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2部,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到老会出第二部吗

日期:来源: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2部收集编辑:土味情话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到老会出第二部吗

我认为作者不会写了,在第一部已经把所有结局都写好了。你仔细看看开头的前言部分,就已经明白了,作者就是想写一本不完美但的确真实,一本前半段温馨搞笑后半段虐恋情深,一本透漏着千万人影子的小说。梁满月和杨开云幸福生活还有自己的宝贝(罗维番外揭示的);刘成蹊不管是否已经放下也另娶他人;罗维沉迷借酒浇愁但身边有好基友陪伴一辈子(无关爱情)。这样刚刚好,若有第二部,也只会描绘刘成蹊和他另娶女人的爱情故事肯定与梁满月无关,描绘罗维与好基友的生活(发展成爱情的几率不太,理由看罗维番外可退。),描写梁满月与杨开云的幸福生活再加杨开云的暗恋史。其实这些都不太重要了,第一部已经知道了结局,这文半来就是让你感慨反思的悲情小说。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结局是什么

结局啊 ,满月说 在亲情和爱情之间她选择了亲情 她不能伤害婶婶 满月走了 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成希去英国了 在另外一个城市 满月遇到了杨云开 杨云开说他一直喜欢满月 满月疑似和他最后要在一起 但她永远爱的都是成希

谁知道《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唐扶摇)小说的结局?详细一点的

做事做不进去,听别人讲话只听半句,午饭竟然给自己点了两个汤,连走路都像是在飘。和我关系最好的小王问:“满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茫然地看着她,半晌,拍了拍脑袋,说:“我贫血。”

以前我看电视,总是会为纠缠于误会之中的主角心急,恨不得能跳进电视,替他们解释清楚。

是的,我很讨厌误会。我不想因为误会而和哥哥渐行渐远,所以尽管我心中还有这样那样的纠结与迷茫,我终于还是下定决心主动向他解释清楚。

我从来都不肯相信命运,因为我总是觉得,人是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决定自己的命运的。可是这一刻,我想到了一句话: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开始向命运低头,是否也是长大的一种标志?

我想我是真的爱上哥哥了,如果不是爱的话,我又怎么会这样在意,这样害怕失去?

一下班我就冲出了公司,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我要回家,我要和他说清楚。为什么我们不开诚布公地把心结都讲出来,偏偏要这么折磨彼此呢?

刚一进家门的时候我就呆住了。

哥哥还没回家,温晨来了。

我看着沙发上相谈甚欢的叔叔婶婶和温晨,一时间手脚冰冷。

婶婶转头笑着对我说:“怎么才回来?小温要来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害得我都没准备一下。”

我看着温晨斯文有礼的笑容,问:“我怎么不知道你要到我家来?”

“我没说过吗?”他还是笑,“你肯定是忘了。”

婶婶走过来,摸摸我的头,说:“这孩子,整天心不在焉的,快上去换衣服。”

我在上面磨蹭了很久,心中不停地祈祷哥哥今天不要回家。要不然,我真的倒霉到家了。

下楼的时候,我听见婶婶在给哥哥打电话:“怎么还没回来,圆圆的朋友今天来家里做客,你尽量赶回来吃饭,听到没有?”

我石化。

接着我飞快地跑回房间,打通了嘉馨恶电话。

“吴嘉馨,到底怎么一回事,温晨来我家了!”

电话那边有袒露的声音,嘉馨走到相对安静的地方,说:“他去你家?我都已经告诉他你们不可能了。”

“你别跟我说,我叔叔家的地址不是你告诉他的。”

“我冤枉啊,”嘉馨抬高了声音,“他自告奋勇地跟我说我结婚那天过去接你,我就顺便告诉他了,我怎么知道他这个时候会不请自去啊!”

我哭笑不得地说:“算了算了,你忙你的去吧,等我把他送走了再找你算帐。”

于是我只有下楼勉强应付着温晨,不断暗示他最好别吃饭,现在就快点回去。

哥哥进门的一刹那,我觉得自己的背都要掉到地上去了。

温晨还不知死活地站起来和他打招呼,〔我只觉得我快气的打不下去了!火好大啊!!>_<〕我只觉得此刻的他真的是再讨厌不过了。

哥哥若无其事地和他打了招呼,还告诉婶婶,说:“我们认识。”

可是我分明感觉得到,他的目光扫过我背脊时有多么凌厉。

我想他是真的生气了。

略带威严的叔叔,眉开眼笑的婶婶,斯文得体的温晨,面色如常的哥哥和坐立不安的我,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用餐氛围。

我想只有我感受到了饭桌上诡异的气息。叔叔婶婶察觉不到,他们大概只觉得我今天有些不在状态;温晨察觉不到,他正忙着讨叔叔婶婶欢心;而哥哥,他大概已经气疯了。因为我看见他神色自如地夹了一筷子西芹,再神色自如地吞掉。可是,他最讨厌吃西芹了。

晚饭结束后,在我使了无数个眼色之后,温晨终于提出要离开了。

婶婶笑眯眯地说:“那我就不留你了,让圆圆送你出去吧,你们在外面多走走。以后常来玩啊。”

就在我们要出门的时候,哥哥突然站起来说:“我也有事要出去我也送吧,顺路。”

我们刚刚走出去没几步,哥哥就一拳打到了温晨脸上。

“你干什么?”温晨捂着脸问。话音刚落,他又挨了一拳。

那一瞬间我脑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打伤了温晨,他就不能给嘉馨当伴郎了。

待我反应过来,我立刻冲上去拉住了哥哥,口里喊道:“别打了,别打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你打他干什么?”

哥哥被我拉住了,没有再使劲,只是瞪着我:“梁满月,你竟然帮他?”

说话间,温晨已经还了他一拳。我心中一惊,却还是不敢放手,哥哥终于狠下心来甩开我,两人扭打成了一团。

我心惊肉跳,欲哭无泪。

最后,声响还是惊动了叔叔和婶婶,两人被眼前的混乱场面弄得大惊失色。叔叔马上喝道:“成蹊,住手!”

婶婶已经冲上去拉住了哥哥问:“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哥哥的眼角已经肿了起来,他冷冷地看了温晨一眼,说:“他欠揍。”

“他是圆圆的朋友,你打他干什么?”

哥哥的目光直直地盯住我,说:“他不是圆圆的朋友,圆圆也不会跟他交往。因为,她跟我在一起!”

那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说出来了!他说出来了!在最糟糕的状态之下,他居然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了!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我,温晨第一个抓住我的手,颤声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我慌乱得几乎跌倒,呆呆地说不出任何话来。

“你们这是乱.伦!”

“乱你.妈个头。”哥哥冲上了又要开始打。

我尖叫了起来。

因为我看见婶婶晕了过去。

婶婶醒过来,看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圆圆,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潸然泪下。

怎么办?我伤害了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所谓的让大人们接受的方法,所谓的两全其美的方法,原来都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现实总是来得这样措手不及,所有的幻想都在一瞬间分崩离析,倒塌成一片废墟。

我唯一的愿望是,我能被那片废墟掩埋住,从此再无风雨。

姥姥和姥爷来了,爸爸来了,继母来了,连妈妈也来了。本来不会再有交集的三个人,因为我,再次相遇。

说来多讽刺,原来我只有在出事的时候才能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

在医院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表现得好像没事发生,可是一回到家里,迎接我们的就是三堂会审。

婶婶虚弱地靠在姥姥身上,叔叔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我和哥哥被分了开来,一左一右地坐在沙发上。大人们轮番对我们发问。

到底怎么一回事;事情是不是真的;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你们做过什么……

哥哥沉默不语,我只是流泪。

爸爸怒道:“你叫我的脸往哪里搁!”

妈妈带着哭腔说:“圆圆你说话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跟妈妈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继母则在一旁冷言冷语:“我早就看出你们不对劲了哦,我就说,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妹妹感情哪有这么好的!两个小孩说不定老早乎搞到一起去了。”

这一幕,在很多很多年以后,都是我的噩梦。每次午夜被惊醒的时候,我都还是想要流泪。

可那个时候,我的脑中只是不断浮现着一句话:圆圆,你太让我失望了。

对我最好,最爱我的人,就是婶婶,可是我却欺骗了她。

我想,我怎么还支撑得住?我为什么不干脆晕过去,逃避这个混乱的局面,最好再也不要醒来?

我猛地站了起来,慌忙地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长辈们,终于发挥了自己前所未有的潜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落荒而逃。

真正成熟的人,是不会逃避已经发生的事情的。我总是觉得自己已经长大,能够应对很多从前所不能应对的事情,可事实证明,我还是高估了自己。

留下哥哥一个人面对尴尬的局面,我知道这是不负责任,但是我胆小如鼠,是我对不起他,对不起所有人。

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我又怎能奢求他继续爱我。

我最好的两个朋友,我都不能去投靠。嘉馨的婚礼在即,我不愿给她添麻烦,而裴良宇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如果我去找他,无疑会将事情搞得更加复杂。

最后,我找到了谭燕秋。

她并没有追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将我领回了家,给我找来洗漱用具,为我铺好床铺,让我先好好地休息一下。

我的心被内疚与担忧占据,让我怎么睡得着。

原本平淡如水的生活,原本以为唾手可得的幸福,突然间离我远去,缥缈得看不清踪影。

我知道,大家一定都在找我,可是关键时刻我还是无法勇敢地去面对一切。我只能如鸵鸟般躲在谭燕秋小小的公寓里,关掉手机,不上网也不看电视,与世隔绝。

谭燕秋在家的时候,我们就无关痛痒地闲聊,她不在家,我就一个人蜷在沙发里沉默地对着天花板。

谭燕秋看我的眼神越来越担忧,第三天的时候,她终于提议道:“满月,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然后去超市买点吃的。”

我不想让她担心,勉强点了点头,去换了衣服。

门刚刚打开的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叔叔婶婶,而他们的身后,是爸爸妈妈还有继母。

很长很长时间以后,我还在想,如果那天先找到我的是哥哥,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心中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不仅仅是挨骂,就算是挨打我也不会再躲一下。

可是下一秒,婶婶一把抱住了我。

“圆圆,你真让我急死了!!”

我在婶婶的怀抱中泪流满面。

没有责骂,没有挨打,甚至连一个愤怒的眼神都没有,只有单单一句:你真让我急死了。

婶婶的怀抱有些好闻的佛手柑的香气,这是熟悉的母亲的香味,它陪伴我成长,给我关怀,给我呵护。

我在她的怀中剧烈的抽泣,她轻轻拍打着我的背脊,哄我说:“乖,圆圆不哭了,乖。”

仿佛就算已经长大成人,我也永远都是她怀中需要安慰的小女孩。

如果我还是个孩子,我还可以耍赖可以任性,还可以撒娇地说,婶婶对不起。可是,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何况,在我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就不曾任性过。

那一瞬间,我已经做了决定。

我终于回到了家中。

经过我的一场离家出走,大人们好像都沉默了不少,屋内再没有激烈的追问,反倒是一片寂静。

见没有人开口,继母终于忍不住开始数落我:“圆圆,按说你年龄也不小了,怎么还是不懂事呢?小小年纪,主意就这么大,我跟你爸爸当初把你送来,可不是为了让你给你叔叔婶婶惹麻烦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鹏鹏过来,至少我们鹏鹏听话,知道讨大人欢心……我看这样,明天你就跟我们回去吧!”

我可以忍受许多事情,比如抛弃,比如责怪,可是在这一刻,我忍受不了她的攻击。我不懂,她已经抢了我的爸爸,我的家庭,在这样一个时刻,她为什么还要来落井下石?

我不愿意为她生气,只觉得她太可笑了。

哥哥在下一刻冲进了家门。

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几乎就要站起来,冲进他怀中。可是,我的身体晃动了两下,终于还是没有动。只是近乎贪婪地盯着他看。

他穿着黑色风衣,衬得身材更加挺拔修长,面容有些憔悴,可依旧明朗清俊。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比他好看。

他的眼睛从我身上移开,转到叔叔身上,郑重地说:“我有话跟大家说。”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抢着开口:“我也有话要说。”

众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我身上,我垂下眼帘,再不看哥哥的双眼。我说:“其实我跟哥哥根本没什么,上次他那么说,只是为了帮我,帮我让温晨死心……”

这其实是一个拙劣无比的谎言,可是我知道,长辈们都愿意选择相信。

我能感受得到,哥哥的目光死死地盯住我,可是我不敢抬头,只有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拳头,继续编造谎言。

指甲刺进手心,疼痛传来,却让我有种扭曲的快感。

半晌,叔叔迟疑地问道:“成蹊,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他哑着嗓子说。

我心中一震,猛地抬起头,四目相对,我咬紧了下唇,看了看婶婶,再看了看他,几近哀求。

对不起,在亲情和爱情之间,我最终还是选择了亲情。

婶婶在我的生命中扮演的是是我可以放弃一切的角色。所以,我只好放弃你。

我短暂的人生中,总是在被人抛弃,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罗维。人生中第一次放弃一个人,就放弃了我全部的爱情。

然后哥哥笑了,那种微带酸楚的笑容,让我几乎跟着流下泪来。

他说:“不关她的事,是我喜欢她,我一直在逼她,她不敢反抗。”

姥爷一脚就朝他踢了过去,怒吼道:“你个小王·八蛋。”

屋内顿时一片混乱。

从前我见别人说自己的心在滴血,只觉得是夸张的形容词,可是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的指尖仿佛都在流血。

从头到尾,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可是偏偏,我连手指都无法动弹。

脑海中一个声音不断地重复,你错了,你错了你错了你错了你错了……

在婶婶的尖叫声中,哥哥昏了过去。

后来我才知道,那两天,哥哥除了四处找我,还在做着出国的准备。

他说:“满月,我本来想带你去英国的。”

我想起很多年前,我还只是一个因为去不成英国而耿耿于怀的小女孩的时候,有一个少年曾经对我说过,大不了我以后带你去。

连我自己都几乎忘了的承诺,他还记得。

原来他还记得。

接着他咬牙切齿地说:“可是,梁满月,你不配。”

我站在病床前,死死地咬住下唇,拼命地忍住眼泪,用力点头说:“对,我不配。”

他沉默了良久,终于伸出手,掰开我的下唇,再轻柔不过地摸了摸,然后几近叹息地说:“你走吧。”

第二十四章 *原谅我不能陪你一起老。*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C城。反正,哥哥叫我走,我就真的走了。

走得悄无声息,没有告别,没有泪水。

我本来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如果我不曾存在过,对很多人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

如果我不曾来到这个世上,叔叔婶婶便不用负担起我一个大麻烦,他们不必为我操心不必为我伤心,他们会轻松许多,幸福许多;

如果我不曾来到这个世上,哥哥会拥有自己幸福的人生,顺利地找到一个他很喜欢,也很喜欢他的女人,生一个或者几个小孩,一家人其乐融融……

从前是我太盲目了,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多余的存在,现在我终于懂了,所以,我不得不离开。

是我不好,我不够勇敢,我不够坚定,我伤害了哥哥,所以,我必须离开。

唯一遗憾的是,我没有做成嘉馨的伴娘。

陌生的城市,我一个人独自生活。叔叔婶婶并没有反对我的离开,或许他们也觉得,我和哥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应该再见面。

开始的时候,我过得很艰难。我所有的卡都留在了家里,存款留给了妈妈。我自己身上,只带了少量的现金。

幸好之前公司的总监帮我在这边介绍了一份工作。

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我开始结识了一些新朋友。人是群居动物,而且在这个城市,无论男女都友善热情,乐观爽朗。大家时常在一起吃饭,唱歌,我还学会了打麻将。

我没有必要让自己过得惨兮兮的,是不是?

可是我总是克制不住思念他,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渐渐地,想起他的时候我也能忍住不流泪了。

人的一生那么漫长,生命中有人来过又走,是很正常的事。只不过,有些人离开时波澜不惊,有些人的离开,却让我一辈子都在想念。

爱情的难忘之处不仅仅是它的快乐,还有尾随而来的痛苦。可是,那时的甜蜜,那时的快乐,那时的美好,一生能够经历一次,也已经足够了。

所以就算痛苦,我也能微笑着承受。

在这座舒适而又节奏缓慢的城市生活得久了,我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开始跟从前的朋友联络。听说我竟然跑到了C城,裴良宇马上就要赶过来,不过被我谢绝了。我过得很平静,不想被打扰。

有时我会一个人在大街上走走。繁华热闹的城市中,我混迹在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之间,觉得格外有安全感。

曾经有一个人,也给我许多安全感,在老家的机场,在遥远的北京,在学校的舞台……

很多时候,我都有些想不起我们曾经恋爱的那段时光,只觉得那好像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个梦,明明记忆犹新,却又仿佛从未发生。

我越来越发地回忆我和哥哥一起长大的这些年,不想还不要紧,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我短暂人生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和哥哥交织在一起的。只要我回头,他都会在我旁边。

这样一想,我突然觉得很欣慰。

我们的人生有这么多时光交织在一起,或许他不会再爱我,或许他已经有了新的生活,可是他在回忆的无数角落都能看到我,他永远不会忘记我,如同我一样。

我在这里还碰见了一个老同学。

奥运会开幕的那一天,市中心广场的大屏幕直播开幕式,我和很多人一起,驻足在广场中抬头仰望,周围喜悦的气氛堪比节日。

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的呼吸在那一刻骤然停顿。

我僵硬地转过身来,呼吸却在看见那个人面容的一瞬间恢复正常——原来不是他。

眼前的男人,坚毅的面容露出一丝喜悦。他对我说:“梁满月,果然是你。”

他脑后的明月,仿佛是计算好了以后从中间一刀切掉了一样,完美的半圆,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让我在一刹那间有些晃神。

然后,我收起失望的眼神,脸上扬起笑容,说:“是你啊,杨云开。”

在陌生的城市遇上老同学,其实还是挺让人开心的。

杨云开比从前成熟了许多。虽然还是有些严肃,却不再像读书时那样沉默。我想罗维知道了,肯定要大呼奇迹。

他也是刚刚被调到这里来的,我们交换了电话,一来二去,竟然熟悉了起来,颇有些相依为命的感觉。

同事和朋友都说他对我有意思,可是重新见面以来的三年里,他什么都没说过。

刚开始,我觉得我们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曾透露过,他曾经很喜欢很喜欢一个女孩子。

他们最后当然是没在一起,否则他也不会跟我混了。

而我,我想我很难再那么纯粹地爱上一个人了。

我并不是想为一段绝望的爱情孤独终老,只是,我真的没有那样爱的力气了。

只不过,我已经不是那个天真得冒傻气的小姑娘了。

人一踏入社会,就会飞速地成长,周遭的压力会让你不得不开始考虑终身大事。

我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女孩,我并没有想过要孤独终老。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伴一起走到白发苍苍,如果那个人是杨云开,我并没有什么意见。

我偶尔会下厨做菜请杨云开来吃,他每次都吃得很干净。常让我想起某个人。

后来他干脆说,你把房子退了,住到我这里来,周末帮我做饭,水电费我们平摊,怎么样?他的房子是公司分给高管住的,很是宽敞。

我想了想觉得还算公平,于是同意了。

后来我发现其实这是不公平的。因为在超市买菜的时候,他总是会抢着付帐,连带着我那一大堆零食。

后来我自觉地不买零食了,他却已经记住我爱吃的东西,就算我不拿,他也会一一找出,付款,拿回家,放在冰箱里。

于是我只好努力钻研菜谱,用更好的食物来回报他。

逛超市的时候,我突然听见陈奕迅用低沉而悲伤的腔调唱着:

你会不会忽然地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我突然停住脚步,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怎么了?”杨云开问。

“哦,没什么,”我揉了揉鼻尖,“这首歌挺好听的。”

其实我想说,这是什么烂歌啊,唱得这么悲,让人听着就想哭。

没想到过了几天,杨云开回来的时候竟然送给我一张CD,是陈奕迅的《认了吧》。

我有些奇怪地说:“这是陈奕迅好久以前的专辑了吧,你送我干什么?”

他微微有些尴尬。我将CD翻过来,突然发现里面原来就有之前那首歌。

《好久不见》。

“我以为你喜欢听,”他说,“路过音像店,就买了一张。”

我明白了,笑了笑,说:“谢谢啦。”

“不用跟我说谢谢。”他摸了摸我的头。

我飞快地眨着眼睛,想让快要流下的眼泪退回去。这个动作又让我突然想起另外一个人。

我们还会不会再见面?会不会像从前一样,一家人坐在一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会的,我想会的,我希望会的。

只是,那会是多久以后的事?三年?五年?十年?

等到那个时候,再见到他时,我还会不会哭?

等到再见时,我们的身边,应该都会陪伴着另外一个人吧。

或许只有到我们都白发苍苍的时候,才能坦然地坐在一起,平静地回忆过往,回忆我们曾经交织在一起的那些时光,然后释怀。

脑海中突然浮现的画面,让我的心突然跟着抽痛起来。我不是在心痛年华的逝去,我只是有些难过,难过自己不能陪伴他走过人生重要的旅程,不能再看他发脾气,不能再跟他顶嘴,不能再注视阳光下他英俊的面容……不能陪他一起到地老天荒。

可是,事到如今,也之门这样了吧。

我在心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杨云开,说:“吃饭吧。”

我没想过要做什么女强人,可几年下来,因为心无旁骛,竟也升到了小主管。责任大了,能力却还是一般,真让我觉得有点力不从心。

在家抱怨的时候,那个人会突然冒出来一句:“太累了的话干脆不要做了。”

我白他一眼,说:“说得简单,不做了我吃什么啊?”

然后,他认真地看着我说:“我养你啊。”

我突然愣住了。

半晌,我问他:“杨云开,你看过《喜剧之王》没有?”

他老实地回答:“没有。”

我想也没有,对他来说,数字恐怕要比周星驰的电影有趣得多。

于是我有些不满——没看电影竟然也能说出那里面的台词,想跟星爷抢饭碗啊。

后来,过了很久以后,有一天,杨云开突然跟我说:“梁满月,你怎么不问问我究竟喜欢谁喜欢了很多年?”

我一愣,心想不论是谁都没有关系吧,于我而言,杨云开的过去并不重要,或者,可能连杨云开本人,都不重要吧。

只是我的未来,就是杨云开了。

看我半天没说话,杨云开叹了一口气,说:“梁满月,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从孩童长成少女,从少女变成女人,美好的年华当中经历过一段不算成功的初恋,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有过欢笑有过泪水,感受过幸福也感受过悲伤,然后终于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在该笑的时候微笑,在该沉默的时候沉默,珍惜生活,珍惜眼前人。

成长的悲哀,或许就在于人们再没有机会去表达纯真和幼稚。但至少,我们还拥有回忆。

我的故事,当然还没有结束,可是,也已经告一段落了。

番外-裴良宇

裴良宇赶去酒吧的时候,罗维已经喝的不省人事了。老板同他认识,也认得罗维是他朋友,理所当然的打给了他。

他认命的将罗维拖上了车,看他如同稀泥一般瘫在后座上,突然就升起一股怒火。

你他.妈.的喝再多又有什么用?她知道么,她在乎么?人家孩子都有了,老公又能赚钱,小日子过的比谁都滋润,又哪会想到你?

连她那个挂名哥哥都结婚了,偏偏就是他还对她念念不忘,白天里装的人模狗样的,几个老朋友聚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谈笑风生的样子,生怕别人觉得他过的不好。私下里却恨不得泡在酒池子里面,连累他跟着他一起受罪。

也就是他贱,一次又一次的跟在他屁股后面给他收拾残局。

后座上的罗维难受的扭了扭身子,嘴里呢喃着,“圆圆,圆圆……”

裴良宇叹了口气,放慢了车速。

罗家到底是垮了。他不肯跟杨佳结婚,人家彻了资,他们家连表面功夫都维持不下去,匆匆宣布破产。他爸气的犯了心脏病,至今还躺在病床上。他不肯接受其他人的帮助,硬是自己找了工作,跟别人一起在工地上风沙日晒,还愣是跟着工人一起扛水泥。好在他现在终于拼出来了,他当然不会告诉他,他第一次设计的房子,他一个人就买了五套。

圆圆,圆圆。他就不明白,梁满月到底给他下什么蛊了。她是好,可到底也就是个一般人,不过是因为得不到,就让他记挂了这么多年。

从前还有人以为他也对满月有意思。没有人知道,他非但不喜欢满月,他还讨厌她。因为嫉妒,所以厌恶。而他又不得不对她好,而她还偏偏以为他们是多好的朋友,于是便更加讨厌她。也讨厌自己。

有时候他真希望自己喜欢的是满月,就算被拒绝,他也不用隐藏的这么辛苦。

他停好车,将罗维拖了出来,几乎是扛着进了屋。

刚一进屋,他就没好气的将罗维扔在了沙发上,然后坐在他对面,寒着脸看他在沙发上难受的样子。

罗维酒品其实很好,大多数时候都红着脸躺在沙发上,只有在难受的时候才会呢喃一两句。

他想,干脆趁着他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一刀把他结果了,然后他再自己抹自己一刀,一起死了,一了百了。

可他到底不忍心。站起身来,将罗维移到卧室,脱掉衣服,拿毛巾给他胡乱擦了擦,盖上被子。

归根结底,其实是他对不起罗维。

如果当时他没有让人故意把罗维回来的消息告诉梁满月,说不定两人不会分开。后来罗维跟杨佳分开,他也有机会告诉满月,可他还是没开那个口,还故意告诉罗维,满月有新男朋友了……她在C城那几年,他去看过她几次,那时候罗维已经回来了,如果他在中间搭一下桥,两人不是没有和好的机会。可他终归还是太自私了。

他宁愿让他对着他和宋奇峰痛苦,也不愿见他跟别人幸福。

他还记得罗维收到满月的结婚请帖时候的样子,请帖上的照片和那句“守得云开见月明”让他双目几乎要滴出血来。那天晚上他喝的烂醉,嘴里不住的喊着满月的名字,带着哭腔一句句的问:如果你要结婚,为什么不跟我结。

他想,如果罗维知道了真相,说不定真会杀了他。

他关上灯,合上门,进了书房,从保险箱里拿出那幅画。

这画其实是罗维画了满月的,背面还写了一句话:媳妇儿,等我回来就娶你。画的画幼稚,写的句子也幼稚,可他还是自私的没有还给他,当个宝似的藏了起来。

他想,这一生,罗维大概是不会忘记梁满月了。

不过没关系,他摩挲着画背面的字体,如果他要一直这样下去,大不了他就陪他一辈子。

因为,这是他欠他的。

读书的时候他们还传过绯闻,那时候他心中更多的是愤怒,那是一种被人戳穿了的愤怒,还隐隐夹杂着不安。可是他还记得,当时罗维勾住他的肩膀,笑嘻嘻的同他讲,“裴良宇,要不咱俩干脆就凑合下,满足下大众的心愿吧。”

那时自己说了什么其实已经忘记了,可是,裴良宇想,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真的想回答他一句话,只有一个字的话,好。

可惜,那仿佛只是一个梦,梦醒了,他们都已长大。

需要可以留下邮箱,我发给你。

求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番外

番外-裴良宇

裴良宇赶去酒吧的时候,罗维已经喝的不省人事了。老板同他认识,也认得罗维是他朋友,理所当然的打给了他。

他认命的将罗维拖上了车,看他如同稀泥一般瘫在后座上,突然就升起一股怒火。

你他.妈.的喝再多又有什么用?她知道么,她在乎么?人家孩子都有了,老公又能赚钱,小日子过的比谁都滋润,又哪会想到你?

连她那个挂名哥哥都结婚了,偏偏就是他还对她念念不忘,白天里装的人模狗样的,几个老朋友聚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谈笑风生的样子,生怕别人觉得他过的不好。私下里却恨不得泡在酒池子里面,连累他跟着他一起受罪。

也就是他贱,一次又一次的跟在他屁股后面给他收拾残局。

后座上的罗维难受的扭了扭身子,嘴里呢喃着,“圆圆,圆圆……”

裴良宇叹了口气,放慢了车速。

罗家到底是垮了。他不肯跟杨佳结婚,人家彻了资,他们家连表面功夫都维持不下去,匆匆宣布破产。他爸气的犯了心脏病,至今还躺在病床上。他不肯接受其他人的帮助,硬是自己找了工作,跟别人一起在工地上风沙日晒,还愣是跟着工人一起扛水泥。好在他现在终于拼出来了,他当然不会告诉他,他第一次设计的房子,他一个人就买了五套。

圆圆,圆圆。他就不明白,梁满月到底给他下什么蛊了。她是好,可到底也就是个一般人,不过是因为得不到,就让他记挂了这么多年。

从前还有人以为他也对满月有意思。没有人知道,他非但不喜欢满月,他还讨厌她。因为嫉妒,所以厌恶。而他又不得不对她好,而她还偏偏以为他们是多好的朋友,于是便更加讨厌她。也讨厌自己。

有时候他真希望自己喜欢的是满月,就算被拒绝,他也不用隐藏的这么辛苦。

他停好车,将罗维拖了出来,几乎是扛着进了屋。

刚一进屋,他就没好气的将罗维扔在了沙发上,然后坐在他对面,寒着脸看他在沙发上难受的样子。

罗维酒品其实很好,大多数时候都红着脸躺在沙发上,只有在难受的时候才会呢喃一两句。

他想,干脆趁着他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一刀把他结果了,然后他再自己抹自己一刀,一起死了,一了百了。

可他到底不忍心。站起身来,将罗维移到卧室,脱掉衣服,拿毛巾给他胡乱擦了擦,盖上被子。

归根结底,其实是他对不起罗维。

如果当时他没有让人故意把罗维回来的消息告诉梁满月,说不定两人不会分开。后来罗维跟杨佳分开,他也有机会告诉满月,可他还是没开那个口,还故意告诉罗维,满月有新男朋友了……她在C城那几年,他去看过她几次,那时候罗维已经回来了,如果他在中间搭一下桥,两人不是没有和好的机会。可他终归还是太自私了。

他宁愿让他对着他和宋奇峰痛苦,也不愿见他跟别人幸福。

他还记得罗维收到满月的结婚请帖时候的样子,请帖上的照片和那句“守得云开见月明”让他双目几乎要滴出血来。那天晚上他喝的烂醉,嘴里不住的喊着满月的名字,带着哭腔一句句的问:如果你要结婚,为什么不跟我结。

他想,如果罗维知道了真相,说不定真会杀了他。

他关上灯,合上门,进了书房,从保险箱里拿出那幅画。

这画其实是罗维画了满月的,背面还写了一句话:媳妇儿,等我回来就娶你。画的画幼稚,写的句子也幼稚,可他还是自私的没有还给他,当个宝似的藏了起来。

他想,这一生,罗维大概是不会忘记梁满月了。

不过没关系,他摩挲着画背面的字体,如果他要一直这样下去,大不了他就陪他一辈子。

因为,这是他欠他的。

读书的时候他们还传过绯闻,那时候他心中更多的是愤怒,那是一种被人戳穿了的愤怒,还隐隐夹杂着不安。可是他还记得,当时罗维勾住他的肩膀,笑嘻嘻的同他讲,“裴良宇,要不咱俩干脆就凑合下,满足下大众的心愿吧。”

那时自己说了什么其实已经忘记了,可是,裴良宇想,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真的想回答他一句话,只有一个字的话,好。

可惜,那仿佛只是一个梦,梦醒了,他们都已长大。

《完》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到老的续集

一个从没见过的你感受从没有过的心如刀绞的感觉时,才绝望的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掉进了自己挖的陷阱里。更无奈的是我留恋这个陷阱,不想自拔。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到老歌词

  应该是“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出自黄品冠的《陪你一起老》。

  歌曲名:陪你一起老

  歌手:黄品冠

  作词:小虫

  作曲:小虫

  专辑名:疼你的责任

  歌词:

  当爱不能同情

  当爱不能哭

  留在心里那一点点的恨 还真苦

  没有人能作主

  没有人服输

  爱情的蛮横和残酷 无处申诉

  谁不贪图 那多一点的在乎

  想要爱又吃不了苦 就别欺负

  虽然结束 也不要不甘不服

  曾有过就要满足 要真的祝福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你的笑

  记住你的好 却让痛苦更翻搅

  回忆在心里绕啊绕 我多么的想逃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每天都能够看到你的笑

  少了个依靠

  伤心没人可以抱

  眼泪擦都擦不掉 你知道

  希望你知道

  我是真心的祝福

  只要你过得好

  快乐就好

这是什么歌的歌词?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都看不到你的笑

歌曲:陪你一起老

歌手:品冠 专辑:疼你的责任

当爱不能同情当爱不能哭

留在心里那一点点的恨还真苦

没有人能作主没有人服输

爱情的蛮横和残酷无处申诉

谁不贪图那多一点的在乎

想要爱又吃不了苦就别欺负

虽然结束也不要不甘不服

曾有过就要满足要真的祝福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你的笑

记住你的好却让痛苦更翻搅

回忆在心里绕啊绕我多么的想逃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每天都能够看到你的笑

少了个依靠伤心没人可以抱

眼泪擦都擦不掉你知道

希望你知道我是真心的祝福

只要你过得好快乐就好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唐扶摇 结局是什么

因为满月最终还是选择了亲情、于是成溪对满月说:“你走吧”满月也认为这是最好的结局,便到了一座遥远的城市,谁知在那座城市里遇到了当年的沉默书生杨云开,才知杨云开一直暗恋了满月好多年,满月也认为或许和杨云开白头到老也未尝不可,于是和杨云开在一起了。

书中的最后一句话:我的故事当然还没有结束,只不过该告一段落了。

结果作者写得不是很详细、给读者想像的空间。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全文➕番外!

http://pan.baidu.com/wap/link?uk=1815406594&shareid=4234941590&third=0

【点击下面网址下载即可】【点击下面网址下载即可】【点击下面网址下载即可】

亲,手机用户部分网址不可见,如可见复制网址到浏览器即可下载

资源已光速上传百度云,请尽快查收吧。

若满意请【采纳】呦!有疑问请及时追问。

亲请放心下载,附件下载的财富值只针对其他童鞋,

提问者无需再支付财富值了哟,么么哒!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最美晚安心语,晚安心语

  • 晚安心语 温馨的晚安心语 一、 不必要挑剔生活的不如意,所有的一切不外乎是自己的天真遇上了社会的现实罢了。成见不如理解,抱怨不如放下。 二、 你是你人生的作者,何必把剧

最新文章

  • 阿狸999封情书200至300,阿狸的999封情书完整版

  • 阿狸的999封情书完整版 《第一封》 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而是因为我喜欢与你在一起时的感觉。 《第二封》 我不生气,因为身体是自己的;我不伤心,因为心是你的。
  • 中学生读书心得体会,中学生读书心得600字!!

  • 中学生读书心得600字!! 开卷有益,这是我对自己读书多年来的最深、最明了的体会。 从古人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到今人的“书籍是人类灵魂进步的阶梯”,无不看出读书
  • 校园表白情书写给男生,

  • 写给男生的表白情书 与你一见如故,是我今生最美丽的相遇。 一直想说,无论走到哪里,最想去的是你的身边。 愿我们彼此相爱,一直到时间的尽头。 我相信我们可以一起,等青丝变
  • 999封情书一句话一封,阿狸的999封情书完整版

  • 阿狸的999封情书完整版 《第一封》 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而是因为我喜欢与你在一起时的感觉。 《第二封》 我不生气,因为身体是自己的;我不伤心,因为心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