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薛杉杉和封腾圆房怀孕,杉杉来吃第几章杉杉封腾滚床单

日期:来源:薛杉杉和封腾圆房怀孕收集编辑:土味情话

杉杉来吃第几章杉杉封腾滚床单

在Part 36后半部分。杉杉让封腾通过电话像妈妈证明他的身份是大boss。然后就。。。

以下是原文:

封腾点点头,“明白了?”

“明白什么?”杉杉蚊香圈圈眼ing“晚上十点多,你在我家里……所以,现在我是不是骗子已经不重要了。”封腾淡定地说,“你妈妈应该已经认识到,就算我是个骗子,该骗的也已经骗光了。”

……杉杉终于明白过来了,然后反射地扑向自己的手机,“啊啊啊,我马上回去了啊,不行,我要说清楚,我还是清白的!”

封腾伸手把暴走的某人抓过来,抱在膝上:“不用了,马上就不清白了。”

“啊?”

杉杉忽然就感觉到了危险,那环在她腰间的手此时好像格外用力,让人丝毫动弹不得,成熟男性的气息吐在耳边。

“薛杉杉,你肯告诉你妈妈,代表你终于信任我了?”

杉杉弱弱地反驳:“我哪里有不信任过你啊。”

封腾“嗯”了一声,手掌在她心口附近游移轻抚,“这里。”

虽然隔着衣服,他的手掌却炽热得像烙铁一般,弄得杉杉一阵气虚。

不要、不要趁机耍流氓啊。手忙脚乱地去抓他的手,结果却是搞得衣服凌乱,扣子都散了两颗。

封腾笑了笑,停下了作恶的手,“搬过来住吧。”

“啊?”

“今天。”

“……都半夜了啊。”

“先搬人。”

最后三个字已经含糊了,热得烫人的唇开始在她的颈侧轻吸慢吮,杉杉直觉要发生什么了,却浑身酸软,无力抵抗。

其实好多次封腾做得要比现在过分得多,可是每次到最后关头,他都会及时收手,就像早上那样。但是,这次却好像……不一样……也许,Boss大人,他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吧。

等着她终于扫除了所有顾虑,终于放心大胆地向所有人宣布,他们在一起。

他其实是个很骄傲的人呢。

“封腾……”亲密的间隙中,杉杉勉强地气喘地叫他。

“嗯?”

“明天去帮我搬家,还要退租。”

这是给他的答案吗?封腾一笑。“不用了,你的房东是我。”

什、什么?杉杉好久才反应这来,虽然处于如此亲密的境地,也忍不住义愤填膺地指责他:“果然是资本家,太坏了!发给我的工资居然还偷偷收回去三分之一!”

封腾轻笑,“现在资本家可以连人带财全部收走吗?”

杉杉静了静,顺势把脸埋进了他怀里,“不要在书房里。”

然后她轻轻地说:“可以的。”

薛杉杉喝醉后与封腾吻戏是在哪一集

第一吻:杉杉的初吻(圣诞树下之吻)第10集19分35秒,吻了32秒

第二吻:告白之吻

第12集第23分,吻了23秒

第三吻:告白定情之吻

第12集23分36秒,吻了25秒

第四吻:背后拥吻

第12集28分44秒,吻了12秒

第五吻:杉杉的主动之吻

第16集27分31秒,吻了6秒

第六吻:封腾的回应吻

第16集28分8秒,吻了28秒

第七吻:抵债之吻

第27集22分58秒,吻了2秒

第八吻:醉酒之吻

第28集11分9秒,吻了16秒

第九吻:同居之吻(搬人之吻)

第28集22分25秒,吻了5秒

第十吻:没事亲一下的习惯之吻

第28集37分57秒,吻了4秒

杉杉来了,薛杉杉对封腾说如果有喜欢的人了一定要告诉她,后面一句是什么

薛杉杉:师父别理我,我重启一下我的大脑。

 

薛杉杉:是的,我是薛杉杉,没有显赫家世,没有顶级学历,更没有裙带关系,可除了特殊血型,我还有打不退的干劲,超强的生命力。不管扎根在哪里,都会像杂草一样,迅速繁殖。我要在上海活下去,只要功夫下的深,血牛也能闯出一片天。

薛杉杉:虽然你有打断腿的志向,可是,我还是会心疼你。

薛杉杉:杉杉是个小太阳,浑身充满正能量。

封腾:哪怕是一份简单的盒饭,只要你用心去吃,都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滋味。

薛杉杉:作为最底层的员工,没点阿Q精神,怎么能活得下去呢?

薛杉杉:狗屎运,就只是狗屎运而已,当你时候到了,全宇宙都会来帮助你上断头台。

薛杉杉:老板认真工作的样子还挺帅的,我的心脏怎么跳得这么快,这就是传说中的胸口有一只小鹿在乱踹吗?

薛杉杉:无功不受禄嘛,怎么能白吃白喝呢?我妈说了,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我现在都已经横向发展了,我真的做什么都没精打采的。

薛杉杉:老板,撑死算工伤吗?

薛杉杉:这个世界,一天从人嘴巴里讲出的话实在太多了,我何必在乎自己不在乎的人说的话呢,只要在乎我的人是懂我的就好了。职场竞争本来就在所难免,身正不怕影斜,别人怎么说话,那时别人的自由,能不能让别人闭嘴,才是我的本事。

陆双宜:恩情这种东西,就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陆双宜:一个男人要是对一个女人有感觉的话,这个女人越是抢手,这男人越在乎。

郑棋:当你放弃了一棵不属于你的树,你会发现有一整片森林都在等着你呢。

封腾:其实这里,早就不属于我一个人了。

薛杉杉:晒幸福,死得快。

陆双宜:古人云,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薛杉杉:如果不拒绝的话,将来还得继续吃,说不定还要继续拿,循环反复,那我岂不是要从挑菜工,变成包身工了,不行,宁可做小人,也不能做包身工,前者是人格问题,后者可是人生问题呀,

元丽抒:人要是不对的话,里里外外都是问题。

封腾: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喜欢,远远要比你喜欢上一个不喜欢的人要难受多了,而且你把自己的喜欢那么高调地强加于给别人,这是爱吗?这是骚扰。

封月:女人呢,最幸福的就是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过日子,虽然工作很重要,但这世界上呢,还有很多事比工作还重要。

郑棋:人不都是这样吗,忽然不在身边的时候,才能意识到对方的重要性。

薛杉杉:老板虽然喜怒无常,但这正像是六月的天,不下雨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的,不过有时候阳光太猛了,也照得刺眼。这个地方每次来呢都是胆战心惊的,要是不来,心里却又有点小小的失落。想什么呢,开玩笑,要是真有那么有天,我还真得来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呢。

封腾:只要有风,希望就会吹到你们的身边。

封腾:我有两个问题想问你,你每天为什么要来我的办公室,还有你每天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吃饭,都是因为我的命令吗?如果我的命令真的是圣旨的话,那么你刚才就是一个乱臣贼子,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清楚。

薛杉杉:我为什么天天去办公室找你,为什么天天跟你吃饭,不是因为你命令我,而是因为,因为我为色所迷。

元丽抒:在爱情的战役里面,谁要是先开口谁就输了。

封腾:我知道我跳舞的天分是遗传了母亲,但是又一次父亲跟我说他说他不喜欢跳舞,只是为了陪母亲,我觉得跳舞这个东西其实跟姿态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和谁跳。

薛杉杉:封腾,我...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我也不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年会之前,我明明没有想过这些的,可是后来我发现看不见你我好失落。你在公安局外等我,我觉得我好丢脸。你带我来家里过年,一起吃年夜饭,虽然我很不自在,但是我好开心,我不会跳舞,但是我可以学啊。我没有你的密码,但是我可以把我的密码告诉你。我想,我喜欢上你了。那你看看我,我是你喜欢的吗?

封腾:薛杉杉,我们试试吧。

柳柳妈妈:你知道这剩女是怎么来的吗?就是老是觉得自己小啊,不着急啊,就这样拖着拖着,就被剩下了呀。

薛妈:看一个男人,不要只听他对你说了什么,还要看他对你做了什么。

薛杉杉:这满世界的雪花,有些人看到会忧伤,有些人看到会幸福,像我们这样一边打电话一边看雪,就好像同时撑了一把伞,在这把伞下,就有我们两个人,所以,我们会是幸福的。

薛杉杉:听说现在人的脑袋,只能记住三组手机号码,一组是自己的,一组是妈妈的,还剩一组呢,当然就是情人的。

郑棋:其实生活啊,就像是一面又一面的墙,就算你躲得过这一面墙,那下一面墙呢,下下一面墙呢,你都要躲吗?

陆双宜:有什么不能有病,没什么不能没姿态。

封腾:不过还有一点,对于你来说,会更艰难。在你男朋友周围,会有很多你认为的情敌,但是你只要记住一点,就是我对你有多好,我有多爱你,其他的都不重要。

元丽抒:很遗憾你的初恋不是我,而我在未来的某一天等你。

郑棋:封腾这个人啊,在事业的容忍范围很小,不允许犯错,但是在爱情的世界里呀,就你薛杉杉那点小心思,随便你横冲直撞,也碰不到他的底线的。

薛杉杉:大老板金口一字千金,每次都只是三字箴言。

元丽抒:其实我们也就算是用爱情的方式经营了一场友谊,在这场友谊里面,至少他还站在朋友的位置,我呢,模糊了友谊,妄想了爱情。

薛杉杉:如果有一天,你有更好的选择了,不需要道歉,你只要告诉我一声,我会头也不回地离开你。

封腾: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薛杉杉:被抛弃的时候,可以有尊严一点,不用那么可怜。

薛杉杉:原来爱情道路上,最可怕的不是挡在面前的大石头,大石头可以翻越过去,而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抛过来的小石子,那么多颗,总会有一颗会砸中你吧。

薛杉杉:我们之间的感情真的是一顿餐,一顿餐,给吃出来的,不容易啊。

薛杉杉:我一直知道,这个世界,生老病死充满着各种无法预知的事情,但在我这么普通平凡的人生里,并没有太多机会能够体会到这种六神无主的慌乱,可是当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才知道竟然是这样如此地难受。薛杉杉,为什么你以前可以活得那么天真,那么无忧无虑呢?

郑棋:很多人说啊,两个人在一起了爱情才会有结果,但是在我看来就不是,我觉得爱情最终的结果,那就是不在一起。不管是一开始就没在一起的,还是在一起了又分手了,或者是结婚了又离婚了,甚至到老了要面对生离死别,最终的结果都是分开,所以说,我觉得爱情的时间长短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追求爱情时的改变和成长。

元丽抒:如果一段感情里,没有一点正面能量的支持,那坚持下去还有什么用呢?

薛父:杉杉,你呢年纪还轻,凡事都不要太着急,你就是一辈子不嫁,爸妈也不会看腻的。

郑棋:我原本以为我是一个无论如何都不会走错方向的人,可是我没想到,人一旦投入真感情吧,就容易变得迷茫。

薛杉杉:我肯定成为不了那个最好的人,但是我会成为最好的我。虽然我成为不了那个最配你的人,但是,我会让自己成为最好的我来配你。

薛杉杉:我爸常跟我说,日久见人心,只要你行得正,心安理得,不用在意别人去说什么,不然,你就会变成一条裤子,别人放的屁,你都得照单全收。

陆双宜:不听双宜言,吃亏在眼前。

薛杉杉:爱情的美好,都只是在一开始,过程总是为了维持那份美好,变得坎坷辛苦,一直到发现包裹在美好底层的真相,就是分手的时候。

封腾:恋爱最重要的是相处,不是比赛,也不需要较劲,比赛会让人累,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忘掉幸福的感觉了。

薛杉杉:原来,不在一起的时候,你还在默默地守护着我,是吗?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的孤独,也没想过你的无从选择,没想过你必须周全顾及每一个人,而你,日理万机的老板,竟然这样默默地一直在我身边。我忽然发现,我是这么不了解你和你的世界。

元丽抒:我知道,我既骄傲又难搞,那是因为我胆小,我害怕,我怕我好不容易爱上一个人,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还是分开了。

封腾: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不要再为我做任何的努力和改变,我希望你永远是躲在阳台上吃盒饭的那个薛杉杉,因为我爱的,正是那个她。

陆双宜:你算哪根葱呀?

封腾:如果那一千万赔了,就拿你抵债。

薛杉杉: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过去的罗曼史啊。

封腾:过去的经验告诉我,这个不能问。

薛杉杉:我从来没有跟别的男人说话过。

薛杉杉:上课都能上出个情敌来。

郑棋:丽抒,从我见到你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但是由于我们都太年轻了,走了太多的弯路,错过了太多的时间,我不想再等了,也不能再等了,我就想跟你在一起,走完这一生。丽抒,嫁给我吧!

薛杉杉:只要差距大,大家就都会觉得高富帅身边的女孩子都是有目的的靠近的,怀孕也是一种手段,不知道封腾心里,有没有过一丝丝的念头,我想用孩子套住他。

薛杉杉:我怎么小了,我那些同学都当妈了,我今年都二十三了。

周晓薇:薛杉杉,你以为你爱上的是什么样的男人,他是这个世界上的极品,是全世界女人都想要的男人,不过是一张副卡,一场餐会的捉弄,就让你这么受不了了,那你告诉我,你全身上下有哪一点值得让全世界女人都闭嘴,让你好好跟封腾在一起,不受打扰的。

封腾:你又没病,喝什么药啊,你想生孩子,需要的是我,不是中药。

薛爸:生活就是柴米油盐,你这些都不做,你要为老公做什么?

封腾:我封腾向来只要最好的,虽然我谈过几段感情,但是你是我要结婚的,一旦我要结婚,就会跟我的妻子白头偕老,但是你不一样,我是你的初恋,一旦你选择了我,就别无选择。

封腾:结婚的意义,是两个相爱的人,发誓这辈子不管健康、残疾、贫穷、富贵,都要不离不弃,相互扶持,你要为了这一千万,不跟我结婚吗?

元丽抒:这个世界最难的给予,就是在给予对方的同时,还让对方觉得倍受尊重。

薛杉杉:回忆永远只是回忆。

杉杉来了滚床单是哪一集

28集

  杉杉来了大家都非常期待封腾和杉杉滚床单,事情是这个样子滴,杉杉的酒量你们是知道的啦,一喝多什么都敢说啦,第一次是拒绝大boss告白,第二次是参会酒后壮胆宣誓大boss归属权,当然这滚床单也少不了嘛,话说应该是喝醉了,杉杉主动非礼大boss,大boss刚被警告过不要酒后乱性。那怎么办呢?

薛杉杉和封腾第一次

薛杉杉是顾漫小说《杉杉来吃》中的女主角,个性单纯,和上司封腾日久生情。电视剧版由赵丽颖扮演。

杉杉来了第一百四十一章小说

第一百一十四章 照片风波后续

“hi,美女们,我们能坐下吗?”A男余建军向丽抒打着招呼,这群女人之中似乎一切以她为主导,问她应该没错

杉杉有点被吓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搭讪吗?

丽抒怔了一下,眼下意识地向后看了一下,早在她们坐下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郑棋他们在不远处的地方坐着,想到心中的郁闷,她对着他们微微一笑

“可以啊”

“丽抒”“丽抒”杉杉和封月同时出了声,这是什么回事啊,丽抒怎么能答应让陌生人和他们在一起坐呢

那几位男人一听,喜笑颜开地坐下了,刚好坐在了几个女人的旁边

“丽抒?这是你的名字吗?很好听啊?”余建军一坐下便对丽抒笑道

“你好,我叫余建军”

“你的名字也不错啊”丽抒笑了笑,眼角瞟了一下郑棋的方向,发现郑棋他们急得不行,心里的郁闷顿时消了一大半

在不远处,郑棋他们见了有几个陌生的男人坐在了她们的桌子上,丽抒还和那男的有说有笑,可急了,郑棋想马上起来过去她们的身边,被封腾按住了

“你先别动,我估计丽抒这是故意的,她大概知道我们在这里”封腾冷静地说道

“别动?这样还别动?你看,那男人的目光多猥琐,再这样下去,丽抒会出事啦”郑棋急道

“我们都在这里,你怕什么,我们先静观其变”

忽然,封腾眼神一变,他盯向了杉杉的方向,坐在杉杉旁边的男人正在开口和杉杉说话

“hi,美女,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啊?”坐在杉杉旁边的C男麦豪威看着杉杉问道

“我…”杉杉看着面前的男人,心里一惊,眼睛不禁向封腾那里看去,果然看见封腾脸色阴沉不已“我比较喜欢人家叫我封太太”

“封太太?”麦豪威一脸呆滞“你说你已经结婚了?你骗人的吧?”

“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已经结婚了,我孩子都有三了”杉杉伸出了三个手指说道“所以……”所以你就识相点,赶快走开吧,别害我啊,让大老板以为我故意和别的男人说话,我的小命就要不保啦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撒谎,还说自己有三个孩子呢?你这么小,骗谁啊?”麦豪威哈哈笑道

“我才没有骗人好不好,我是已经结婚了,而且我真的有三个小孩,是三胞胎”杉杉没好气地说道

这时,杉杉的手机响了一下,是信息的声音,完了完了,肯定是封腾不高兴,发信息来兴师问罪了

杉杉拿出了手机打开一看,果然,上面写着“薛杉杉,别跟那个人那么多废话,让他滚”

“哎,我就求你了,你赶快离开吧,我老公就在这里,你快走吧”杉杉把手机放好,说道

“行了行了,小妹妹……你就别撒谎了,你不用担心,我不是什么坏人,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麦豪威说道,他好笑地看着杉杉,还老公在这里呢?要是老公在这里的话,怎么会不坐在一起呢?

杉杉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怎么每说到这个,就没有人肯相信她呢,现在没办法了,让他尽快的死心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封腾出面

“你向后看一下”杉杉伸手指了一下封腾他们的方向,麦豪威顺着杉杉的手指看过去

“看什么啊?”

“那边那个男人,你看到没有?就穿黑衣服,高高瘦瘦那个帅哥,瞧见没?那就是我老公”

麦豪威定眼一看,咦,那是这阵子**上面很火的那几个男人吗?黑色衣服的那位?黑色衣服的那位不正是据说是传说中风腾集团的大老板吗?

“小姐,你最近没看**是吧?你指的那位正是现在**上面最火的那一位,风腾集团的大老板,你指别人我或许还会相信,你指着他,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麦豪威一脸好笑地看着杉杉

什么?原来这男的也是**的爱好者啊?等等,他那是什么意思啊?是说她不可能是封腾的老婆吗?她是封腾的老婆很奇怪吗?杉杉瞪了他一眼,哼,不信是吧,那她只好出杀手锏了

杉杉翻出了手机,调出了刚才封腾给她发的那条信息“你看清楚”

麦豪威疑惑地看了看杉杉的手机

“原来你叫薛杉杉啊,好可爱的名字”麦豪威笑道

“拜托,这不是重点好吗?我让你看的是这里”杉杉指着封腾的名字还有相片“你说这男人和那男人是同一个人吗?”

“封…封腾?风腾集团的大老板封腾真的是你的老公?”麦豪威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就说我没骗你,封腾他真是我老公”

麦豪威眼睛向后瞄了一下,发现封腾的眼光就有如利剑,要是眼光能杀人,估计他都死了好几百次了,他顿时觉得浑身有如针刺一般,他咽了咽口水

“原来真的是封太太啊,我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啊,那我就不妨碍您和封老板在这里玩啦,我先走了啊,再见”麦豪威站了起来,向着封腾那边恭敬地点了一下头,突然发现封腾那桌的男人有三个,都是**上面很火的那几位风腾集团的高管,这里的女人也是有三个,难道说……麦豪威想到这头皮一阵发麻,他连忙叫了叫其他两位伙伴,对他们使着眼色,示意他们走人,在一边不断套封月话的B男林伟看见他的挤眉弄眼,不禁有些疑惑,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嗯,反正这妞的嘴密的很,而且类型也不是他喜欢的,他就跟着他看看发生什么事好了

但是在一旁和丽抒聊得正开心的余建军却不是这样想了,他在想肯定是麦豪威那小子泡不上那可爱妹妹,想阻止他泡这个美女,哼,他才不上当呢,余建军不鸟他,自顾自地和丽抒继续聊

麦豪威见余建军这样也不好再叫他了,反正提示他是给了,接不接受就是他的事了,他和林伟相携离去,现在她们的桌上就只有余建军一个男人了

在另一边厢,封腾满意地看着那男的识相的离去,他看见了杉杉偷偷看过来的小眼神,他心情愉悦地向着杉杉扬了扬唇角,他们的对话,他基本上都看懂了,大胖杉今晚的表现值得表扬……

杉杉见封腾心情好多了,心也放下来了,她的小命保住了,今晚回去应该不用进行教育了吧?杉杉快乐地想到

“哥,杉杉行啊,把那男的忽悠走了,顺带还将月月旁边的那个男的也带走了,真棒啊”言清一脸喜笑颜开

现在只剩下在丽抒旁边的那个男的了,眼见那男的越靠越近,郑棋的脸也越来越黑

忽然,郑棋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的目光下,向杉杉她们那桌走去……

余建军和丽抒聊着聊着,忽然他看见一个小昆虫落在她的肩上,他趁机想要趁着帮她赶走昆虫的时候搭上她的肩,忽然,他被人整个提起来,瞬间就被甩出了座位,摔倒在地上

“郑棋,你在干什么了?怎么突然就打人了?”丽抒看着郑棋说道,但是她却没有管那男子的伤势如何,甚至正眼都没看他一眼

“我打他又怎样了”郑棋说道,他看着余建军,恶狠狠地说道“小子,我告诉你,这是我的女人,泡妞走远一点,滚”

余建军有点狼狈地爬了起来,全场的人都看着他们这里,他感觉丢脸丢大了,他扯着喉咙说道

“你说是你的女人就是你的女人啊,人家丽抒还没有说话呢,别以为你是什么风腾集团的高管我就怕了你”

“你……”郑棋一听想冲上去给余建军一顿好打,丽抒连忙按住他,这时余建军的两朋友也连忙上来劝他

“建军,我们还是走吧?别闹了”

“对啊,建军,那男的可能是那女的老公啊,你还是赶快走吧?等会当你是奸夫来打啊”

余建军听了心下一惊,他咽了咽口水,强自镇定地说“哼……我就不跟你这种野蛮人计较,我……走”说完,他们三人快速地离开了现场

丽抒看见余建军走了,她挣脱了郑棋的手,坐回了椅子上

“丽抒,你就别再生气了好不好?”郑棋坐到她什么苦苦求到

丽抒不搭理他,只是自顾自地喝起酒来

“丽抒,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难道你要我当众跪下请求你的原谅吗?”郑棋看着她说道“如果你能原谅我的话,我现在就马上跪下”说着郑棋就要跪下了

丽抒一看连忙阻止他,她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这是在要挟我吗?”

“我真的是什么办法都没有了,被你说卑鄙我也认了,你就原谅我好不好?”郑棋趁机握住丽抒的双手

丽抒看着郑棋一副紧张的样子,心中剩余的郁闷不禁也烟消云散,她噗嗤一笑“我告诉你,没有下一次了”

“没有下一次,我保证”郑棋竖起了三只手指,丽抒笑着投进他的怀里

杉杉和封月在一旁看了都为他们感到高兴

“那我们回去吧”郑棋说道

“嗯”丽抒点了点头

“那我们先走一步了,你们想玩的话就留在这里好好再玩一会”郑棋对这杉杉他们说道

“去吧去吧,我们自个搞定”杉杉向他们摆摆手

郑棋向封腾他们示意了一下,搂着丽抒离开了酒吧……

哎,他们终于和好了,真好啊”封月拍拍手说道

“对啊对啊”杉杉开心地说道

“那我们也走吧?”封月向杉杉说道

“好啊”杉杉看了看封腾,发现封腾他们的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围着一群女孩,旁边还有一大帮虎视眈眈的狼女

其实从他们一进酒吧,就有许多人认出他们了,在场的很多女生都蠢蠢欲动,准备上前结识这几位传说中的风腾集团的高管们,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个是风腾集团的大老板。但是鉴于女性的矜持,谁也没有上前去搭讪,谁知道转眼间,已经走掉了一个了郑棋了,现在只剩下两个了,众女再也忍受不住了,都上来碰碰运气,或许他或他会看上她们呢?

“月月,你看”杉杉招呼着封月看向他们,封月一看也有点着急了,言清可是她一个人的啊

“哼,招蜂引蝶”杉杉酸酸地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啊?”封月

“既然她们做初一,我们就做十五,我们一起来捉弄那班女人,你说怎样?”杉杉建议道

“捉弄?怎么捉弄啊?”封月好奇道

“我们这样……”杉杉附嘴在封月的耳边,说着她的计划

“我们这样做好吗?”封月迟疑地问道“哥他们会当场拆穿我们吧?”

“他?他才不会呢,他最喜欢捉弄人了”杉杉立马说道

“好啊好啊,我可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做呢”封月拍手说道

1、书名《杉杉来了》,作者是顾漫。

2、作者简介

顾漫,1981年10月生于江苏宜兴,晋江原创网的驻站作家,曾是《仙度瑞拉》杂志编辑,作品风格轻松浪漫,大多叙述都市爱情。

2005年以《何以笙箫默》一举成名,2010年凭借《微微一笑很倾城》获得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节最佳作者奖.2013年中国作家富豪榜2第44名。至2014年,已出版过《何以笙箫默》《微微一笑很倾城》《杉杉来吃》《骄阳似我(上)》四本畅销言情小说,其中由《杉杉来吃》《何以笙箫默》改编成的电视剧《杉杉来了》《何以笙箫默》一经播出广受好评,收视口碑双收。

杉杉来吃后续第十三章

看在她是病人的份上!

  封腾握起拳,努力克制着把她扔出去的冲动。

  办公桌上的电话适时的响起来,封腾转身走出去,硬邦邦的说:“把药吃了,继续睡觉,不准出声,不然就扣你的年终奖。”

  出声就扣工资……这是总裁大人独创的剥削方式吗?

  杉杉立刻闭上嘴巴。

  安静了一会,杉杉忽然想起刚刚自己明明是要走的,怎么又留下来了?不过如果现在出去,给人看到会不会很奇怪啊?

  杉杉后知后觉的想到这个问题,托着下巴开始琢磨不被人看见偷偷从总裁办公室溜回家的可能性有多大,得出可能性等于零的结论后,杉杉死心了。

  为了boss大人的名节,她还是等风腾的人都走光了再跑路吧,大boss应该不会赶她出去吧?

  会客区的窗帘不知何时被拉上了,和屏风一起隔出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幽暗空间,杉杉站起身,想到总裁大人不准出声的命令,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拉开窗帘,冬天的阳光一下子照了进来。

  冬日的阳光很微弱,照在身上却给人一种强烈的温暖的感觉,懒洋洋的很舒服,杉杉干脆趴在窗台上晒太阳。

  办公室里很安静,只有纸张翻动的声音,偶尔有电话打进来,总裁大人说话的声音也十分好听。

  杉杉竟然觉得自己有点享受这种氛围,让她心里暖暖的很平和。晒了一会太阳,杉杉想起药片还没吃,回去拿起水杯吃药。

  水还是热的,水杯拿在手里温温的热着掌心,杉杉脑海中浮现刚刚封腾微笑着给她倒水的样子,忽然有些怔仲。

  Boss大人虽然喜怒无常,冷热交加,阴晴不定,奇奇怪怪,有时却还不错的样子……要是哪天boss大人忽然叫她再也不要上来了,她会不会反而不习惯呢?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杉杉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连忙把这个念头赶出脑袋。

  开玩笑!要真有那么一天,她放鞭炮庆祝还来不及呢。

  到五点多下班的时候,杉杉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

  总裁大人居然问她要药费!还说就随便点给个一百吧!

  一百块!

  有什么感冒药要一百块吗???

  简直是敲诈!原来boss大人还兼职做黑社会!

  因为身上现金不足一百,杉杉含冤的写了借条,心痛万分的走出风腾,忍不住一百零一次祈祷老天,让她脱离魔爪的那天快快来临吧!

  杉杉没想到这次老天这么给面子,她感冒还没全好,脱离魔爪的机会就来了。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因为会计师查账的缘故,晚上财务部大部分人都留下来加班,杉杉被一个会计师问得头昏脑胀,好不容易得了个空,端着茶杯就往茶水间跑。

  还没走进茶水间,杉杉就听到同事甲八卦兮兮的声音。这个同事平时一副精英样很能唬人,只有深入接触后才能发现其媲美狗仔队的八卦本事。

  “喂,你们听说没,今天中午人事部的周晓薇上了总裁的车。”

  茶水间还有其他两个忙里偷闲的同事,闻言都怀疑的看着她,同事甲见她们不信,着急了:“你们别不信,就在楼下,好多人都看到了。”

  杉杉拿着杯子愣在门口,脸上满布震惊。

  总裁大人的魔爪居然又伸向别的女员工了!怪不得今天午饭吃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原来是去抓壮丁。

  周晓薇?杉杉在脑子里面搜索,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哦,想起来了,就是上次去无锡旅游,阿may说要坐总裁大人旁边的那个。后来阿may还八卦的打听了名字告诉她。

  印象中是个很瘦弱的小美人啊,哪有她这么坚韧不拔忍辱负重,肯定经不起总裁大人的折腾。

  杉杉脑中不由浮现了一副画面,柔弱的小美人在总裁大人的威胁下边惊恐的喊着“不要”“不要”,边梨花帯雨的写借条和卖身契……

  杉杉顿时义愤填膺,正义的小宇宙熊熊的燃烧起来,虽然心底有些闷闷的说不清楚的感觉,但在大义下这种感觉微不足道。

  杉杉握拳出言讨伐:“总裁太可恶了,怎么可以这样!”

  “人家巴不得这样呢!你看今天周晓薇中午上了总裁的车,待遇立刻就不一样了,今天人事部都要加班,就她被人事部处长特许回去了。”

  “……太……太过分了!”杉杉声音颤抖,严重的嫉妒了。

  放假!居然可以放假!同样是长工,她从来没被放假过!这几天生病还要挑菜!boss大人也不怕传染!

  “啊,杉杉!”同事甲惊叫一声,终于听出了声音是谁,只见薛杉杉站在门口,满脸“愤怒嫉妒”,同事甲暗叫糟糕,她不会以为她在搬弄是非吧,万一传到总裁那……

  这么一想,本来要卖关子的同事甲急忙倒豆子似的说:“杉杉,你别误会,总裁没跟周晓薇怎么样,听说是因为周晓薇是稀有血型,总裁妹妹大出血要输血,就叫周晓薇去了。你千万别误会啊。”

  大出血?封小姐不是在国外吗?

  杉杉吃惊又担心:“怎么回事?封小姐没事吧?”

  “听人事部的人说好像没事了。”同事甲说着,忍不住八卦病又犯了,打探说:“哎呀,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你天天和总裁在一起,难道不知道?”

  听到封月没事,杉杉放下心,可是那种闷闷的感觉却又出现了,而且比刚刚强烈的多。原来公司还有人是稀有血型?

  杉杉下意识的看着自己手腕的血管。

  按照封小姐的习惯,明天大概会叫人送猪肝饭给周晓薇吧,然后吃着吃着就去总裁办公室吃,顺便给总裁大人做长工……

  然后她以后就不用去总裁大人那报到了,彻底解放了。

  期待已久的事情美梦成真,杉杉高兴了一下,可是也只是高兴了一下而已,迅速的心情就低落了下来。

  有了替死鬼,明明是值得开心的事情,为什么她就觉得胸闷得难受,提不起精神来呢?

  为什么……会有一种被弃养了的感觉呢?

  下班后回到家,杉杉还是没有摆脱那种叫人讨厌的情绪。在屋里转了几个圈圈,杉杉抓起电话,打给高中同学。

  “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怎么拉?”

  “唉~”杉杉长叹了一口气,许多话要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这样,我打个比方哦。”

  “说吧,我听着。”

  “从前有一头猪,被一头狼捉去圈起来养,狼跟猪说,养它是为了将来要吃它的肉,猪虽然又不情愿又害怕,可是它打不过狼,只好吃那头狼喂的东西。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猪越来越肥了,这时狼却把它放了,抓了另外一头猪吃,那只猪居然很难受,你说,那只猪该怎么办呢?”

  “呃……那就做一头自由奔放的野猪吧!”

  杉杉满脸黑线:“你根本没弄清楚重点!不被吃不是很好吗?那只猪为什么难受呢?”

  “哇!我知道了!那肯定是那头猪爱上那头狼了!跨越种族的恋爱,好浪漫哦!”

  “……陆双宜!你这个白痴!”

  杉杉忍无可忍的把电话挂了。

  是夜杉杉一直没睡好,同学那句“跨越种族的恋爱”搅得她脑子乱乱的。第二天,杉杉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精神萎靡的去上班,引来同事们关切的慰问和同事甲了然同情的目光。

  中午吃饭的时候杉杉识趣的没去总裁办公室,趴在自己桌上。

  今天没她的午饭拉!

  要高兴,要高兴,薛杉杉你终于自由了。

  又萎靡了一会,杉杉终于以小强般的生命力重新振奋了起来。正打算去员工餐厅补充能量,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来,杉杉顺手一接,总裁大人十分不悦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薛杉杉,你居然敢罢工!”

  哼!

  就知道总裁大人不会放过她这个熟练工。

  总裁办公室里,杉杉一边挑菜一边习惯性的腹诽着,顺便鄙视一下自己,刚刚居然因为以后不用来这里而烦闷。

  总裁大人今天似乎心情不大好,吃饭的时候气氛有些沉闷。

  杉杉吃了几口,忍不住问封腾:“总裁,封小姐没事吧?”

  封腾微微诧异:“你知道了?”

  心中不由有些不悦。那个员工口风未免太松了,昨天才发生的事情居然连薛杉杉都知道了。封月流产导致大出血的事虽然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但是封腾非常不喜被底下员工议论。

  封腾简单的说:“她没事。”

  “哦,那就好。”杉杉安静了一会,又讷讷的问:“总裁,那你和封小姐打算怎么谢谢周小姐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封腾目光灼灼。

  “呃,那个……”

  是哦,她问这个干什么?难道说她想知道以后会不会多个饭友?

  杉杉支支吾吾说不清楚的样子却意外的取悦了封腾,他没再为难她,直接的说:“支票。”

  杉杉一愣,反射性的问:“那你当初干吗不送支票给我?”

  封腾蓦的大怒,阴寒的说:“薛杉杉你是白痴吗?你就不会放长线钓大鱼?”

  难道支票会比他值钱?

  薛杉杉愣愣的看着他,对他的话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动作极度缓慢的往嘴巴里送菜,完全被震住了的样子。的

  忽然,她的表情变得极度扭曲痛苦。

  封腾虽然有些恼火,还是问:“怎么了?”

  杉杉异常艰难的说:“……被……大鱼……的……刺……卡住了……”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入静口诀,谁有静心的口诀啊?

  • 谁有静心的口诀啊? 道教修炼最讲一个 “静”字,静字贯穿修炼之始终。筑基炼己讲“静”,炼精化炁讲“静”,炼气化神讲“静”。道教认为,人不能妙合大道的原因,是因人有妄

最新文章

  • 阳光房屋顶用什么材料,阳光房顶用什么材料好

  • 阳光房顶用什么材料好 阳光房主框架主要分两种材质,一个碳钢钢管一个铝合金管。立面的门窗一般都用隔热断桥铝门窗。阳光房的主体结构承受着最大的力量支撑,所以,主体结构材
  • 好运头像图片,什么图片放在微信头像最吉利

  • 什么图片放在微信头像最吉利 什从图放在微信最吉利 能带来好运和招财的微信头像 属鸡的女人用什么做头彖招财健康 什么微信头像能带来好运? 这方面不要那么迷信,选自己喜欢的
  • 森系清新唯美的句子,森系唯美句子

  • 森系唯美句子 森系句子 1、曾记否,乱石穿空,惊涛拍岸,飞浪如雪,你,似一位豪情满怀的壮士,带着长长的锋利的宝剑,持铜板铁琶,临风而立,慷慨高歌,激昂了多少志士的情怀
  • home电商平台,目前有哪些主要跨境电商平台

  • 目前有哪些主要跨境电商平台 亚马逊、eBay、速卖通、wish、lazada等等,但是最主要的就是这几个吧 什么是电商运营 电子商务运营-Electronic Commerce Operation(ECO)最初定义为电子商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