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杉杉怀孕封腾胃疼,杉杉来了有个预告片是放封腾杉杉离婚后,杉杉查

日期:来源:杉杉怀孕封腾胃疼收集编辑:土味情话

杉杉来吃第几章杉杉封腾滚床单

在Part 36后半部分。杉杉让封腾通过电话像妈妈证明他的身份是大boss。然后就。。。

以下是原文:

封腾点点头,“明白了?”

“明白什么?”杉杉蚊香圈圈眼ing“晚上十点多,你在我家里……所以,现在我是不是骗子已经不重要了。”封腾淡定地说,“你妈妈应该已经认识到,就算我是个骗子,该骗的也已经骗光了。”

……杉杉终于明白过来了,然后反射地扑向自己的手机,“啊啊啊,我马上回去了啊,不行,我要说清楚,我还是清白的!”

封腾伸手把暴走的某人抓过来,抱在膝上:“不用了,马上就不清白了。”

“啊?”

杉杉忽然就感觉到了危险,那环在她腰间的手此时好像格外用力,让人丝毫动弹不得,成熟男性的气息吐在耳边。

“薛杉杉,你肯告诉你妈妈,代表你终于信任我了?”

杉杉弱弱地反驳:“我哪里有不信任过你啊。”

封腾“嗯”了一声,手掌在她心口附近游移轻抚,“这里。”

虽然隔着衣服,他的手掌却炽热得像烙铁一般,弄得杉杉一阵气虚。

不要、不要趁机耍流氓啊。手忙脚乱地去抓他的手,结果却是搞得衣服凌乱,扣子都散了两颗。

封腾笑了笑,停下了作恶的手,“搬过来住吧。”

“啊?”

“今天。”

“……都半夜了啊。”

“先搬人。”

最后三个字已经含糊了,热得烫人的唇开始在她的颈侧轻吸慢吮,杉杉直觉要发生什么了,却浑身酸软,无力抵抗。

其实好多次封腾做得要比现在过分得多,可是每次到最后关头,他都会及时收手,就像早上那样。但是,这次却好像……不一样……也许,Boss大人,他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吧。

等着她终于扫除了所有顾虑,终于放心大胆地向所有人宣布,他们在一起。

他其实是个很骄傲的人呢。

“封腾……”亲密的间隙中,杉杉勉强地气喘地叫他。

“嗯?”

“明天去帮我搬家,还要退租。”

这是给他的答案吗?封腾一笑。“不用了,你的房东是我。”

什、什么?杉杉好久才反应这来,虽然处于如此亲密的境地,也忍不住义愤填膺地指责他:“果然是资本家,太坏了!发给我的工资居然还偷偷收回去三分之一!”

封腾轻笑,“现在资本家可以连人带财全部收走吗?”

杉杉静了静,顺势把脸埋进了他怀里,“不要在书房里。”

然后她轻轻地说:“可以的。”

杉杉来了哪几集杉杉和封腾晚上在一起睡

第28集 杉杉查出怀孕困难杉杉封腾一行人来到了野外踏青,此时郑琪忽然当众亲吻了丽抒,并且随后从身上掏出来了戒指向丽抒求婚,丽抒虽然十分惊讶,但是还是接受了。郑琪当即狂喜,晚上的时候喝了很多酒,和封腾一起大醉。杉杉和封腾躺在同一张床上,封腾喝醉了,抱住了杉杉,但是杉杉却还没有做好这种准备,杉杉吓得逃出来了房间。杉杉考注册会计师的考试忽然通过了,杉杉大喜过望

衫衫来了中杉杉生病住院在哪一集

《衫衫来了》中杉杉生病住院在第25集。

第25集剧情:虽然分手了,但是杉杉的心里却还一直没有忘记封腾,始终能够回想起来自己和封腾相处的时候。郑琪来到了丽抒的书店买了一本书,结果收钱的时候丽抒并没有注意到郑琪,郑琪把自己的钥匙放在了柜台上面。郑琪和丽抒谈话,表示自己已经告诉其他人自己一直喜欢着丽抒了。杉杉打算辞职,好几天都没有去公司工作。周晓薇看到很是好奇,于是打电话给了杉杉,杉杉谎称自己生病了,还是被周晓薇给教训了一顿。杉杉意识到不好,随即来到了公司上班,担心周晓薇再来找自己的麻烦。得知杉杉回来了以后,封腾找到了餐厅的厨师,告诉对方要好好的做菜。封腾下班了以后直接开车去了当初自己和杉杉两个人吃过的路边摊,并且专门叮嘱老板娘一会儿要是杉杉过来的话要给对方多加点吃的。一旁的薛柳柳认出来了封腾,对于恋爱对象这么体贴入微让薛柳柳感觉到真的很是难得。封腾打算出国,杉杉怀疑丽抒还会跟着前去,心中相当郁卒。但是随后杉杉就在酒吧外面看到了周晓薇和丽抒在一起聊天的场景,一开始很是惊讶,还掺杂着一点迷糊,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不管怎么样,丽抒没有和封腾一起出国让杉杉有些开心。杉杉回去调查了周晓薇的背景资料,结果发现周晓薇原来和丽抒在美国的时候是同校同学,两个人这才认识。封腾终于回国,杉杉却出现了问题,大出血被送到了医院。封月匆忙赶到医院,打算给杉杉献血,而这个时候封腾连家都顾不得回,直接赶到了医院看着杉杉。输血以后,杉杉的病情稳定了下来,柳柳和陆双宜也赶来了医院。

《杉杉来了》是由作家顾漫的短篇小说《杉杉来吃》改编而成的当代都市爱情偶像剧,由剧酷传播出品,台湾导演刘俊杰执导,张翰、赵丽颖、黄明、李呈媛、张杨果而、百克力主演。

主要剧情:虽然怀揣梦想,想通过自己努力成就一番事业,天性善良的杉杉是因为自己有着稀有血型被招进风腾,不过杉杉不忘初心,一直奋斗!为总裁妹妹输血后杉杉被嘉奖吃猪肝饭,慢慢演变成了封腾的专属挑菜工。封腾变着法子折磨善良的杉杉,而杉杉几度反抗,却每次都输给技高一筹的封腾。之后封腾发小丽抒回国,对封腾表达心意展开攻势,并且与杉杉展开了竞争,而封腾好哥们郑棋因为爱上了丽抒而不得不帮衬着对付杉杉,这样的情形下,反而更使得两人坚定了在一起的决心,经历种种,杉杉与封腾修成正果,幸福虽然姗姗来迟,也算终于来到!而杉杉在收获爱情的同时,也因为自身的不断努力,在事业上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杉杉来了,薛杉杉对封腾说如果有喜欢的人了一定要告诉她,后面一句是什么

薛杉杉:师父别理我,我重启一下我的大脑。

 

薛杉杉:是的,我是薛杉杉,没有显赫家世,没有顶级学历,更没有裙带关系,可除了特殊血型,我还有打不退的干劲,超强的生命力。不管扎根在哪里,都会像杂草一样,迅速繁殖。我要在上海活下去,只要功夫下的深,血牛也能闯出一片天。

薛杉杉:虽然你有打断腿的志向,可是,我还是会心疼你。

薛杉杉:杉杉是个小太阳,浑身充满正能量。

封腾:哪怕是一份简单的盒饭,只要你用心去吃,都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滋味。

薛杉杉:作为最底层的员工,没点阿Q精神,怎么能活得下去呢?

薛杉杉:狗屎运,就只是狗屎运而已,当你时候到了,全宇宙都会来帮助你上断头台。

薛杉杉:老板认真工作的样子还挺帅的,我的心脏怎么跳得这么快,这就是传说中的胸口有一只小鹿在乱踹吗?

薛杉杉:无功不受禄嘛,怎么能白吃白喝呢?我妈说了,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我现在都已经横向发展了,我真的做什么都没精打采的。

薛杉杉:老板,撑死算工伤吗?

薛杉杉:这个世界,一天从人嘴巴里讲出的话实在太多了,我何必在乎自己不在乎的人说的话呢,只要在乎我的人是懂我的就好了。职场竞争本来就在所难免,身正不怕影斜,别人怎么说话,那时别人的自由,能不能让别人闭嘴,才是我的本事。

陆双宜:恩情这种东西,就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陆双宜:一个男人要是对一个女人有感觉的话,这个女人越是抢手,这男人越在乎。

郑棋:当你放弃了一棵不属于你的树,你会发现有一整片森林都在等着你呢。

封腾:其实这里,早就不属于我一个人了。

薛杉杉:晒幸福,死得快。

陆双宜:古人云,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薛杉杉:如果不拒绝的话,将来还得继续吃,说不定还要继续拿,循环反复,那我岂不是要从挑菜工,变成包身工了,不行,宁可做小人,也不能做包身工,前者是人格问题,后者可是人生问题呀,

元丽抒:人要是不对的话,里里外外都是问题。

封腾: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喜欢,远远要比你喜欢上一个不喜欢的人要难受多了,而且你把自己的喜欢那么高调地强加于给别人,这是爱吗?这是骚扰。

封月:女人呢,最幸福的就是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过日子,虽然工作很重要,但这世界上呢,还有很多事比工作还重要。

郑棋:人不都是这样吗,忽然不在身边的时候,才能意识到对方的重要性。

薛杉杉:老板虽然喜怒无常,但这正像是六月的天,不下雨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的,不过有时候阳光太猛了,也照得刺眼。这个地方每次来呢都是胆战心惊的,要是不来,心里却又有点小小的失落。想什么呢,开玩笑,要是真有那么有天,我还真得来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呢。

封腾:只要有风,希望就会吹到你们的身边。

封腾:我有两个问题想问你,你每天为什么要来我的办公室,还有你每天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吃饭,都是因为我的命令吗?如果我的命令真的是圣旨的话,那么你刚才就是一个乱臣贼子,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清楚。

薛杉杉:我为什么天天去办公室找你,为什么天天跟你吃饭,不是因为你命令我,而是因为,因为我为色所迷。

元丽抒:在爱情的战役里面,谁要是先开口谁就输了。

封腾:我知道我跳舞的天分是遗传了母亲,但是又一次父亲跟我说他说他不喜欢跳舞,只是为了陪母亲,我觉得跳舞这个东西其实跟姿态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和谁跳。

薛杉杉:封腾,我...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我也不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年会之前,我明明没有想过这些的,可是后来我发现看不见你我好失落。你在公安局外等我,我觉得我好丢脸。你带我来家里过年,一起吃年夜饭,虽然我很不自在,但是我好开心,我不会跳舞,但是我可以学啊。我没有你的密码,但是我可以把我的密码告诉你。我想,我喜欢上你了。那你看看我,我是你喜欢的吗?

封腾:薛杉杉,我们试试吧。

柳柳妈妈:你知道这剩女是怎么来的吗?就是老是觉得自己小啊,不着急啊,就这样拖着拖着,就被剩下了呀。

薛妈:看一个男人,不要只听他对你说了什么,还要看他对你做了什么。

薛杉杉:这满世界的雪花,有些人看到会忧伤,有些人看到会幸福,像我们这样一边打电话一边看雪,就好像同时撑了一把伞,在这把伞下,就有我们两个人,所以,我们会是幸福的。

薛杉杉:听说现在人的脑袋,只能记住三组手机号码,一组是自己的,一组是妈妈的,还剩一组呢,当然就是情人的。

郑棋:其实生活啊,就像是一面又一面的墙,就算你躲得过这一面墙,那下一面墙呢,下下一面墙呢,你都要躲吗?

陆双宜:有什么不能有病,没什么不能没姿态。

封腾:不过还有一点,对于你来说,会更艰难。在你男朋友周围,会有很多你认为的情敌,但是你只要记住一点,就是我对你有多好,我有多爱你,其他的都不重要。

元丽抒:很遗憾你的初恋不是我,而我在未来的某一天等你。

郑棋:封腾这个人啊,在事业的容忍范围很小,不允许犯错,但是在爱情的世界里呀,就你薛杉杉那点小心思,随便你横冲直撞,也碰不到他的底线的。

薛杉杉:大老板金口一字千金,每次都只是三字箴言。

元丽抒:其实我们也就算是用爱情的方式经营了一场友谊,在这场友谊里面,至少他还站在朋友的位置,我呢,模糊了友谊,妄想了爱情。

薛杉杉:如果有一天,你有更好的选择了,不需要道歉,你只要告诉我一声,我会头也不回地离开你。

封腾: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薛杉杉:被抛弃的时候,可以有尊严一点,不用那么可怜。

薛杉杉:原来爱情道路上,最可怕的不是挡在面前的大石头,大石头可以翻越过去,而是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抛过来的小石子,那么多颗,总会有一颗会砸中你吧。

薛杉杉:我们之间的感情真的是一顿餐,一顿餐,给吃出来的,不容易啊。

薛杉杉:我一直知道,这个世界,生老病死充满着各种无法预知的事情,但在我这么普通平凡的人生里,并没有太多机会能够体会到这种六神无主的慌乱,可是当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才知道竟然是这样如此地难受。薛杉杉,为什么你以前可以活得那么天真,那么无忧无虑呢?

郑棋:很多人说啊,两个人在一起了爱情才会有结果,但是在我看来就不是,我觉得爱情最终的结果,那就是不在一起。不管是一开始就没在一起的,还是在一起了又分手了,或者是结婚了又离婚了,甚至到老了要面对生离死别,最终的结果都是分开,所以说,我觉得爱情的时间长短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追求爱情时的改变和成长。

元丽抒:如果一段感情里,没有一点正面能量的支持,那坚持下去还有什么用呢?

薛父:杉杉,你呢年纪还轻,凡事都不要太着急,你就是一辈子不嫁,爸妈也不会看腻的。

郑棋:我原本以为我是一个无论如何都不会走错方向的人,可是我没想到,人一旦投入真感情吧,就容易变得迷茫。

薛杉杉:我肯定成为不了那个最好的人,但是我会成为最好的我。虽然我成为不了那个最配你的人,但是,我会让自己成为最好的我来配你。

薛杉杉:我爸常跟我说,日久见人心,只要你行得正,心安理得,不用在意别人去说什么,不然,你就会变成一条裤子,别人放的屁,你都得照单全收。

陆双宜:不听双宜言,吃亏在眼前。

薛杉杉:爱情的美好,都只是在一开始,过程总是为了维持那份美好,变得坎坷辛苦,一直到发现包裹在美好底层的真相,就是分手的时候。

封腾:恋爱最重要的是相处,不是比赛,也不需要较劲,比赛会让人累,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忘掉幸福的感觉了。

薛杉杉:原来,不在一起的时候,你还在默默地守护着我,是吗?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的孤独,也没想过你的无从选择,没想过你必须周全顾及每一个人,而你,日理万机的老板,竟然这样默默地一直在我身边。我忽然发现,我是这么不了解你和你的世界。

元丽抒:我知道,我既骄傲又难搞,那是因为我胆小,我害怕,我怕我好不容易爱上一个人,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还是分开了。

封腾: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不要再为我做任何的努力和改变,我希望你永远是躲在阳台上吃盒饭的那个薛杉杉,因为我爱的,正是那个她。

陆双宜:你算哪根葱呀?

封腾:如果那一千万赔了,就拿你抵债。

薛杉杉: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过去的罗曼史啊。

封腾:过去的经验告诉我,这个不能问。

薛杉杉:我从来没有跟别的男人说话过。

薛杉杉:上课都能上出个情敌来。

郑棋:丽抒,从我见到你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但是由于我们都太年轻了,走了太多的弯路,错过了太多的时间,我不想再等了,也不能再等了,我就想跟你在一起,走完这一生。丽抒,嫁给我吧!

薛杉杉:只要差距大,大家就都会觉得高富帅身边的女孩子都是有目的的靠近的,怀孕也是一种手段,不知道封腾心里,有没有过一丝丝的念头,我想用孩子套住他。

薛杉杉:我怎么小了,我那些同学都当妈了,我今年都二十三了。

周晓薇:薛杉杉,你以为你爱上的是什么样的男人,他是这个世界上的极品,是全世界女人都想要的男人,不过是一张副卡,一场餐会的捉弄,就让你这么受不了了,那你告诉我,你全身上下有哪一点值得让全世界女人都闭嘴,让你好好跟封腾在一起,不受打扰的。

封腾:你又没病,喝什么药啊,你想生孩子,需要的是我,不是中药。

薛爸:生活就是柴米油盐,你这些都不做,你要为老公做什么?

封腾:我封腾向来只要最好的,虽然我谈过几段感情,但是你是我要结婚的,一旦我要结婚,就会跟我的妻子白头偕老,但是你不一样,我是你的初恋,一旦你选择了我,就别无选择。

封腾:结婚的意义,是两个相爱的人,发誓这辈子不管健康、残疾、贫穷、富贵,都要不离不弃,相互扶持,你要为了这一千万,不跟我结婚吗?

元丽抒:这个世界最难的给予,就是在给予对方的同时,还让对方觉得倍受尊重。

薛杉杉:回忆永远只是回忆。

杉杉来了第几集讲的封腾帮杉杉脱鞋

是23集。

23集剧情如下

封月和丽抒带着杉杉去逛街,给杉杉打扮一下。杉杉选择了一双鞋子,但是这双鞋子却十分不合脚,杉杉十分狼狈,而一旁的丽抒则看得很是开心。看到杉杉狼狈不堪的样子,丽抒故意打电话叫进来了在外面等候的封腾。她没想到的是这反而让杉杉和封腾关系好转起来。封腾公司被人状告侵权,封腾希望郑琪能够和对方达成和解,但是被状告的产品是郑琪辛苦了很久研发出来的产品,郑琪自然不肯承认自己抄袭,愤怒的和封腾大吵一架,意识到了自己和封腾理念的不同。

  封腾劝告郑琪能够理解公司,但是郑琪却觉得这样子自我牺牲对于自己毫无意义。杉杉一直在紧张的备考注册会计师考试,一直一直都在不停的看书。封腾再次要杉杉上来吃饭的时候,杉杉甚至还带着自己的复习资料。封腾很是不满,要求杉杉先吃饭,吃晚饭再找几个老师过来辅导杉杉。杉杉同意了,于是封腾打了电话叫了很多人过来给杉杉准备复习突击进程。杉杉十分感激封腾,封腾和杉杉的感情更进一步。

  杉杉主动提出来和封腾去吃晚饭,封腾十分开心。杉杉询问起来封腾一个有关于工作的问题,封腾虽然厉害,但是却也没有这么细致的学习,而且封腾又是在美国长大的学习得来的知识,和国内不太相同。杉杉有些失望。丽抒劝告郑琪最好还是按照封腾的意见场面和解,但是郑琪却一点都不愿意。郑琪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现在轻易的就和随便污蔑自己公司抄袭的人和解的话,以后公司早晚每天都能够遇到找麻烦的热。公司被要求赔偿三百万,封腾居然打算答应。郑琪十分愤怒,直接提出了辞职。如果封腾实在是打算和对方和解,自己只能离开公司。

杉杉来吃杉杉昵称被封腾发现

是在番外五、N场由网名引发的……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杉杉的网名叫什么已经不可考,但是自从加入风腾,杉杉的QQ名、网游ID、网站注册名等等等等,统一改成了威风凛凛的——打完boss好睡觉。

  这个名字本身没什么问题,甚至在某段时期,为杉杉的身心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结婚后,杉杉居然还是一点也没危机意识的把名字改回来。

  于是……

  蜜月归来的第一天晚上,杉杉洗完澡,捧着笔电在床上和双宜聊QQ。

  宜家宜室宜调戏:多传点照片过来啦,要纯风景没人的,这样比较好yy,我要当素材材材……

  打完boss好睡觉:哦,大部分还没整理出来,先传几张给你。

  宜家宜室宜调戏:好,对了,照片不要你拍的,你摄影技术太烂。

  打完boss好睡觉:……可是你不是要没人的吗?

  宜家宜室宜调戏:嗯,纯景色的。

  打完boss好睡觉:他拍的都有我= =

  ……

  ……

  打完boss好睡觉:人呢?走了?

  宜家宜室宜调戏:还在……刚刚我忽然全身发麻,手指抽筋,没法打字。

  打完boss好睡觉:……没谈过恋爱就是抵抗力差。

  宜家宜室宜调戏:你你你,你跟你家boss负距离接触后,果然变黑了。

  杉杉被双宜“负距离”三个字雷到了,脑中不免浮起一些深入浅出的画面,恰在此时,浴室的门打开了,氤氲迷离的水汽中,Boss大人只着寸缕的步出,手中拿着白色的浴巾边擦头发边向她走来,劲瘦精壮的躯干上犹有几颗水珠,又有一滴水珠顺着发梢滴落,极暧昧极缓慢的滑过喉结,胸膛,腹部,最终没入那个着寸缕的地方。

  杉杉只瞥了一眼,便心跳与血压齐飙,脸与落霞共一色。虽然boss大人不穿衣服的样子也已经参观过几回,但是但是……

  杉杉连忙收回视线,更加认真的跟双宜聊天ing

  才不知所云的敲了几个字,另一边的床铺就塌陷了下去,下一刻她便被搂了过去。被强劲有力的手圈着,脸颊贴坚硬的胸膛,杉杉只觉得浑身霎时一烫,好像身体里有一个点忽然被点燃了一样,脑子顿时有点眩晕起来。

  “帮我吹头发?”

  低低的仿佛带着水汽的声音,有着惑人神智的功能,然而杉杉一听,却绮思全消,立刻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严肃的声明:“我不要帮你吹头发!!!”

  封腾扬眉。

  杉杉红着脸重复:“反正不要!”

  杉杉对吹头发一事如此反应过度,纯粹是度蜜月时吃了一堑,如今长了一智。

  蜜月里杉杉曾一时兴起主动要求帮boss吹头发,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嘛,男主角or女主角站在对方身后,满怀爱意的吹啊吹,衬着酒店窗外的蓝天碧海,那画面看着多浪漫多有爱啊。

  然而真正自己也来做一遍,才会发现,在这个河蟹的时代,电视剧是多么的纯洁不可靠= =

  电视里的男主不会趁着女主帮他吹头发解她扣子啃她肩膀,也不会最终演变成那种姿势——她面对面的被抱坐在他的腿上。

  “你这样我不方便帮你吹啊,手举得老高,很累的。”

  杉杉自觉是抗议,哪里知道听到男人耳里却形同撒娇,封腾低笑说:“那我低点。”

  他低下头,原本揉弄着底下的手顺势托住将她抬高,他含上了仿佛送到他嘴边似的美食,最后还不忘体贴的问:“这样方便了吗?”

  ……

  ……

  ……

  神啊!

  杉杉觉得,搞不好这辈子她看到boss潮湿的头发,都会想到那一幕了。想到这里,杉杉忽然想起自己和双宜正说到“负距离”,呃,万一被boss看到……

  杉杉连忙匆匆的跟双宜说了声88,心虚的把电脑合上,接着说声“我睡了”便迅速的钻入了被窝中睡觉ing……

  反正她头发干了可以睡觉了,至于没干的某人怎么睡,她才不管呢。

  话说,boss大人应该没看到吧,不然他不会一点反应都没啊,杉杉自我催眠着,渐渐进入了梦乡。迷糊间好像听到纸张翻动的声音,嗯,boss应该在看文件,回来了他就要开始忙啦……

  不自觉的去注意纸张翻动的声音,一页,两页……

  “睡了?”

  咦?杉杉紧紧的闭着眼睛平稳呼吸假装熟睡。

  又翻过一页。

  “刚刚我看到了。”

  啊啊啊,他果然还是看到负距离那三个字了吗?杉杉破功了,翻身正对着他:“那不是我说的。”

  所以她脑子里没想着那些事,所以他不要误会她想干嘛干嘛。

  “是吗?”封腾轻飘飘的反问,然后用极其柔和的语调念:“打完boss好睡觉,这个不是你?”

  糟了,她怎么忘了还有这个问题,杉杉急忙坦白从宽,讷讷的说:“是我,我取着玩的,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封腾目光从文件中抬起,极其无害的落在她身上,然后动作优雅的把手里的文件合上放在一边,正正经经的发问:“只是杉杉今天还没打,怎么就睡觉了?”

  啊?杉杉还没理解他话中的含义,便被他侧身猛的抱起,下一秒她已经坐在了他的身上,呆呆的看着他捉住她的手指放入口中舔咬,望着她的眸中暗光流转:“杉杉打算用什么打我?这个?”

  ——我是上夜班的分割线——

  ——我是被资本家压迫整个晚上都上夜班的分割线——

  一夜打了好几次架,而且被迫当了主打手,第二天,杉杉含羞带愤的改了网名——Boss大人耍流氓!可不幸的是,几天后,这个网名又一次被boss大人看到了。

  Boss大人不愧是统帅众多高精人才的BT级boss,迅速理解了这个网名后面“深藏的含义”,恍然微笑说:“原来杉杉喜欢我主动。”

  喜欢他主动?

  他他他究竟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啊!

  耍流氓……主动……

  耍流氓……主动……

  接下来的时间,杉杉不停的在这两者之间寻找逻辑关系,同时、顺便,深深的被主动了。

  杉杉只好继续改网名,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这次的网名改成了——“boss大人不是人!”

  因为有前一个网名“boss大人耍流氓”的基础,新网名一出现,双宜就联想很丰富的惊叹了:“哇塞,是小说里那种一夜七次郎的不是人吗?”

  杉杉宽面条泪了,双宜都想得这么变态,boss大人只会更变态,说不定真会拉着她挑战“非人”极限。还是改掉吧,她不要再来一次“日以继夜,坚忍不拔”了啊。

  要改要改一定要改,可是改什么呢?

  杉杉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安全第一,于是彻底消灭了boss大人在她网名中的存在。新网名叫“33得6”,简单好记又特别,杉杉心想,这次boss大人总抓不住什么来做文章了吧。

  改名当晚,杉杉特意当着boss的面和双宜聊起来,boss大人看到了,果然没什么反应,杉杉还不怎么放心,追问:“我的新网名不错吧?”

  Boss大人漫不经心的说:“没我了?”

  杉杉连忙点头:“这次boss你没在了!”

  封腾“嗯”了一声,就埋首在自己的事情中了。杉杉彻底松了一口气,过关了过关了,哈哈哈。

  然而事实证明,在与资本家的斗争中,杉杉还是经验不足。

  夜还没过,何谈过关。

  又是入睡前,boss大人一句“我们研究下存在问题”,让杉杉花了一整晚的时间,筋疲力尽的体会到了什么叫——

  “存在”。

  杉杉痛定思痛,认输投降。不是早就知道了嘛,跟boss斗那是其傻无比的,狗腿拍马才是王道。

  于是终极网名新鲜出炉,“boss大人真伟大”,既存在又伟大,这次总行了吧。晚上呈Boss大人御览,boss大人果然很满意。杉杉对boss的满意也很满意,只是对之后发生的情节有点接受不能……

  Boss大人居然问:“那么,杉杉觉得是哪里伟大?”

  好吧,如此问话也算正常,只要他不抓住她的手,强迫的带向某个地方啊啊啊!!!

  于是……

  不免又是一场口口过后。

  杉杉气若游丝的说:“我再也不改网名了。”

  封腾扬眉:“真的不改了?”

  语气颇为惋惜。

  “不改了!”杉杉趴在他身上,气若游丝但斩钉截铁。她已经深深的认识到,对boss来说,改网名就是改某位啊……

  “也好。”手指状似随意的抚过刚刚承受过他的地方,封腾悠悠然说:“你一改,我就条件反射,你改来改去,我也很辛苦。”

  杉杉快哭了:“……你可以不辛苦的。”

  吃饱餍足的某人笑了,轻轻在她快要泪光闪闪的眼睛上印了一个吻。“我心甘情愿。”

  咦?杉杉愣愣的看着他。自从结婚以来,boss大人每个吻都充满了强烈的□气息,刚刚这个却好像不是,那么轻盈表面,却比之前任何一个都深刻震动……好像带着他从不轻泄的某种情绪……

  看到她傻乎乎望着他的样子,封腾又是一笑:“杉杉,以后帮我吹头发,不要拒绝。”

是这个么

杉杉来了杉杉躺在封腾床上是哪一集

电视剧是在28集的时候,那个时候杉杉跟封腾都在房间里面。

杉杉来了第几集是珊珊和封腾分手

第24集剧情介绍

郑棋打算辞职,杉杉找到郑棋,询问郑棋是否真的想离开风腾,郑棋已对封腾失望透顶,封腾为了单位大局着想不惜让郑棋背黑锅认罪,郑棋无法接受封腾的行为,忍无可忍明确辞职走人。

杉杉见郑棋真的打算辞职,赶紧跟丽抒见了一个面,丽抒得知郑棋要辞职,心中渐渐升起担忧,郑棋的父母都在美国,如果他真的辞职离开风腾单位,他肯定会离开中国回美国生活。

深夜,丽抒与封腾站在屋外谈话,丽抒谈到动情处希望封腾能接受她的爱,虽然封腾没有接受丽抒,但丽抒还是亲吻了封腾。

丽抒亲吻封腾的时候杉杉走了过来,眼见封腾跟丽抒玩爱昧,杉杉悲痛欲绝转身回屋,丽抒见杉杉察觉了她跟封腾的秘密,只得跑回屋中向杉杉解释,杉杉无法接受丽抒瞒着她亲吻封腾的事情,心如刀割与丽抒吵了起来,站在一边的封月担心杉杉误会封腾,赶紧上前帮助丽抒说话,封腾也一脸真诚看着杉杉,希望杉杉不要误会他,虽然封腾主动解释,但杉杉还是明确跟封腾分手。

封腾见杉杉要走,赶紧出门开车追上杉杉,杉杉站在车外悲痛欲绝看着封腾,封腾下车搂抱杉杉,杉杉照旧没有原谅封腾,含着泪珠扬长离去。

回到家中杉杉将本人的经历告知给堂姐和陆双宜,堂姐柳柳劝说杉杉要宽容理解封腾,相比之下,游承浩比封腾无耻多了,柳柳就是因为察觉游承浩出轨所以才分手。虽然柳柳耐心开导,但杉杉照旧处于悲痛状态难以释怀。

丽抒因为杉杉跟封腾闹翻收拾行李筹备离开封家,封月见丽抒要走,脸上升起不悦数落丽抒,丽抒觉得本人已然没有脸面再在封家住下去,以后她不知如何面对封腾,与其如此,倒不如搬出封家更好。

封月见丽抒执意要走,只得帮助丽抒一同收拾衣物。

封腾因为杉杉分手连夜敲响郑棋的家门,郑棋打开屋门一脸冷漠看着封腾,封腾提出跟郑棋喝酒,郑棋将封腾迎进屋中拿出酒杯招待封腾,封腾喝了几口酒向郑棋透露跟杉杉分手的事情。

第二日,杉杉起了个大早筹备上班,离去之时杉杉向陆双宜透露筹备离开风腾单位,陆双宜见杉杉想辞职大吃一惊,险些怀疑本人的耳朵出了毛病,在陆双宜惊骇的目光中,杉杉来到风腾单位楼外打算走进单位办理辞职手续。

郑棋与一个朋友见杉杉想辞职,二人赶紧把杉杉拖到附近的餐馆开导。

为了不让杉杉辞职,郑棋故意扮出一副忧虑重重的模样,提醒杉杉如果辞职离开风腾单位,以后很难再找到像风腾单位待遇一样好的单位。

杉杉来了那一集是封腾凯旋归来,杉杉感动得哭了。

第9集

郑琪宣布公司成功的收购了另外一个公司,这也正是封腾消失许久的原因。听到封腾即将回到公司的事情杉杉十分惊讶,封腾出现在了公司众人的面前。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 英语简短好句,英语好句五十句 短一点 谢谢

  • 英语好句五十句 短一点 谢谢 1)What are you trying to say?(你到底想说什么?) 2)Dont be silly.(别胡闹了。) 3)How strong are your glasses?(你近视多少度?) 4)Just because.(没有别的原因。
  • 王阳明静心口诀,王阳明教你如何把心静下来?

  • 王阳明教你如何把心静下来? 教人为学,不可执一偏 人类史上有两种哲学家,一种是不停奔走,向各种各样的人和物请教、传播自己的学说,比如柏拉图。另一种是不喜欢走远路,只

最新文章

  • 阳光房屋顶用什么材料,阳光房顶用什么材料好

  • 阳光房顶用什么材料好 阳光房主框架主要分两种材质,一个碳钢钢管一个铝合金管。立面的门窗一般都用隔热断桥铝门窗。阳光房的主体结构承受着最大的力量支撑,所以,主体结构材
  • 好运头像图片,什么图片放在微信头像最吉利

  • 什么图片放在微信头像最吉利 什从图放在微信最吉利 能带来好运和招财的微信头像 属鸡的女人用什么做头彖招财健康 什么微信头像能带来好运? 这方面不要那么迷信,选自己喜欢的
  • 森系清新唯美的句子,森系唯美句子

  • 森系唯美句子 森系句子 1、曾记否,乱石穿空,惊涛拍岸,飞浪如雪,你,似一位豪情满怀的壮士,带着长长的锋利的宝剑,持铜板铁琶,临风而立,慷慨高歌,激昂了多少志士的情怀
  • home电商平台,目前有哪些主要跨境电商平台

  • 目前有哪些主要跨境电商平台 亚马逊、eBay、速卖通、wish、lazada等等,但是最主要的就是这几个吧 什么是电商运营 电子商务运营-Electronic Commerce Operation(ECO)最初定义为电子商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