笑吟道“事事输君到画花,墨团羞见玉槎枒。”

⑽不管是“墨团”也好,是“玉槎枒”也好,那总是吟诗作画、自由自在的好时光啊。

⑾夏老师与师母都在祖国大陆。不久前海外友人来信告知,夏老师已年迈体衰。他以垂老之年,一定是更思念杭州、思念西湖无主的荷花吧。他怎能想得到当年在上海时所作的诗“安知明日我非鱼”呢?

⑿仰望壁上的墨荷,我好想念故乡的荷花,因为在荷花瓣上,仿佛显现出父亲和老师的音容笑貌。       (选自《琦君散文集》,有删改)

21、这篇优美的散文题为“想念荷花”,其实荷花并不是作者着力刻画的内容,她真正想念的是什么呢?请用简洁的语句加以概括。(3分)

22、下列对文章的理解与分析,不恰当的一项是:(2分) (   )

A.本文有映衬之妙,如第④段写自己爱赶热闹,写母亲为父亲放“荷花灯”,就是衬托出杭州“落夜湖”的盛景与游人的欢乐,借此表达作者对战前美好生活的怀念,谴责了战争给人们带来的苦难,表达了作者对和平生活的热切呼唤,巧妙地点出文章主题。

B.本文语言在含蓄中见真情,如第⑤段中父亲当时似有若无的落寞神情,实际上与苏轼“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一句中表现出的希望人生有所建树的思想在本质上是相通的。

C.在第⑦段“安知明日我非鱼”句中,夏老师以“鱼”自喻,用鱼戏荷叶间的欢快自由,写出他对荷的喜爱之情。

D.第⑨自然段中“这幅墨荷幸已随身带来台湾,一直悬系壁间”一句表达了作者对恩师的思念之情。

23、在第④段中,对于盛极一时的“落夜湖”,父亲、母亲和我的表现各不相同,联系《社戏》中的相关文字,谈谈两位作者在事隔多年后依然对“落夜湖”和“社戏”无限回味的原因。(3分)

*我不喝水,支撑着仍然看,也说不出见了些什么,只觉得戏子的脸都渐渐的有些稀奇了,那五官渐不明显,似乎融成一片的再没有什么高低。

*回望戏台在灯火光中,却又如初来未到时候一般,又漂渺得像一座仙山楼阁,满被红霞罩着了。

*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

24、本文的主题可作多元化的理解。下列各项中的诗文名句中哪一句的情感不是本文重点抒发的内容?(3分)(  )

A.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崔颢《黄鹤楼》

B.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周敦颐《爱莲说》

C.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李清照《武陵春》

D.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天净沙·秋思》

25、本文作者用“银浪烟波”、“十里荷花”、“白雨跳珠”等一系列古诗词来表现她记忆中的美丽天堂;而对于同是人间天堂的苏州——这拥有千百条如丝如带的小巷和“画桥三百”的河流的古城,请你也运用一个古诗词中的意象来简要谈谈你眼中的家乡印象。(3分)

21、(3分)思念父亲,思念老师,思念那总是吟诗作画、自由自在的好时光。

22、(2分)A 

23、(3分)

1. 其实那夜的戏,看得叫人“打呵欠”,那夜的豆,第二天吃起来也实在平常。

2. 本文作者喜欢“落夜湖”,也只是“为了赶热闹”而已。

3. 所以,两文作者所表现出的只是对天真烂漫自由有趣的童年的美好回忆,过去生活中的美妙在回忆里带上了一种浪漫的理想色彩。

24、(3分)B

25、(3分)

评分:诗句1分,简析合宜2分。

诗句如:“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画桥三百映江城,诗里枫桥独有名”,“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等。

琦君的资料

琦君(1917年7月24日-2006年6月7日)本名潘希珍,又名潘希真,浙江温州瓯海瞿溪镇 ,台湾当代文学作家。琦君的作品以散文为主,亦涵括小说、评论、翻译及儿童文学,其作品曾被翻译成英、日、韩等多国语言。其主要著作有《青灯有味似儿时》、《永是有情人》、《水是故乡甜》、《万水千山师友情》、《三更有梦书当枕》、《桂花雨》、《细雨灯花落》、《读书与生活》等。[1]

中文名

潘希真、潘希珍

民 族

出生日期

1917年7月24日

职 业

作家

信 仰

佛教

性 别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温州瓯海瞿溪镇

逝世日期

2006年6月7日

毕业院校

杭州浙江大学

代表作品

《青灯有味似儿时》《妈妈银行》《佛心母心》

笔 名

琦君

琦君的写作特点是什么?

琦君写作特点是作品多以散文、儿童故事为主;思乡怀旧是其主要的写作题材;创作中善于小中见大,善于引用古诗文,增加表达效果的技巧。

(一)琦君作品多以散文、儿童故事为主。琦君创作的作品有散文集、小说集及儿童文学40余本,其中又以散文水平创作数量最丰、水平最高。琦君以撰写散文开始她的创作生涯。而她作为散文大家,她的名字总是与台湾散文连在一起。从她的第一本散文小说合集《琴心》算起,先后出版的《烟愁》、《红纱灯》、《三更有梦书当枕》、《桂花雨》、《读书与生活》、《千里怀人月在峰》、《青灯有味似儿时》、《琦君自选集》等散文共二十多本,占据了其作品绝大部分。其散文作品如《春酒》、《桂花雨》等被选入中小学课本,作品被译为英、日、朝鲜文,深受海内外读者欢迎,并因此被誉为“台湾文坛上闪亮的恒星”。

(二)思乡怀旧是琦君主要的写作题材。1949年的大迁徙、大分裂,使得渡海来台的大陆作家都遭罹了一番“失乐园”的痛楚,思乡怀旧便很自然地成为琦君等人的主要写作题材。熟读琦君作品的读者都会感觉到琦君的母亲在她作品中所占的分量。琦君写得最感人的几篇文章几乎都是写她母亲。可以说母亲是琦君最重要的创作泉源。有人评价,看琦君的文章就好像翻阅一本旧相簿,一张张泛了黄的相片都承载着如许沉厚的记忆与怀念,时间是这个世纪的前半段,地点是作者魂牵梦萦的江南。

(三)琦君创作善于用小中见大的抒情方法,并善于引用古诗文,增加表达效果的技巧。在创作中,琦君绝少采取直抒胸臆的粗糙手法,她笔致细腻柔婉,善于精心筛选出典型的生活细节。她擅长捕捉人物心理活动的微妙之处,尤能抓住见出人性深度的心理活动。她以一颗温存的心细细地体味生活中的一花一木,一喜一悲,从中闪烁着哲理的火花。同时,她的散文每多承袭传统技法,引用或化用古诗文句,无论是描述旧景情怀,或是描写现实景物,都表现出纯熟的文字技巧。

本文标签:作家(2)琦君

相关阅读

  • 琦君,作家琦君的经历是什么?

  • 作家琦君的经历是什么? 琦君(1917-2006),原名潘希珍,小名春英,浙江省永嘉县人。1917年7月24日生于温州的瞿溪乡,现当代台湾女作家。浙江瓯海瞿溪人。14岁就读于教会中学,后毕

热门文章

  • 孔子论语,孔子的论语

  • 孔子的论语 1、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译文】 孔子说:“学习了而时常温习,不也喜悦吗?有朋友从远方来,不
  • 琦君,作家琦君的经历是什么?

  • 作家琦君的经历是什么? 琦君(1917-2006),原名潘希珍,小名春英,浙江省永嘉县人。1917年7月24日生于温州的瞿溪乡,现当代台湾女作家。浙江瓯海瞿溪人。14岁就读于教会中学,后毕
  • 心为什么一下子空了,心一下子空了什么感觉

  • 心一下子空了什么感觉 心空了的感觉是无着无落地空荡荡油腻腻 什么都没有了感觉 心突然好像空了,一阵恐惧朝心里涌了上来?这是为什么 找点事做就好了,信我 追追电视剧,听听

最新文章

  • 琦君,作家琦君的经历是什么?

  • 作家琦君的经历是什么? 琦君(1917-2006),原名潘希珍,小名春英,浙江省永嘉县人。1917年7月24日生于温州的瞿溪乡,现当代台湾女作家。浙江瓯海瞿溪人。14岁就读于教会中学,后毕
  • 挣钱的句子,描写赚钱的语句

  • 描写赚钱的语句 态度好的人赚钱的机会比较多。 ——陈安之 任何成功者都靠投资脑袋赚钱。 ——陈安之 赚钱模式越多越说明你没有模式。——阿里巴巴集团主席和首席执行官 马云
  • 小故事大道理,小故事大道理

  • 小故事大道理 1.碎罐 过去,有一个人提着一个非常精美的罐子赶路,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啪”的一声,罐子摔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顿时成了碎片。路人见了,唏嘘不已,都为这么
  • 头像孤独男生,忧伤,孤独动漫男头像。

  • 忧伤,孤独动漫男头像。 不够可以追问,望采纳 大神给我点比较古风动漫悲伤孤独男的图片做头像! … 求比较高冷,但又很孤独,悲伤的男生头像。最好能清晰一点 帮你找了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