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徐志摩诗集爱情经典诗,徐志摩的爱情经典诗?

日期:来源:徐志摩诗集爱情经典诗收集编辑:土味情话

徐志摩的爱情经典诗?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我有一个恋爱①

我有一个恋爱;——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他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万颗的明星!

山涧边小草花的知心,

高楼上小孩童的欢欣,

旅行人的灯亮与南针:——

 万万里外闪烁的精灵!

我有一个破碎的魂灵,

像一堆破碎的水晶,

散布在荒野的枯草里——

 饱啜你一瞬瞬的殷勤。

人生的冰激与柔情,

我也曾尝味,我也曾容忍;

有时阶砌下蟋蟀的秋吟,

 引起我心伤,逼迫我泪零。

我袒露我的坦白的胸襟,

献爱与一天的明星,

任凭人生是幻是真

地球在或是消派——

 大空中永远有不昧的明星!

《沙扬娜拉——赠日本世纪女郎》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雪花的快乐》假如我是一朵雪花,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飞扬,飞扬,飞扬——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不去那冷寞的幽谷,不去那凄清的山麓,也不上荒街去惆怅——飞扬,飞扬,飞扬——你看,我有我的方向。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等她到花园里探望——飞扬,飞扬,飞扬——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消容,消容,消容——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残春》昨天我瓶子里斜插着的桃花 是朵朵媚笑在美人的腮边挂; 今儿它们全低了头,全变了相:-- 红的白的尸体倒悬在青条上。 窗外的风雨报告残春的运命, 丧钟似的音响在黑夜里叮咛: “你那生命的瓶子里的鲜花也 变了样:艳丽的尸体,谁给收殓?” 《我等候你》我等候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么还不来?希望

在每一分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一分钟上

枯死。--你在哪里?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我要你火焰似的笑,

要你灵活的腰身,

要你发上眼角的飞星,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象一座岛,

在莽绿的海涛间,不自主的在浮沉……

喔,我迫切的想望

你的来临,想望

那一朵神奇的优昙,

开上时间的顶尖

你为什么不来,忍心的?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这不来于我是致命的一击,

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阳春,

教坚实如矿里的铁的黑暗

压迫我的思想与呼吸,

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给

妒与愁苦,生的羞惭

与绝望的惨酷。

这也许是痴。竟许是痴。

我信我却然是痴,但我不能转拨一

支已然定向的舵,

万方的风息,都不容许我忧郁--

我不能回头,

命运驱策着我!

我也知道这多半是走向

毁灭的路;但

了你,为了你

我什么都甘愿;

这不仅是我的热情,

我的仅有的理性亦如此说。

痴!想磔碎一个生命的纤微

为了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

她的一滴泪

她的一阵心酸,

竟许一半声漠然的冷笑;

但我也甘愿,即使

我粉身的消息传到

她的心里如同传到

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

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

我还是甘愿!

痴到了真,是无条件的,

上帝他也无法调回一个

痴定了心如同一个将军

有时调回已上死线的士兵。

枉然,一切都是枉然,

你的不来是不容否认的存在,

否则我心中烧着拨旺的火,

饥渴者你的一切,

你的发,你的笑,你的手脚,

如何的痴恋与祈祷

不能缩短一小寸

你我间的距离!

户外的黄昏已然

凝聚成夜的乌黑,

树枝上挂着冰雪,

乌雀们典去了它们的啁啾

沉默是这一致穿孝的宇宙。

钟上的针不断地比着

玄妙的手势,像是指点,

像是同情,像是嘲讽,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我听来是

我自己的心的

活埋的丧钟。 《我不知道风》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苏苏》苏苏是一痴心的女子,

象一朵野蔷薇,她的丰姿;

象一朵野蔷薇,她的丰姿

来一阵暴风雨,摧残了她的身世。

这荒草地里有她的墓碑

淹没在蔓草里,她的伤悲;

淹没在蔓草里,她的伤悲——

啊,这荒土里化生了血染的蔷薇!

那蔷薇是痴心女的灵魂,

在清早上受清露的滋润,

到黄昏里有晚风来温存,

更有那长夜的慰安,看星斗纵横。

你说这应分是她的平安?

但运命又叫无情的手来攀,

攀,攀尽了青条上的灿烂,——

可怜呵,苏苏她又遭一度的摧残! 《最后的那一天》

在春风不再回来的那一年,

在枯枝不再青条的那一天,

那时间天空再没有光照,

只黑蒙蒙的妖氛弥漫着

太阳,月亮,星光死去了的空间;

在一切标准推翻的那一天,

在一切价值重估的那时间:

暴露在最后审判的威灵中

一切的虚伪与虚荣与虚空:

赤裸裸的灵魂们匍匐在主的跟前;

我爱,那时间你我再不必张皇,

更不须声诉,辨冤,再不必隐藏,

你我的心,象一朵雪白的并蒂莲,

在爱的青梗上秀挺,欢欣,鲜妍,

在主的跟前,爱是唯一的荣光。

徐志摩经典爱情诗

爱的灵感——奉适之一

徐志摩

不妨事了,你先坐着吧,

这阵子可不轻,我当是

已经完了,已经整个的

脱离了这世界,飘渺的,

不知到了哪儿。仿佛有

一朵莲花似的云拥着我,

(她脸上浮着莲花似的笑)

拥着到远极了的地方去……

唉,我真不希罕再回来,

人说解脱,那许就是吧!

我就象是一朵云,一朵

纯白的,纯白的云,一点

不见分量,阳光抱着我,

我就是光,轻灵的一球,

往远处飞,往更远的飞;

什么累赘,一切的烦愁,

恩情,痛苦,怨,全都远了,

就是你——请你给我口水,

是橙子吧,上口甜着哪——

就是你,你是我的谁呀!

就你也不知哪里去了:

就有也不过是晓光里

一发的青山,一缕游丝,

一翳微妙的晕;说至多

也不过如此,你再要多

我那朵云也不能承载,

你,你得原谅,我的冤家!……

不碍,我不累,你让我说,

我只要你睁着眼,就这样,

叫哀怜与同情,不说爱,

在你的泪水里开着花,

我陶醉着它们的幽香;

在你我这最后,怕是吧,

一次的会面,许我放娇,

容许我完全占定了你,

就这一响,让你的热情,

象阳光照着一流幽涧,

透澈我的凄冷的意识,

你手把住我的,正这样,

你看你的壮健,我的衰,

容许我感受你的温暖,

感受你在我血液里流,

鼓动我将次停歇的心,

留下一个不死的印痕:

这是我唯一,唯一的祈求……

好,我再喝一口,美极了,

多谢你。现在你听我说。

但我说什么呢,到今天,

一切事都已到了尽头,

我只等待死,等待黑暗,

我还能见到你,偎着你,

真象情人似的说着话,

因为我够不上说那个,

你的温柔春风似的围绕,

这于我是意外的幸福,

我只有感谢,(她合上眼。)

什么话都是多余,因为

话只能说明能说明的,

更深的意义,更大的真,

朋友,你只能在我的眼里,

在枯干的泪伤的眼里

认取。

我是个平常的人,

我不能盼望在人海里

值得你一转眼的注意。

你是天风:每一个浪花

一定得感到你的力量,

从它的心里激出变化,

每一根小草也一定得

在你的踪迹下低头,在

缘的颤动中表示惊异;

但谁能止限风的前程,

他横掠过海,作一声吼,

狮虎似的扫荡着田野,

当前是冥茫的无穷,他

如何能想起曾经呼吸

到浪的一花,草的一瓣?

遥远是你我间的距离;

远,太远!假如一支夜蝶

有一天得能飞出天外,

在星的烈焰里去变灰

(我常自己想)那我也许

有希望接近你的时间。

唉,痴心,女子是有痴心的,

你不能不信吧?有时候

我自己也觉得真奇怪,

心窝里的牢结是谁给

打上的?为什么打不开?

那一天我初次望到你,

你闪亮得如同一颗星,

我只是人丛中的一点,

一撮沙土,但一望到你,

我就感到异样的震动,

猛袭到我生命的全部,

真象是风中的一朵花,

我内心摇晃得象昏晕,

脸上感到一阵的火烧,

我觉得幸福,一道神异的

光亮在我的眼前扫过,

我又觉得悲哀,我想哭,

纷乱占据了我的灵府。

但我当时一点不明白,

不知这就是陷入了爱!

“陷入了爱,”真是的!前缘,

孽债,不知到底是什么?

但从此我再没有平安,

是中了毒,是受了催眠,

教运命的铁链给锁住,

我再不能踌躇:我爱你!

从此起,我的一瓣瓣的

思想都染着你,在醒时,

在梦里,想躲也躲不去,

我抬头望,蓝天里有你,

我开口唱,悠扬里有你,

我要遗忘,我向远处跑,

另走一道,又碰到了你!

枉然是理智的殷勤,因为

我不是盲目,我只是痴。

但我爱你,我不是自私。

爱你,但永不能接近你。

爱你,但从不要享受你。

即使你来到我的身边,

我许向你望,但你不能

丝毫觉察到我的秘密。

我不妒忌,不艳羡,因为

我知道你永远是我的,

它不能脱离我正如我

不能躲避你,别人的爱

我不知道,也无须知晓,

我的是我自己的造作,

正如那林叶在无形中

收取早晚的霞光,我也

在无形中收取了你的。

我可以,我是准备,到死

不露一句,因为我不必。

死,我是早已望见了的。

那天爱的结打上我的

心头,我就望见死,那个

美丽的永恒的世界;死,

我甘愿的投向,因为它

是光明与自由的诞生。

从此我轻视我的躯体,

更不计较今世的浮荣,

我只企望着更绵延的

时间来收容我的呼吸,

灿烂的星做我的眼睛,

我的发丝,那般的晶莹,

是纷披在天外的云霞,

博大的风在我的腋下

胸前眉宇间盘旋,波涛

冲洗我的胫踝,每一个

激荡涌出光艳的神明!

再有电火做我的思想

天边掣起蛇龙的交舞,

雷震我的声音,蓦地里

叫醒了春,叫醒了生命。

无可思量,呵,无可比况,

这爱的灵感,爱的力量!

正如旭日的威棱扫荡

田野的迷雾,爱的来临

也不容平凡,卑琐以及

一切的庸俗侵占心灵,

它那原来青爽的平阳。

我不说死吗?更不畏惧,

再没有疑虑,再不吝惜

这躯体如同一个财虏;

我勇猛的用我的时光。

用我的时光,我说?天哪,

这多少年是亏我过的!

没有朋友,离背了家乡,

我投到那寂寞的荒城,

在老农中间学做老农,

穿着大布,脚登着草鞋,

栽青的桑,栽白的木棉,

在天不曾放亮时起身,

手搅着泥,头戴着炎阳,

我做工,满身浸透了汗,

一颗热心抵挡着劳倦;

但渐次的我感到趣味,

收拾一把草如同珍宝,

在泥水里照见我的脸,

涂着泥,在坦白的云影

前不露一些羞愧!自然

是我的享受;我爱秋林,

我爱晚风的吹动,我爱

枯苇在晚凉中的颤动,

半残的红叶飘摇到地,

鸦影侵入斜日的光圈;

更可爱是远寺的钟声

交挽村舍的炊烟共做

静穆的黄昏!我做完工,

我慢步的归去,冥茫中

有飞虫在交哄,在天上

有星,我心中亦有光明!

到晚上我点上一支蜡,

在红焰的摇曳中照出

板壁上唯一的画像,

独立在旷野里的耶稣,

(因为我没有你的除了

悬在我心里的那一幅),

到夜深静定时我下跪,

望着画像做我的祈祷,

有时我也唱,低声的唱,

发放我的热烈的情愫

缕缕青烟似的上通到天。

但有谁听到,有谁哀怜?

你踞坐在荣名的顶巅,

有千万人迎着你鼓掌,

我,陪伴我有冷,有黑夜,

我流着泪,独跪在床前!

一年,又一年,再过一年,

新月望到圆,圆望到残,

寒雁排成了字,又分散,

鲜艳长上我手栽的树,

又叫一阵风给刮做灰。

我认识了季候,星月与

黑夜的神秘,太阳的威,

我认识了地土,它能把

一颗子培成美的神奇,

我也认识一切的生存,

爬虫,飞鸟,河边的小草,

再有乡人们的生趣,我

也认识,他们的单纯与

真,我都认识。

跟着认识

是愉快,是爱,再不畏虑

孤寂的侵凌。那三年间

虽则我的肌肤变成粗,

焦黑薰上脸,剥坼刻上

手脚,我心头只有感谢:

因为照亮我的途径有

爱,那盏神灵的灯,再有

穷苦给我精力,推着我

向前,使我怡然的承当

更大的穷苦,更多的险。

你奇怪吧,我有那能耐?

不可思量是爱的灵感!

我听说古时间有一个

孝女,她为救她的父亲

胆敢上犯君王的天威,

那是纯爱的驱使我信。

我又听说法国中古时

有一个乡女子叫贞德,

她有一天忽然脱去了

她的村服,丢了她的羊,

穿上戎装拿着刀,带领

十万兵,高叫一声“杀贼”,

就冲破了敌人的重围,

救全了国,那也一定是

爱!因为只有爱能给人

不可理解的英勇和胆,

只有爱能使人睁开眼,

认识真,认识价值,只有

爱能使人全神的奋发,

向前闯,为了一个目标,

忘了火是能烧,水能淹。

正如没有光热这地上

就没有生命,要不是爱,

那精神的光热的根源,

一切光明的惊人的事

也就不能有。

啊,我懂得!

我说“我懂得”我不惭愧:

因为天知道我这几年,

独自一个柔弱的女子,

投身到灾荒的地域去,

走千百里巉岈的路程,

自身挨着饿冻的惨酷

以及一切不可名状的

苦处说来够写几部书,

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

我把每一个老年灾民

不问他是老人是老妇,

当作生身父母一样看,

每一个儿女当作自身

骨血,即使不能给他们

救度,至少也要吹几口

同情的热气到他们的

脸上,叫他们从我的手

感到一个完全在爱的

纯净中生活着的同类?

为了什么甘愿哺啜

在平时乞丐都不屑的

饮食,吞咽腐朽与肮脏

如同可口的膏梁;甘愿

在尸体的恶臭能醉倒

人的村落里工作如同

发见了什么珍异?为了

什么?就为“我懂得”,朋友,

你信不?我不说,也不能

说,因为我心里有一个

不可能的爱所以发放

满怀的热到另一方向,

也许我即使不知爱也

能同样做,谁知道,但我

总得感谢你,因为从你

我获得生命的意识和

在我内心光亮的点上,

又从意识的沉潜引渡

到一种灵界的莹澈,又

从此产生智慧的微芒

致无穷尽的精神的勇。

啊,假如你能想象我在

灾地时一个夜的看守!

一样的天,一样的星空,

我独自有旷野里或在,

桥梁边或在剩有几簇

残花的藤蔓的村篱边

仰望,那时天际每一个

光亮都为我生着意义,

我饮咽它们的美如同

音乐,奇妙的韵味通流

到内脏与百骸,坦然的

我承受这天赐不觉得

虚怯与羞惭,因我知道

不为己的劳作虽不免

疲乏体肤,但它能拂拭

我们的灵窍如同琉璃,

利便天光无碍的通行。

我话说远了不是?但我

已然诉说到我最后的

回目,你纵使疲倦也得

听到底,因为别的机会

再不会来,你看我的脸

烧红得如同石榴的花;

这是生命最后的光焰,

多谢你不时的把甜水

浸润我的咽喉,要不然

我一定早叫喘息窒死。

你的“懂得”是我的快乐。

我的时刻是可数的了,

我不能不赶快!

我方才

说过我怎样学农,怎样

到灾荒的魔窟中去伸

一支柔弱的奋斗的手,

我也说过我灵的安乐

对满天星斗不生内疚。

但我终究是人是软弱,

不久我的身体得了病,

风雨的毒浸入了纤微,

酿成了猖狂的热。我哥

将我从昏盲中带回家,

我奇怪那一次还不死,

也许因为还有一种罪

我必得在人间受。他们

叫我嫁人,我不能推托。

我或许要反抗假如我

对你的爱是次一等的,

但因我的既不是时空

所能衡量,我即不计较

分秒间的短长,我做了

新娘,我还做了娘,虽则

天不许我的骨血存留。

这几年来我是个木偶,

一堆任凭摆布的泥土;

虽则有时也想到你,但

这想到是正如我想到

西天的明霞或一朵花,

不更少也不更多。同时

病,一再的回复,销蚀了

我的躯壳,我早准备死,

怀抱一个美丽的秘密,

将永恒的光明交付给

无涯的幽冥。我如果有

一个母亲我也许不忍

不让她知道,但她早已

死去,我更没有沾恋;我

每次想到这一点便忍

不住微笑漾上了口角。

我想我死去再将我的

秘密化成仁慈的风雨,

化成指点希望的长虹,

化成石上的苔藓,葱翠

淹没它们的冥顽;化成

黑暗中翅膀的舞,化成

农时的鸟歌;化成水面

锦绣的文章;化成波涛,

永远宣扬宇宙的灵通;

化成月的惨绿在每个

睡孩的梦上添深颜色;

化成系星间的妙乐……

最后的转变是未料的;

天叫我不遂理想的心愿

又叫在热谵中漏泄了

我的怀内的珠光!但我

再也不梦想你竟能来,

血肉的你与血肉的我

竟能在我临去的俄顷

陶然的相偎倚,我说,你

听,你听,我说。真是奇怪。

这人生的聚散!

现在我

真,真可以死了,我要你

这样抱着我直到我去,

直到我的眼再不睁开,

直到我飞,飞,飞去太空,

散成沙,散成光,散成风,

啊苦痛,但苦痛是短的,

是暂时的;快乐是长的,

爱是不死的:

我,我要睡……

十二月二十五日晚六时完成

作品注释

写于1930年12月25日,初载1931年1月20日《诗刊》第1期,署名徐志摩。

求徐志摩几首经典的关于爱情的诗

雪花的快乐

假若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飞扬,飞扬,飞扬,

---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还有一首叫《我等候你》

但是太长了,你如果想要就在网上搜搜吧,应该有的,祝你成功咯~~

徐志摩经典爱情诗?

  诗歌集著有:《志摩的诗》《翡冷翠的一夜》《猛虎集》《云游》共四集

  散文集有:《落叶》《巴黎的鳞爪》《自剖》《秋》共四集

  小说集:仅《轮盘》

  戏剧:仅《卞昆冈》

  日记:《爱眉小札》《志摩日记》等

  译著《曼殊斐尔小说集》等。

  以下是名句精选---------------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悠悠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阴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沙扬娜拉--赠日本女郎十八首之一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 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注:写于1924年5月陪泰戈尔访日期间。这是长诗《沙扬娜拉十八首》中的最后一

  首。沙扬娜拉,日语“再见”的音译略作修改。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胡适题字的墓地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走着走着, 就散了, 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 就累了, 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 就醒了, 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 你不见了, 突然我乱了。

  2.

  我的世界太过安静, 静得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心房的血液慢慢流回心室, 如此这般的轮回。

  聪明的人,喜欢猜心 ,也许猜对了别人的心 ,却也失去了自己的 。

  傻气的人,喜欢给心 ,也许会被人骗 ,却未必能得到别人的 。

  你以为我刀枪不入, 我以为你百毒不侵。

  3.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 ,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

  不求有结果 ,不求同行 ,不求曾经拥有 ,

  甚至不求你爱我 ,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 ,遇到你 。

  4.

  一个人的漠然加上另一个人的苦衷,

  一个人的忠诚加上另一个人的欺骗,

  一个人的付出加上另一个人的掠夺,

  一个人的笃信加上另一个人的敷衍。

  爱情是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

  可是,一加一却不等于二,

  就像你加上我,也并不等于我们。

  这种叫做爱的情啊···

  如果你忘了苏醒, 那我宁愿先闭上双眼。

  5.

  你说你不好的时候 ,我疼 ,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 ,

  你说你醉的时候 ,我疼 ,疼的不能自制 ,思绪混乱 。

  我的语言过于苍白 ,心却是因为你的每一句话而疼 。

  太多不能 ,不如愿 ,想离开 ,离开这个让我疼痛的你 。

  转而 ,移情别恋 ,却太难 ,只顾心疼 ,我忘记了离开 , 一次一次 ,已经习惯 ,习惯有你 ,习惯心疼你的一切。

  6.许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变的那麼模糊,

  曾经那麼坚信的,那麼执着的,一直相信著的,

  其实什麼都没有,什麼都不是... 突然发现自己很傻,傻的不行。

  我发誓,我笑了,笑的眼泪都掉了。

  笑我们这麼傻, 我们总在重复著一些伤害,没有一个可以躲藏不被痛找到。

  却还一直傻傻的期待,到失望, 再期待,再失望...

  7.

  习惯 ,失眠 ,习惯寂静的夜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想你淡蓝的衣衫 。

  习惯 ,睡伴 ,习惯一个人在一个房间 ,抱着绒绒熊 ,独眠 。

  习惯 ,吃咸 ,习惯伤口的那把盐 ,在我心里一点点蔓延 。

  习惯 ,观天 ,习惯一个人坐在爱情的井里 ,念着关于你的诗篇 。

  8.

  谁的情感 无法张扬 ,谁在陌生的房故作勇敢 ,

  谁在夜晚 害怕腐烂 ,任呼吸突然变得野蛮 ,

  先爱吧 把这一副肩膀 挡掉一点遗憾 ,先爱吧 看似一双翅膀 躲啊躲已经黑暗 ,

  先爱吧 人们不懂这样 一旦欲求不满 ,先爱吧 之后感伤 之后再算 ,之后再算···

徐志摩最经典的爱情诗是哪一首?

偶然 徐志摩 --------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 雪花的快乐 徐志摩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飏,飞飏,飞飏,--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籍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 沙扬娜拉 徐志摩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康桥再会吧① 康桥,再会吧; 我心头盛满了别离的情绪, 你是我难得的知己,我当年 辞别家乡父母,登太平洋去, (算来一秋二秋,已过了四度 春秋,浪迹在海外,美土欧洲) 扶桑风色,檀香山芭蕉况味, 平波大海,开拓我心胸神意, 如今都变了梦里的山河, 渺茫明灭,在我灵府的底里; 我母亲临别的泪痕,她弱手 向波轮远去送爱儿的巾色, 海风咸味,海鸟依恋的雅意, 尽是我记忆的珍藏,我每次 摩按,总不免心酸泪落,便想 理箧归家,重向母怀中匐伏, 回复我天伦挚爱的幸福; 我每想人生多少跋涉劳苦, 多少牺牲,都只是枉费无补, 我四载奔波,称名求学,毕竟 在知识道上,采得几茎花草, 在真理山中,爬上几个峰腰, 钧天妙乐,曾否闻得,彩红色, 可仍记得?——但我如何能回答? 我但自喜楼高车快的文明, 不曾将我的心灵污抹,今日 我对此古风古色,桥影藻密, 依然能坦胸相见,惺惺惜别。 康桥,再会吧! 你我相知虽迟,然这一年中 我心灵革命的怒潮,尽冲泻 在你妩媚河身的两岸,此后 清风明月夜,当照见我情热 狂溢的旧痕,尚留草底桥边, 明年燕子归来,当记我幽叹 音节,歌吟声息,缦烂的云纹 霞彩,应反映我的思想情感, 此日撤向天空的恋意诗心, 赞颂穆静腾辉的晚景,清晨 富丽的温柔;听!那和缓的钟声 解释了新秋凉绪,旅人别意, 我精魂腾跃,满想化人音波, 震天彻地,弥盖我爱的康桥, 如慈母之于睡儿,缓抱软吻; 康桥!汝永为我精神依恋之乡! 此去身虽万里,梦魂必常绕 汝左右,任地中海疾风东指, 我亦必纡道西回,瞻望颜色; 归家后我母若问海外交好, 我必首数康桥,在温清冬夜 蜡梅前,再细辨此日相与况味; 设如我星明有福,素愿竟酬, 则来春花香时节,当复西航, 重来此地,再捡起诗针诗线, 绣我理想生命的鲜花,实现 年来梦境缠绵的销魂足迹, 散香柔韵节,增媚河上风流; 故我别意虽深,我愿望亦密, 昨宵明月照林,我已向倾吐 心胸的蕴积,今晨雨色凄清, 小鸟无欢,难道也为是怅别 情深,累藤长草茂,涕泪交零! 康桥!山中有黄金,天上有明星, 人生至宝是情爱交感,即使 山中金尽,天上星散,同情还 永远是宇宙间不尽的黄金, 不昧的明星;赖你和悦宁静 的环境,和圣洁欢乐的光阴, 我心我智,方始经爬梳洗涤, 灵苗随春草怒生,沐日月光辉, 听自然音乐,哺啜古今不朽 ——强半汝亲栽育——的文艺精英;

采纳哦

徐志摩最感人的诗有哪些?

《雪花的快乐》是《志摩的诗》开卷第一首,它可算作徐志摩早期诗歌的代表作之一。作者运用隽秀柔和的笔调,描绘了雪花优美的形象,生动地写出了雪花的快乐。诗的节奏轻快,调子舒展明朗,意境优美。

其它如《为要寻一颗明星》、《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我有一个恋爱》、《婴儿》、《多谢天!我的心又一度的跳荡》等篇,与《雪花的快乐》一样,者”表达了作者对理想的追求。它们既是抒情诗又是爱情诗,表现了对人生自由的向往和对恋爱自由的渴望。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做一条水草!

那榆阴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沙扬娜拉--赠日本女郎十八首之一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 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注:写于1924年5月陪泰戈尔访日期间。这是长诗《沙扬娜拉十八首》中的最后一 首。沙扬娜拉,日语“再见”的音译略作修改。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飏,飞飏,飞飏,——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翡冷翠的一夜

你真的走了,

明天?那我,那我,……

你也不用管,迟早有那一天;

你愿意记着我,就记着我,

要不然趁早忘了这世界上

有我,省得想起时空着恼,

只当是一个梦,一个幻想;

只当是前天我们见的残红,

怯怜怜的在风前抖擞,一瓣,

两瓣,落地,叫人踩,变泥……

唉,叫人踩,变泥——变了泥倒干净,

这半死不活的才叫是受罪,

看着寒伧,累赘,叫人白眼——

天呀!你何苦来,你何苦来……

我可忘不了你,那一天你来,

就比如黑暗的前途见了光彩,

你是我的先生,我爱,我的恩人,

你教给我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爱,

你惊醒我的昏迷,偿还我的天真。

没有你我哪知道天是高,草是青?

你摸摸我的心,它这下跳得多快;

再摸我的脸,烧得多焦,亏这夜黑

看不见;

爱,我气都喘不过来了,

别亲我了;我受不住这烈火似的活,

这阵子我的灵魂就象是火砖上的

熟铁,在爱的槌子下,砸,砸,火花

四散的飞洒……我晕了,抱着我,

爱,就让我在这儿清静的园内,

闭着眼,死在你的胸前,多美!

头顶白树上的风声,沙沙的,

算是我的丧歌,这一阵清风,

橄榄林里吹来的,带着石榴花香,

就带了我的灵魂走,还有那萤火,

多情的殷勤的萤火,有他们照路,

我到了那三环洞的桥上再停步,

听你在这儿抱着我半暖的身体,

悲声的叫我,亲我,摇我,咂我,……

我就微笑的再跟着清风走,

随他领着我,天堂,地狱,哪儿都成,

反正丢了这可厌的人生,实现这死

在爱里,这爱中心的死,不强如

五百次的投生?……自私,我知道,

可我也管不着……你伴着我死?

什么,不成双就不是完全的“爱死”,

要飞升也得两对翅膀儿打伙,

进了天堂还不一样的要照顾,

我少不了你,你也不能没有我;

要是地狱,我单身去你更不放心,

你说地狱不定比这世界文明

(虽则我不信,)象我这娇嫩的花朵,

难保不再遭风暴,不叫雨打,

那时候我喊你,你也听不分明,——

那不是求解脱反投进了泥坑,

倒叫冷眼的鬼串通了冷心的人,

笑我的命运,笑你懦怯的粗心?

这话也有理,那叫我怎么办呢?

活着难,太难就死也不得自由,

我又不愿你为我牺牲你的前程……

唉!你说还是活着等,等那一天!

有那一天吗?——你在,就是我的信心;

可是天亮你就得走,你真的忍心

丢了我走?我又不能留你,这是命;

但这花,没阳光晒,没甘露浸,

不死也不免瓣尖儿焦萎,多可怜!

你不能忘我,爱,除了在你的心里,

我再没有命;是,我听你的话,我等,

等铁树儿开花我也得耐心等;

爱,你永远是我头顶的一颗明星:

要是不幸死了,我就变一个萤火,

在这园里,挨着草根,暗沉沉的飞,

黄昏飞到半夜,半夜飞到天明,

只愿天空不生云,我望得见天

天上那颗不变的大星,那是你,

但愿你为我多放光明,隔着夜,

隔着天,通着恋爱的灵犀一点……

还有很多.....

徐志摩的经典诗句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徐志摩《致梁启超》

我尝奋我灵魂之精髓,以凝成一理想之明珠,涵之以热满之心血,朗照我深奥之灵府。——徐志摩《致梁启超》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徐志摩《我等候你》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徐志摩《再别康桥》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迹。——徐志摩《偶然》

月光你能否将我的梦魂带去,放在离她三五尺的玉兰花枝上。——徐志摩《印度洋上的秋思》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徐志摩《沙扬娜拉》

清醒了岂能再昏睡,觉知了岂能再愚昧,当华美的叶片落尽时,生命的脉络便历历可见。——徐志摩《最美人间四月天》

这心里深处的欢畅,这情绪境界的壮旷,任天堂沉沦,地狱开放,毁不了我内府的宝藏。——徐志摩《康河晚照即景》

全世界的男人都想站在你的身旁,可多数都是配不上你的,因为你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徐志摩《林徽因:人淡如茵》

徐志摩(1897年1月15日—1931年11月19日),浙江嘉兴海宁硖石人,现代诗人、散文家。原名章垿,字槱森,留学英国时改名志摩。曾经用过的笔名:南湖、诗哲、海谷、谷、大兵、云中鹤、仙鹤、删我、心手、黄狗、谔谔等。徐志摩是新月派代表诗人,新月诗社成员 。

徐志摩最好的十首诗是哪十首?

(一)再 别 康 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

是夕阳中的新娘; ­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

软泥上的青荇, ­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

在康河的柔波里, ­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

­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

寻梦?撑一支长蒿,­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

满载一船星辉, ­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

但我不能放歌, ­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十一月六日 ­

写于1928年11月6日,初载1928年12月10日《新月》月刊第1卷第10号,署名徐志­

摩。­

(二)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

亮!­

(三)我 等 候 你­

我等侯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一秒钟上­

枯死——你在哪里?­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我要你的火焰似的笑,­

要你的灵活的腰身,­

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像一座岛, ­

在蟒绿的海涛问,不自主的在浮沉····­

喔,我迫切的想望­

你的来临,想望­

那一朵神奇的优昙­

开上时间的顶尖!­

你为什么不来,忍心的?­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这不来于我是致命的一击,­

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阳春,­

教坚实如矿里的铁的黑暗,­

压迫我的思想与呼吸;­

打死可怜的希冀的嫩芽,­

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给­

妒与愁苦,生的羞惭­

与绝望的惨酷。 ­

这也许是痴。竟许是痴。­

我信我确然是痴;­

但我不能转拨一支已然定向的舵,­

万方的风患都不客许我犹豫--­

我不能回头,运命躯策着我!­

我也知道这多半是走向­

毁灭的路,但­

为了你,为了你­

我什么也都甘愿;­

这不仅我的热情,­

我的仅有的理性亦如此说。­

痴!想碟碎一个生命的纤微­

为要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

她的一滴泪,­

她的一阵心酸,­

竟许一半声漠然的冷笑;­

但我也甘愿,即使­

我粉身的消息传到­

她的心里如同传给­

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

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

我还是甘愿!­

痴到了真,是无条件的,­

上帝他也无法调回一个­

痴定了的心如同一个将军­

有时调回已上死线的士兵。­

枉然,一切都是枉然,­

你的不来是不容否认的实在­

虽则我心里烧着泼旺的火,­

饥渴着你的一切,­

你的发,你的笑,你的手脚;­

任何的痴想与祈祷­

不能缩短一小寸­

你我问的距离!­

户外的昏黄已然­

凝聚成夜的乌黑,­

树枝上挂着冰雪,­

鸟雀们典去了它们的啁啾,­

沉默是这一致穿孝的宇宙。­

钟上的针不断的比着­

玄妙的手势,像是指点,­

像是同情,像是嘲讽,­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我听来是­

我自己的心的­

活埋的丧钟。­

(四)我不知道风从哪个方向吹来­

--- 我不知道风 ­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五)我有一个恋爱­

我有一个恋爱,­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它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万颗的明星!­

山涧边小草花的知心,­

高楼上小孩童的欢欣,­

旅行人的灯亮与南针:——­

万万里外闪烁的精灵!­

我有一个破碎的灵魂,­

像一堆破碎的水晶,­

散布在荒野的枯草里——­

饱啜你一瞬瞬的殷勤。­

人生的冰激与柔情,­

我也曾尝味,我也曾容忍。­

有时阶砌下蟋蟀的秋吟,­

引起我心伤,逼我泪零。­

我袒露我的坦白的胸襟,­

献爱与一天的明星。­

任凭人生是幻是真,­

地球存在或是消泯—— ­

太空中永远不昧的明星!­

图片­

(六)生活­

阴沉,黑暗,毒蛇似的蜿蜒,­

生活逼成了一条甬道:­

一度陷入,你只可向前,­

手扪索着冷壁的粘潮,­

在妖魔的脏腑内挣扎,­

头顶不见一线的天光­

这魂魄,在恐怖的压迫下,­

除了消灭更有什么愿望?­

图片­

(七)“他 眼 里 有 你”­

我攀登了万仞的高冈,­

荆棘扎烂了我的衣裳,­

我向飘渺的云天外望---­

上帝,我望不见你!­

我向坚厚的地壳里掏,­

捣毁了蛇龙们的老巢,­

在无底的澡潭里我叫---­

上帝,我听不到你!­

我在道旁见一个小孩:­

活泼,秀丽,褴楼的衣衫,­

他叫声妈,眼里亮着爱---­

上帝,他眼里有你!­

(八)秋 月­

一样是月色,­

今晚上的,因为我们都在抬头看---­

看它,一轮腴满的妩媚,­

从乌黑得如同暴徒一般的­

云堆里升起——­

看得格外的亮,分外的圆。­

它展开在道路上,­

它飘闪在水面上,­

它沉浸在­

水草盘结得如同忧愁般的­

水底;­

它睥睨在古城的雉堞上,­

万千的城砖在它的清亮中­

呼吸,­

它抚摸着­

错落在城厢外内的墓墟,­

在宿鸟的断续的呼声里,­

想见新旧的鬼,­

也和我们似的相依偎的站着,­

眼珠放着光,­

咀嚼着彻骨的阴凉:­

银色的缠绵的诗情­

如同水面的星磷,­

在露盈盈的空中飞舞。­

听那四野的吟声——­

永恒的卑微的谐和,­

悲哀揉和着欢畅,­

怨仇与恩爱,­

晦冥交抱着火电,­

在这食绝的秋夜与秋野的­

苍茫中,­

“解化”的伟大 ­

在一切纤微的深处­

展开了­

婴儿的微笑!­

(九)沙扬娜拉--赠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

道一声珍重,­

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十)雪花的快乐­

假若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炀,飞炀,飞炀,­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 飞炀,飞炀,飞炀,­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 飞炀,飞炀,飞炀,­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

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

胸。­

徐志摩的爱情故事诗集

徐志摩爱情诗集

1、<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蒿,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徐志摩爱情诗集。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2、<我有一个恋爱>

我有一个恋爱,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它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万颗的明星!

山涧边小草花的知心,

高楼上小孩童的欢欣,

旅行人的灯亮与南针:??

万万里外闪烁的精灵!

我有一个破碎的灵魂,

像一堆破碎的水晶,

散布在荒野的枯草里??

饱啜你一瞬瞬的殷勤。

人生的冰激与柔情,

我也曾尝味,我也曾容忍。

有时阶砌下蟋蟀的秋吟,

引起我心伤,逼我泪零。

我袒露我的坦白的胸襟,

献爱与一天的明星。徐志摩爱情诗集。

任凭人生是幻是真,

地球存在或是消泯??

太空中永远不昧的明星!

3、<我等候你>

我等侯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一秒钟上

枯死??你在哪里?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我要你的火焰似的笑,

要你的灵活的腰身,

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像一座岛,

在蟒绿的海涛问,不自主的在浮沉??

喔,我迫切的想望

你的来临,想望

那一朵神奇的优昙

开上时间的顶尖!

你为什么不来,忍心的?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这不来于我是致命的一击,

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阳春,

教坚实如矿里的铁的黑暗,

压迫我的思想与呼吸;

打死可怜的希冀的嫩芽,

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给

妒与愁苦,生的羞惭

与绝望的惨酷。

这也许是痴。竟许是痴。

我信我确然是痴;

但我不能转拨一支已然定向的舵,

万方的风患都不客许我犹豫??

我不能回头,运命躯策着我!

我也知道这多半是走向

毁灭的路,但

为了你,为了你

我什么也都甘愿;

这不仅我的热情,

我的仅有的理性亦如此说。

痴!想碟碎一个生命的纤微

为要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

她的一滴泪,

她的一阵心酸,

竟许一半声漠然的冷笑;

但我也甘愿,即使

我粉身的消息传到

她的心里如同传给

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

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

我还是甘愿!

痴到了真,是无条件的,

上帝他也无法调回一个

痴定了的心如同一个将军

有时调回已上死线的士兵。

枉然,一切都是枉然,

你的不来是不容否认的实在

虽则我心里烧着泼旺的火,

饥渴着你的一切,

你的发,你的笑,你的手脚;

任何的痴想与祈祷

不能缩短一小寸

你我问的距离!

户外的昏黄已然

凝聚成夜的乌黑,

树枝上挂着冰雪,

鸟雀们典去了它们的啁啾,

沉默是这一致穿孝的宇宙。

钟上的针不断的比着

玄妙的手势,像是指点,

像是同情,像是嘲讽,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我听来是

我自己的心的

活埋的丧钟。

4、<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在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任凭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5、<残春>

昨天我瓶子里斜插着的桃花

是朵朵媚笑在美人的腮边挂;

今儿它们全低了头,全变了相:??

红的白的尸体倒悬在青条上。

窗外的风雨报告残春的运命,

丧钟似的音响在黑夜里叮咛:

?你那生命的瓶子里的鲜花也

变了样:艳丽的尸体,谁给收殓??

6、<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

寂静欢喜

徐志摩的爱情诗

  你是天上的一片云,偶而投在我的湖心……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注:写于1926年5月,初载同年5月27日《晨报副刊·诗镌》第9期,署名志摩。这

  是徐志摩和陆小曼合写剧本《卞昆冈》第五幕里老瞎子的唱词。

  能把“偶然”这样一个极为抽象的时间副词,使之形象化,置入象征性的结构,充

  满情趣哲理,不但珠润玉圆,朗朗上口而且余味无穷,意溢于言外——徐志摩的这首

  《偶然》小诗,对我来说,用上“情有独钟”之语而不为过。

  诗史上,一部洋洋洒洒上千行长诗可以随似水流年埋没于无情的历史沉积中,而某

  些玲珑之短诗,却能够经历史年代之久而独放异彩。这首两段十行的小诗,在现代诗歌

  长廊中,应堪称别备一格之作。

  这首《偶然》小诗,在徐志摩诗美追求的历程中,还具有一些独特的“转折”性意

  义。按徐志摩的学生,著名诗人卡之琳的说法:“这首诗在作者诗中是在形式上最完美

  的一首。”(卡之琳编《徐志摩诗集》第94页)新月诗人陈梦家也认为:“《偶然》以

  及《丁当-清新》等几首诗,划开了他前后两期的鸿沟,他抹去了以前的火气,用整齐

  柔丽清爽的诗句,来写那微妙的灵魂的秘密。”(《纪念徐志摩》)。的确,此诗在格

  律上是颇能看出徐志摩的功力与匠意的。全诗两节,上下节格律对称。每一节的第一句,

  第二句,第五句都是用三个音步组成。如:“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在这交会时互

  放的光壳,”每节的第三、第四句则都是两音步构成,如:“你不必讶异,”“你记得

  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音步的安排处理上显然严谨中不乏洒脱,较长的音步与较短的

  音步相间,读起来纡徐从容、委婉顿挫而朗朗上口。

  而我在这里尤需着重指出的是这首诗歌内部充满着的,又使人不易察觉的诸种“张

  力”结构,这种“张力”结构在“肌质”与“构架”之间,“意象”与“意象”之间,

  “意向”与“意向”之间诸方面都存在着。独特的“张力”结构应当说是此诗富于艺术

  魅力的一个奥秘。

  所谓“张力”,是英美新批评所主张和实践的一个批评术语。通俗点说,可看作是

  在整体诗歌的有机体中却包含着共存着的互相矛盾、背向而驰的辨证关系。一首诗歌,

  总体上必须是有机的,具各整体性的,但内部却允许并且应该充满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张

  力。充满“张力”的诗歌,才能蕴含深刻、耐人咀嚼、回味无穷。因为只有这样的诗歌

  才不是静止的,而是“寓动于静”的。打个比方,满张的弓虽是静止不动的,但却蕴满

  饱含着随时可以爆发的能量和力度。

  就此诗说,首先,诗题与文本之间就蕴蓄着一定的张力。“偶然”是一个完全抽象

  化的时间副词,在这个标题下写什么内容,应当说是自由随意的,而作者在这抽象的标

  题下,写的是两件比较实在的事情,一是天空里的云偶尔投影在水里的波心,二是“你”、

  “我”(都是象征性的意象)相逢在海上。如果我们用“我和你”,“相遇”之类的作

  标题,虽然未尝不可,但诗味当是相去甚远的。若用“我和你”、“相遇”之类谁都能

  从诗歌中概括出来的相当实际的词作标题,这抽象和具象之间的张力,自然就荡然无存

  了。

  再次,诗歌文本内部的张力结构则更多。“你/我”就是一对“二项对立”,或是

  “偶尔投影在波心,”或是“相遇在海上,”都是人生旅途中擦肩而过的匆匆过客;

  “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都以“二元对立”式的

  情感态度,及语义上的“矛盾修辞法”而呈现出充足的“张力”。尤其是“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方向”一句诗,则我以为把它推崇为“新批评”所称许的最适合于“张力”

  分析的经典诗句也不为过。“你”、“我”因各有自己的方向在茫茫人海中偶然相遇,

  交会着放出光芒,但却擦肩而过,各奔自己的方向。两个完全相异、背道而驰的意向—

  —“你有你的”和“我有我的”恰恰统一、包孕在同一个句子里,归结在同样的字眼—

  —“方向”上。

  作为给读者以强烈的“浪漫主义诗人”印象的徐志摩,这首诗歌的象征性——既有

  总体象征,又有局部性意象象征——也许格外值得注意。这首诗歌的总体象征是与前面

  我们所分析的“诗题”与“文本”间的张力结构相一致的。在“偶然”这样一个可以化

  生众多具象的标题下,“云——水”,“你——我”、“黑夜的海”、“互放的光亮”

  等意象及意象与意象之间的关系构成,都可以因为读者个人情感阅历的差异及体验强度

  的深浅而进行不同的理解或组构。这正是“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易·系辞》)

  的“象征”之以少喻多、以小喻大、以个别喻一般的妙用。或人世遭际挫折,或情感阴

  差阳错,或追悔莫及、痛苦有加,或无奈苦笑,怅然若失……人生,必然会有这样一些

  “偶然”的“相逢”和“交会”。而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必将成为永难忘怀的记

  忆而长伴人生。

相关阅读

  • 徐志摩诗集爱情经典诗,徐志摩的爱情经典诗?

  • 徐志摩的爱情经典诗?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

热门文章

  • 国企合同工能转正吗,国企合同工有可能转正吗

  • 国企合同工有可能转正吗 现在都是要签劳动合同的,5年后可以签无期限合同。 跟这个国企签约,我是合同工还是正式工? 我日,中国愚昧的人扎那么多,国家劳动法08年生效过后,各
  • 劳务编制,正式工跟劳务工有什么区别?

  • 正式工跟劳务工有什么区别? 劳务派遣与正式工的区别如下: 1、 劳务派遣工和正式工最大的区别就是签署劳动合同的单位不同。正式员工是直接与工作企业签订劳动合同。而派遣工是

最新文章

  • 徐志摩诗集爱情经典诗,徐志摩的爱情经典诗?

  • 徐志摩的爱情经典诗?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
  • 写情书给男朋友,给男友的情书

  • 给男友的情书 笨老公: 从我们认识到现在已经半年多了吧,这半年多里,我们吵过,闹过,也分手过好几次了,可每次你都用你真诚的爱把我感动,让我觉得选择你是正确的。可你知
  • 情话吧,qq空间里给我留个暖心的情话吧

  • qq空间里给我留个暖心的情话吧 留下QQ号吧。 99字情话贴吧 1.我想在五十年之后 我一定还是像现在一样爱你 2.我不要短暂的温存,只要你一世的陪伴 3.只因你太美好 令我无法坦白说出我
  • 莎士比亚化,如何理解莎士比亚化与席勒式

  • 如何理解莎士比亚化与席勒式 勃兰兑斯在《十九世纪文学主流》中说道:“即使是席勒这位在德国作家中最富于政治感和历史感的作家,当他似乎最致力于历史和政治的时候,也还是相
  • 震撼心灵的句子,最震撼人心灵的语句

  • 最震撼人心灵的语句 1、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风景;伤得最深的,也总是那些最真的感情。 2、有些人说不出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3、有时候我们要冷静问问自已,我们在
  • 清华保安哥贾作胜现状,清华保安哥的各方评价

  • 适合零零后作为励志故事的五分钟演讲 清华保安哥 2011年8月24日,一则“清华图书馆保安‘蹭课’自学,考取山东师范大学”的消息引爆网络,农家子弟贾作胜一下为人所熟知。 “清华
  • 人生没有如果,人生没有如果作文600

  • 人生没有如果作文600 人生没有如果作文 拥有时不懂得珍惜,失去了方觉可贵。也许,每一个人都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其实,人生就是在不断出现的遗憾中度过的。 人生,是一个沉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