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不屑弟,谁说"不屑弟"在表达"不屑

日期:来源:不屑弟收集编辑:土味情话

谁说"不屑弟"在表达"不屑

不屑弟是黄艺博的同学。在东方卫视播出的一段关于黄艺博新闻的视频上,

坐在黄艺博侧后的同学做出撇嘴不屑的表情看着他,

这名同学立即在网络走红,并被称为“不屑弟”。

不屑弟的网络热评

不屑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以前都是不屑弟。

偶然在网上看到不屑弟这个新闻,哦不是,是旧闻。但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因为我们以前都是不屑弟。在我们的世界里,永远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别人家的孩子”非常乖巧听话,从小只知道读书和学习,不喜欢玩游戏,也从来不看电视或者出去玩。一放学就回家学习和做作业,深受老师喜爱。“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优秀,我们的父母经常拿我们来跟他们比较。

但是很奇怪,几十年之后,“别人家的孩子”长大了,考到了重点本科,毕业后却没有我们这些平庸的孩子混的好。他们从小压力很大,他们的成长其实是被迫成长,不得不按照父母设计的路一直走下去。其实他们活得很累,表面风光,实则无用。

不屑弟是谁?

最近网上出现的一张照片中的人物,因很不屑的表情而出名!

一篇关于2011热点社会话题的论文 2000字

故宫“三重门”事件尴尬了谁? 连日来,故宫博物院仿佛在上演新闻连续剧,一个“门”接着一个“门”。有论者将此“三重门”概括为“失守失语失明、丢物丢人丢魂”,可谓辛辣到位。不过,与既成的事实相比,故宫方面在事件面前支支吾吾、遮遮掩掩、躲躲闪闪的态度更让人愤怒。 先是“失窃门”——防线被“撼”,故宫展品失窃。 5月8日,故宫发生失窃案件,7件展品被窃。58小时以后,案件告破,嫌犯石柏魁被抓获。尽管警方已经尽力追回展品,但仍有三件宝贝尚未追回,而且多件展品被损坏。 再是“错字门”——锦旗错字,强词夺理。 5月13日,故宫博物院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锦旗,感谢警方迅速破获故宫博物院展品被盗案。其中一面锦旗写有“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网友质疑 “撼”为错别字,正确用字应为“捍”。面对质疑,故宫相关负责人表示,“撼”字没错,显得厚重。“跟‘撼山易,撼解放军难’中‘撼’字使用是一样的。” 此说法遭到语言学家和网民的批评。沉默三天后,故宫终于就向北京市公安局赠送的锦旗上出现错字一事道歉。 最后是“会所门”——建福宫会所传言。 继失窃案和错字风波后,央视主持人芮成钢在其微博上爆料称,故宫的建福宫已被改成一个全球顶级富豪们独享的私人会所,500席会籍面向全球限量发 售。这一“建福宫改建豪华会所传言”由此引发公众强烈关注。尽管故宫方面对此进行了澄清,但公众并不买账,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名为“北京故宫宫廷文化发 展有限公司”的机构所进行的商业行为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故宫在“三重门”里去向尴尬 鲁珊 故宫以“企业所为”回应了“建福宫富豪私人会所”一事,引来近来的第三顿唾骂,故宫的三次回应,丝毫未显示一个文化单位的高明。至此,失窃于毛贼,失语于锦旗,失守于商业化,“三失”正在让这个中国顶级文化之地,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境地。 在被盗、错字、富豪会所三重门内,人们大都以为,被盗是安保老旧,错字是素质不高,二者都只丢人,不出格。只有富豪会所关乎故宫今后的去向,是个实质性的问题。 其实,这三重门互相联系,它们统一在同一命题之下,即故宫究竟该以怎样的面目存在,怎样的方式生存,说得更狭隘一些,故宫究竟能不能赚钱? 故宫里装的是什么?国宝,历史,文化。故宫是全国人民的故宫,凭什么给少数人去过皇帝的瘾?所以调查表明,超半数人不同意故宫有商业化操作。那么,故宫该如何生存?目前故宫的正当收入是门票,全部上缴,维修费用和成本支出按预算拔款。 而故宫的开放面积只有30%左右。故宫馆藏文物超过150万件,公开的只有1万件,不到1%。故宫有16.7万平方米的古建筑40多年从未进行过大 修。即便是公开区域,陈列条件也多年未改进。绝大部分馆藏蒙于尘灰中,原因当然是经费。同样是经费,安保能升级到何种级别可以想见,还是经费,人员只有工 资,没有福利,商业化也是必然之物。 然而,故宫自己也不敢承认有“商业经营”,所以推说是企业所为,甚至这个名为“故宫宫廷文化公司”的企业,至今仍是半事业半企业性质。在公益与经营间犹犹豫豫,才有故宫三重门,或许还有更多门。 其实,经营是不是代表不公益?非也。连慈善都需要市场专业化操作来确保其公益性,何况博物馆?故宫是全国人民的故宫,可是99%的馆藏都在灰尘中沉睡,它就只成了人民聊以自慰的文化符号。放眼国外,博物馆经营已是常态,麦当劳在多年前就在卢浮宫与蒙娜丽莎比邻而居了。 那么,经营如何才能有方?第一,故宫能不能经营,不妨交由公众讨论。第二,故宫以何种方式经营,如何管理,不妨明确提出并予以规范。第三,如何保证 经营没有妨碍博物馆的文化功能,反而能促进文物开放和保护?不妨征询专业人士。第四,谁来监督经营符合之前设定的前提和规范?第五,甚至馆长,也不妨交由 全国人民决定。诸多问题,可以一一解之。说小是故宫的去向问题,说大其实是文化体制改革的问题,唾骂无益,何妨正视。 二“五道杠”少年当官记 一则出自湖北省武汉市的新闻,让公众开始关注一个13岁的少年——少先队武汉市副总队长黄艺博。但凡看到这则报道中有关黄艺博照片以及其博客的人, 不少都戏称黄艺博“长得有些‘官相’,写的文字有些‘官腔’”,而更引发关注的是各种有关黄艺博的照片中,其手臂上戴着的“五道杠”少先队队牌,让一直以 为少先队至多“三道杠”的读者们,甚是好奇。实际上,黄艺博是武汉市华师一寄宿学校初一的学生,他除了手臂上挂的那个有“五道杠”的队牌之外,其身上也笼 罩着“全国百名优秀好少年”“武汉市首届‘十大孝星’”等诸多光环。在武汉当地媒体的报道中记者发现,黄艺博的父母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黄艺博“两三岁开 始看《新闻联播》,7岁开始坚持每天读《人民日报》《参考消息》,且已在全国重要报刊上发表过100多篇文章,并将其近3000元稿费和变卖废品赚来的零 花钱都用于资助与看望孤寡老人”。并称“更重要的是这个孩子在政史上的许多见解,甚至已超出了我们理解的范畴”。这些言辞让读者们不得不把黄艺博与 “天才”少年相联系。 谁说“不屑弟”在表达“不屑”? 钱夙伟 “每个五道杠少年的背后,总有一双翻着的白眼儿”,湖北武汉“五道杠少年”黄艺博事件,又出了新看点,几张黄艺博在课堂上认真学习的图片上,他侧后 一名同学,却做出撇嘴不屑的表情看着他。这段截自东方卫视播出的一段关于黄艺博的新闻的视频,迅即在微博上疯传,并被PS成各种形象进行调侃和恶搞。 “五道杠少年”事件转向新一轮网络狂欢…… 这位“不屑弟”,按照时下网络的规则,理所当然地被称为“超强的表情帝、藐视帝、白眼帝……”,一言以蔽之,就是对“五道杠”的“不屑”。 然而,“不屑”,真是这位“不屑弟”所要表达的吗?确实,“不屑弟”做出一副与“五道杠少年”截然不同的鬼脸,但这就是表达对“五道杠”的不屑吗? 谁都知道,对着镜头,虽然也有孩子如“五道杠少年”那样老成持重,但更多的孩子则更会做出种种夸张的表情,其中就包括鬼脸,这几乎是一种天性。 显然,在把“不屑弟”称为“不屑弟”,并认定是在表达“不屑”之前,谁也不在意是否“有图没真相”,就按照自己的想当然,把成人社会的规则,套用到了孩子的世界之中。 孩子的世界是天真的、单纯的,然而,大人们总是在把自己的规则,强加给孩子,比如,是大人设计出了所谓的“五道杠”,然后,又由大人来对“五道杠”口诛笔伐,群起而攻之,似乎这都是孩子的错,其实,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大人自己。 从“五道杠少年”到“不屑弟”,大人们显然陷于自己制造的悖论之中。人们反感“五道杠少年”成人化的表情和行为,却又理所当然地把“成人化的表情和行为”,强加于一个孩子头上。 “每个五道杠少年的背后,总有一双翻着的白眼儿”,如果孩子的世界真这么可怕,那么更可怕的是大人自己。没有大人的“五道杠”和“不屑”,又怎么会有孩子的“五道杠”和“不屑”。显然,救救孩子,还是得先救救大人。

鄙视黄艺博的那个毛孩叫什么?

孙童

湖北华一寄宿学校初一三班

求图,图片中一男孩露出鄙视的眼神,貌似是东方台还是什么台播新闻的截图

是你个头 说好的图片呢? 你在愚弄人家感情吗?

杨奉董承双救驾故事是怎样的

王允以妇人行反间,杨彪亦以妇人行反间。同一间也,允用之而乱稍平,彪用之而乱益甚。何也?盖吕布听允而为允所用,郭汜则未尝听彪而不为彪所用也。纵使汜能杀傕,犹以董卓杀董卓耳。傕与汜,是二董卓也。一董卓死,而一董卓愈横,曾何救于汉室哉!况二人合而离,离而复合。离而天子公卿受其毒,合而天子公卿亦受其毒。杨彪始而反间,续而讲和;既欲离之,又欲合之。主张不定,适以滋扰,以是谋国亦无策之甚矣。

吕布之诛董卓,奉天子诏者也。郭汜之攻李傕,不奉天子诏而自相吞并者也。一则假公义以报私仇;一则但知有私仇,而不知有公义。故布之行事与卓异,汜之肆恶与傕同。

杨奉、贾诩,其于李傕,亦始合而终离。乃一离而不复合,是则能补过者也。若郭阿多反复无常,与二人正自霄壤。

或问予曰:设使王允谋泄,郿坞兵变,其乱亦必至此?予应之曰:董卓不死,将不止于劫天子;而吕布不胜,则必不至于劫公卿,而亦必不至与董卓后合。何以知之?彼意在夺貂蝉,则不得不党王允;党王允,则不得不助献帝:势所必然耳。

若使今人入稗官,董卓之后,便必紧接曹操。而兹偏有傕、汜为董卓之余波,又有李、乐为傕、汜之余波,夫然后以杨奉、董承之救驾作一过文,徐徐转出曹操:何其曲折乃尔!天真善作稗官者哉!

却说曹操大破吕布于定陶。布乃收集败残军马于海滨,众将皆来会集,欲再与曹操决战,陈宫曰:“今曹兵势大,未可与争。先寻取安身之地,那时再来未迟。”布曰:“吾欲再投袁绍,何如?”未叙袁绍那边要来,先叙吕布这边要去。宫曰:“先使人往冀州探听消息,然后可去。”布从之。

且说袁绍在冀州,闻知曹操与吕布相持。谋士审配进曰:“吕布豺虎也,若得兖州,必图冀州。不若助操攻之,方可无患。”绍遂遣颜良将兵五万,往助曹操。后陈琳檄中以此居功。细作探知这个消息,飞报吕布。布大惊,与陈宫商议。宫曰:“闻刘玄德新领徐州,可往投之。”布从其言,竟投徐州来。有人报知玄德。玄德曰:“布乃当今英勇之士,可出迎之。”糜竺曰:“吕布乃虎狼之徒,不可收留,收则伤人矣。”玄德曰:“前者非布袭兖州,怎解此郡之祸?前者曹军之退,名亏玄德,实亏吕布。今玄德明明说出,何等光明忠厚。今彼穷而投我,岂有他心!!”张飞曰:“哥哥心肠忒好。虽然如此,也要准备。”老张却是粗中有细。

玄德领众出城三十里,接着吕布,并马入城,都到州衙厅上。讲礼毕,坐下。布曰:“某自与王司徒计杀董卓之后,又遭傕、汜之变,飘零关东,诸侯多不能兼容。岂非以汝连杀两义父,故人多疑汝耶?近因曹贼不仁,侵犯徐州,蒙使君力救陶谦,布因袭兖州,以分其势。便有居功之意。不料反堕奸计,败兵折将。今投使君,共图大事,未审尊意如何?”玄德曰:“陶使君新逝,无人管领徐州,因令备权摄州事。今幸将军至此,合当相让。”遂将牌印送与吕布。有玄德今日之让,便有吕布后日之夺。一似先知其将夺,故作此让。吕布却待要接,只见玄德背后关、张二公各有怒色。布乃佯笑曰:“量吕布一勇夫,何能作州牧乎?”玄德又让。陈宫曰:“‘强宾不压主’,请使君勿疑。”玄德方止。遂设宴相待,收拾宅院安下。次日,吕布回席请玄德,玄德乃与关、张同往。饮酒至半酣,布请玄德入后堂,关、张随入。布令妻女出拜玄德,玄德再三谦让。布曰:“贤弟不必推让。”张飞听了嗔目大叱曰:“我哥哥是金枝玉叶,你是何等人,敢称我哥哥为贤弟!你来!我和你斗三百合!”翼德生平,只让得两个人为兄。其余则不惟不屑兄之,并不屑弟之也。吕布即欲为张公之弟且不可,况欲为其兄,且欲为其兄之兄乎?宜其忿然欲斗三百合也。○皇帝且称之为叔,而吕布乃呼之为弟,的是无礼。玄德连忙喝住,关公劝飞出。玄德与吕布陪话曰:“劣弟酒后狂言,兄勿见责。”布默然无语。须臾席散。布送玄德出门,张飞跃马横枪而来,大叫:“吕布!我和你并三百合!”的是快人。○写张飞与吕布不合,为后失徐州张本。玄德急令关公劝止。次日,吕布来辞玄德曰:“蒙使君不弃,但恐令弟辈不能兼容。布当别投他处。”玄德曰:“将军若去,某罪大矣。劣弟冒犯,另日当令陪话。近邑小沛,乃备昔日屯兵之处。将军不嫌浅狭,权且歇马,如何?粮食军需,谨当应付。”吕布谢了玄德,自引军投小沛安身去了。玄德自去埋怨张飞不题。

却说曹操平了山东,表奏朝廷,加操为建德将军费亭侯。此时朝廷是李傕、郭汜做。封操者,傕、李也。其时李傕自为大司马,郭汜自为大将军,横行无忌,朝廷无人敢言。太尉杨彪、大司农朱隽暗奏献帝曰:“今曹操拥兵二十余万,谋臣武将数十员,若得此人扶持社稷,剿除奸党,天下幸甚!”以此时大势观之,其才其力足以勤王室者,必曹操也。献帝泣曰:“朕被二贼欺凌久矣。若得诛之,诚为大幸。”彪奏曰:“臣有一计:先令二贼自相残害,然后诏曹操引兵杀之,扫清贼党,以安朝廷。”献帝曰:“计将安出?”彪曰:“闻郭汜之妻最妒,可令人于汜妻处用反间计,则二贼自相害矣。”又是女将军出头。帝乃书密诏,付杨彪。此召曹操之诏也。彪即暗使夫人以他事入郭汜府,连环计陪了一个貂蝉,此计却就用他妻子,更不费力。乘间告汜妻曰:“闻郭将军与李司马夫人有染,其情甚密。倘司马知之,必遭其害。夫人宜绝其往来为妙。”汜妻讶曰:“怪见他经宿不归!却干出如此无耻之事!是妒妇声口。非夫人言,妾不知也。当慎防之。”彪妻告归,汜妻再三称谢而别。应该谢。过了数日,郭汜又将往李傕府中饮宴。妻曰:“傕性不测,况今两雄不并立,倘彼酒后置毒,妾将奈何?”汜不肯听,妻再三劝住。至晚间,傕使人送酒筵至,汜妻乃暗置毒于中,方始献入。汜便欲食。妻曰:“食自外来,岂可便食!”乃先与犬试之,犬立死。即用骊姬谮申生之术。此妇想亦曾读过<左传>。自此汜心怀疑。

一日朝罢,李傕力邀郭汜赴家饮酒。至夜席散,汜醉而归,偶然腹痛。妻曰:“必中其毒矣!”急令将粪汁灌之,一吐方定。本为自己吃醋,却教丈夫吃粪。汜大怒曰:“吾与李傕共图大事,今无端欲谋害我,我不先发,必遭毒手。”遂密整本部甲兵,欲攻李傕。何不亦设一酌以邀傕,如杀樊稠故事乎?郭汜失算甚矣。早有人报知傕。傕亦大怒曰:“郭阿多安敢如此!”遂点本部甲兵来杀郭汜。两处合兵数万,就在长安城下混战,乘势掳掠居民。杨彪反间计反弄出不好来了。傕侄李暹音先。引兵围住宫院,用车二乘,一乘载天子,一乘载伏皇后,只为一妇人,致使祸及帝、后。使贾诩、左灵监押车驾。其余宫人、内侍,并皆步走。拥出后宰门,正遇郭汜兵到,乱箭齐发,射死宫人不知其数。李傕随后掩杀,郭汜兵退。车驾冒险出城,不由分说,竟拥到李傕营中。郭汜领兵入官,尽抢掳宫嫔采女入营,不畏妒妻耶?放火烧宫殿。董卓焚洛阳,郭汜焚长安,又见咸阳三月矣。次日,郭汜知李傕劫了天子,领军来营前厮杀。帝、后都受惊恐。后人有诗叹之曰:

光武中兴兴汉世,上下相承十二帝。桓灵无道宗社堕,阉臣擅权为叔季。无谋何进作三公,欲除社鼠招奸雄。豺獭虽驱虎狼入,西州逆竖生淫凶。王允赤心托红粉,致令董吕成矛盾。渠魁殄灭天下宁,谁知李郭心怀愤。神州荆棘争奈何?六宫饥馑愁干戈。人心既离天命去,英雄割据分山河。后王规此存兢业,莫把金瓯等闲缺。生灵糜烂肝脑涂,剩水残山多怨血。我观遗史不胜悲,今古茫茫叹<黍离>。人君当守苞桑戒,太阿谁执全纲维?

却说郭汜兵到,李傕出营接战。汜军不利,暂且退去。傕乃移帝后车驾于郿坞,董贼郿坞,遗害至此,惜王允杀卓时不即堕之。使侄李暹监之,断绝内使,饮食不继,侍臣皆有饥色。帝令人问傕取米五斛、牛骨五具以赐左右。傕怒曰:“朝夕上饭,何又他求?”乃以腐肉朽粮与之,可恶。皆臭不可食。帝骂曰:“逆贼直如此相欺!”侍中杨琦急奏曰:“傕性残暴。事势至此,陛下且忍之,不可撄其锋也。”若必欲换好米好肉,恐亦如郭汜腹痛矣。帝乃低头无语,泪盈龙袍。忽左右报曰:“有一路军马,枪刀映日,金鼓震天,前来救驾。”好消息。帝教打听是谁。乃郭汜也。原来即是此公。帝心转忧。只闻坞外喊声大起,原来李傕引兵出迎郭汜,鞭指郭汜而骂曰:“我待你不薄,你如何谋害我?”汜曰:“尔乃反贼,如何不杀你!”然则公又是何等人?傕曰:“我保驾在此,何为反贼?”汜曰:“此乃劫驾,何为保驾?”傕曰:“不须多言!我两个各不许用军士,只自并输赢。赢的便把皇帝取去罢了。”以皇帝当赌输赢之物,可笑可叹。○皇帝上用一“把”字,皇帝下用“取去”字,自有皇帝二字以来,未有如此之狼狈者。二人便就阵前厮杀。战到十合,不分胜负。只见杨彪拍马而来,大叫:“二位将军少歇!老夫特邀众官,来与二位讲和。”杨彪始既欲用反间,今又欲为讲和,胸中全无主意。傕、汜乃各自还营。杨彪与朱隽会合朝廷官僚六十余人,先诣郭汜营中劝和。郭汜竟将众官尽行监下。众官曰:“我等为好而来,何乃如此相待?”汜曰:“李傕劫天子,偏我劫不得公卿?”极没理语,说来却是趣甚。杨彪曰:“一劫天子,一劫公卿,意欲何为?”汜大怒,便拔剑欲杀彪。中郎将杨密力劝,汜乃放了杨彪、朱隽,其余都监在营中。彪谓隽曰:“为社稷之臣,不能匡君救主,空生天地间耳!”固是正论,惜未得匡君救主之法。言讫,相抱而哭,昏绝于地。隽归家成病而死。朱隽与蔡邕不同。自此之后,傕、汜每日厮杀,一连五十余日。死者不知其数。

却说李傕平日最喜左道妖邪之术,常使女巫击鼓降神于军中。郭汜听妒妻之言,李傕信女巫之说。从来恶人,未有不听妇人言、不信师巫邪说者,可见听妇人言、信邪术,非好人。贾诩屡谏不听。侍中杨琦密奏帝曰:“臣观贾诩虽为李傕心腹,然实未尝忘君,陛下当与谋之。”正说之间,贾诩来到,帝乃屏退左右,泣谕诩曰:“卿能怜汉朝,救朕命乎?”“朕”字两头,忽着“救命”二字,自有朕字以来,未有如上之狼狈者。诩拜伏于地,曰:“固臣所愿也。陛下且勿言,臣自图之。”帝收泪而谢。少顷,李傕来见,带剑而入。帝面如土色。傕谓帝曰:“郭汜不臣,监禁公卿,欲劫陛下。非臣,则驾被掳矣!”帝拱手称谢,傕乃出。时皇甫郦入见帝。帝知郦能言,又与李傕同乡,诏使往两边解和。前有和事公卿,此有和事天子。郦奉诏,走至汜营说汜。汜曰:“如李傕送出天子,我便放出公卿。”郦即来见李傕曰:“今天子以某是西凉人,与公同乡,特令某来劝和二公。汜已奉诏,公意若何?”傕曰:“吾有败吕布之大功,请问此是什么功劳?辅政四年,多着勋绩,劫天子、掳百姓,都算是勋绩。天下共知。郭阿多盗马贼耳,乃敢擅劫公卿,与我相抗,誓必诛之!君试观我方略士众,足胜郭阿多否?”郦答曰:“不然。昔有穷后羿恃其善射,不思患难,以致灭亡。近董太师之强,君所目见也,吕布受恩而反图之,斯须之间,头悬国门。则强固不足恃矣。将军身为上将,持钺仗节,子孙宗族皆居显位,国恩不可谓不厚。今郭阿多劫公卿,而将军劫至尊,果谁轻谁重耶?”其词太直,不是和事人。李傕大怒,拔剑叱曰:“天子使汝来辱我乎?我先斩汝头!”骑都尉场奉谏曰:“今郭汜未除,而杀天使,则汜兴兵有名,诸侯皆助之矣。贾诩亦力劝,傕怒少息。诩遂推皇甫郦出。郦大叫曰:“李傕不奉诏,欲弑君自立!”侍中胡邈急止之曰:“无出此言,恐于身不利。”郦叱之曰:“胡敬才!汝亦为朝廷之臣,如何附贼?君辱臣死,吾被李傕所杀,乃分也!”大骂不止。郦虽忠,李傕可以用计胜,不可以理争也。帝知之,急令皇甫郦回西凉。

却说李傕之军,大半是西凉人氏,更赖羌兵为助。却被皇甫郦扬言于西凉人曰:“李傕谋反,从之者即为贼党,后患不浅!”西凉人多有听郦之言,军心渐涣。军士肯听同乡人语,李傕却不肯听同乡人语。逆贼不知有国,并不知有乡。傕闻郦言,大怒,差虎贲王昌追之。昌知郦乃忠义之士,竟不往追,只回报曰:“郦已不知何往矣。”王昌殊有侠气。贾诩又密谕羌人曰:“天子知汝等忠义,久战劳苦,密诏使汝还郡,后当有重赏。”羌人正怨李傕不与爵赏,遂听诩言,都引兵去。诩又密奏帝曰:“李傕贪而无谋,今兵散心怯,可以重爵饵之。”帝乃降诏,封傕为大司马。傕喜曰:“此女巫降神祈祷之力也!”遂重赏女巫,却不赏军将。李傕如此着邪,其妻亦宜以粪汁灌之,盖郭汜是吃粪人,李傕亦是吃粪人也。骑都尉杨奉大怒,谓宋果曰:“吾等出生入死,身冒矢石,功反不及女巫耶!”宋果曰:“何不杀此贼,以救天子?”奉曰:“你于中军放火为号,吾当引兵外应。”二人约定是夜二更时分举事。不料其事不密,有人报知李傕。傕大怒,令人擒宋果先杀之。杨奉引兵在外,不见号火。李傕自将兵出,恰遇杨奉,就寨中混战到四更。奉不胜,引军投西安去了。为后救驾伏线。李傕自此军势渐衰。更兼郭汜常来攻击,杀死者甚多。忽人来报:“张济统领大军自陕西来到,欲与二公解和。声言如不从者,引兵击之。”不记杀樊稠之时,伏地再拜耶?傕便卖个人情,先遣人赴张济军中许和。郭汜亦只得许诺。张济上表,请天子驾幸弘农。帝喜曰:“朕思东都久矣,今乘此得还,乃万幸也!”诏封张济为骠骑将军。济进粮食酒肉,供给百官。可称大酺。粮食酒肉,家常物耳,不意此时天子公卿,得之竟成至宝。汜放公卿出营。傕收拾车驾东行,遣旧有御林军数百持戟护送。銮舆过新丰,至霸陵。时值秋天,金风骤起。帝后但知宫庭春暖,今日却受用鞍马秋风。得此点染,悲凉之极。忽闻喊声大作,数百军兵来至桥上拦住车驾,厉声问曰:“来者何人?”侍中杨琦拍马上桥曰:“圣驾过此,谁敢拦阻?”有二将出曰:“吾等奉郭将军命,把守此桥,以防奸细。既云圣驾,须亲见帝,方可准信。”杨琦高揭珠帘。帝谕曰:“朕躬在此,卿何不退?”众将皆呼“万岁”,分于两边,驾乃得过。霸陵秋景虽佳,天子过桥不易。二将回报郭汜曰:“驾已去矣。”汜曰:“我正欲哄过张济,劫驾再入郿坞。郿坞竟成陷阱。你如何擅自放了过去?”遂斩二将,起兵赶来。

车驾正到华阴县,背后喊声震天,大叫:“车驾且休动!”帝泣告大臣曰:“方离狼窝,又逢虎口,如之奈何?”众皆失色。贼军渐近,吓杀。只听得一派鼓声,山背后转出一将。当先一面大旗,上书“大汉杨奉”四字,引军千余杀来。来得好。原来杨奉自为李傕所败,便引军屯终南山下,今闻驾至,特来保护。补应前文。当下列开阵势。汜将崔勇出马,大骂:“杨奉反贼!”奉大怒,回顾阵中曰:“公明何在?”一将手执大斧,飞骤骅骝,直取崔勇。两马相交,只一合,斩崔勇于马下。杨奉乘势掩杀,汜军大败,退走二十余里。奉乃收军来见天子。帝慰谕曰:“卿救朕躬,其功不小。”奉顿首拜谢。帝曰:“适斩贼将者何人?”奉乃引此将拜于车下曰:“此人河东杨郡人,姓徐,名晃,字公明。”先出字,后出姓名,又是一样叙法。帝慰劳之。杨奉保驾至华阴驻跸。将军段煨具衣服饮膳上献。是夜,天子宿于杨奉营中。

郭汜败了一阵,次日又点军杀至营前来。徐晃当先出马,郭汜大军八面围来,将天子、杨奉困在垓心。又吃一惊。正在危急之中,忽然东南上喊声大震,一将引军纵马杀来。贼众奔溃。徐晃乘势攻击,大败汜军。那人来见天子,乃国戚董承也。杨奉、董承,参差而至。帝哭诉前事。承曰:“陛下免忧。臣与杨将军誓斩二贼,以靖天下。”帝命早赴东都。连夜驾起,前幸弘农。

却说郭汜引败军回,撞着李傕,言:“杨奉、董承救驾往弘农去了。若到山东,立脚得牢,必然布告天下,令诸侯共伐我等,三族不能保矣。”傕曰:“今张济兵据长安,未可轻动。我和你乘间合兵一处,至弘农杀了汉君,平分天下,有何不可?”汜喜诺。看李、郭二人如此一番相争后,忽又相合。<诗>云:“方茂尔恶,相尔矛矣。既夷既怿,如相酬矣。”小人之交,固都如是。二人合兵,于路劫掠,所过一空。杨奉、董承知贼兵远来,遂勒兵回,与贼大战于东涧。傕、汜二人商议:“我众彼寡,只可以混战胜之。”于是李傕在左,郭汜在右,漫山遍野拥来。杨奉、董承两边死战,刚保帝后车出。百官宫人,符册典籍,一应御用之物,尽皆抛弃。郭汜引军入弘农劫掠。承、奉保驾走陕北,傕、汜分兵赶来。承、奉一面差人与傕、汜讲和,一面密传圣旨往河东,急召故白波帅韩暹、李乐、胡才三处军兵前来救应。此数人终非好相识。尔时何不便召曹操耶?那李乐亦是啸聚山林之贼,今不得已而召之。以贼攻贼,岂是善计?三处军闻天子赦罪赐官,如何不来,并拔本营军士,来与董承约会一齐,再取弘农。其时李傕、敦汜但到之处,劫掠百姓,老弱者杀之,强壮者充军。临敌则驱民兵在前,名曰“敢死军”。何尝敢死,只是不敢求活耳。不当名为“敢死军”,只当名为“替死军”。贼势浩大,李乐军到,会于渭阳。郭汜令军士将衣服对象抛弃于道。乐军见衣服满地,争往取之,队伍尽失。傕、汜二军,四面混战,乐军大败。杨奉、董承遮拦不住,保驾北走,背后贼军赶来,李乐曰:“事急矣!请天子上马先行!”帝曰:“朕不可舍百官而去。”众皆号泣相随。胡才被乱军所杀。承、奉见贼追急,请天子弃车驾,步行到黄河岸边,李乐等寻得一只小舟作渡船。时值天气严寒,帝与后强扶到岸。此时景象,比草堆萤火之时更是悲凉。前是兄弟流离,此则夫妇逃难也。边岸又高,不得下船,后面追兵将至。杨奉曰:“可解马疆绳接连,拴缚帝腰,放下船去。”人丛中国舅伏德挟白绢十数匹至,曰:“我于乱军中拾得此绢,可接连拽辇。”行军校尉尚弘,用绢包帝及后,令众先挂帝往下放之,乃得下船。以白绢挂天子下船,真可称白龙挂。李乐仗剑立于船头上。后兄伏德,负后下船中。岸上有不得下船者,争扯船缆,李乐尽砍于水中。渡过帝、后,再放船渡众人。其争渡者,皆被砍下手指,<左传>述晋败于邲之役,有云“舟中之指可掬也”。此将毋同?哭声震天。既渡彼岸,帝左右止剩得十余人。杨奉寻得牛车一辆,载帝至大阳。绝食,晚宿于瓦屋中,野老进粟饭,上与后共食,粗粝不能下咽。“惟辟玉食”,乃有食粗粝之天子,为之一叹。次日,诏封李乐为征北将军,韩暹为征东将军。起驾前行,有二大臣寻至,哭拜车前,乃太尉杨彪、太仆韩融也。帝、后俱哭。韩融曰:“傕、汜二贼,颇信臣言。臣舍命去说二贼罢兵,陛下善保龙体。”韩融去了。李乐请帝入杨奉营暂歇。杨彪请帝都安邑县。驾至安邑,苦无高房,帝、后都居于茅屋中。又无门关闭,四边插荆棘以为屏蔽。帝与大臣,议事于茅屋之下,茅屋土阶,直欲比德唐尧。诸将引兵于篱外镇压。李乐等专权,百官稍有触犯,竟于帝前殴骂。故意送浊酒粗食与帝,禹尝菲饮食矣。既使之法尧,又使之学禹,李乐真爱君哉。帝勉强纳之。李乐、韩暹又连名保奏无徒、部曲、巫医、走卒二百余名,并为校尉、御史等官。李傕、郭汜做了官,原做强盗;李乐等部卒做了强盗,又要做官。强盗是官做,官又是强盗做。然则做了官是真做了强盗也。刻印不及,以锥画之,全不成体统。

却说韩融曲说傕、汜二贼,二贼从其言,乃放百官及宫人归。是岁大荒,百姓皆食枣菜,饿莩遍野。河内太守张杨献米肉,河东太守王邑献绢帛,帝稍得宁。董承、杨奉商议,一面差人修洛阳宫院,欲奉车驾还东都,李乐不从。董承谓李乐曰:“洛阳本天子建都之地,安邑乃小地面,如何容得车驾?今奉驾还洛阳,是正理。”李乐曰:“汝等奉驾去,我只在此处住。”承、奉乃奉驾起程。李乐暗令人结连李傕、郭汜,一同劫驾。前犹以贼攻贼,今则以贼合贼。董承、杨奉、韩暹知其谋,连夜摆布军士,护送车驾前奔箕关。李乐闻知,不等傕、汜军到,自引本部人马前来追赶。四更左侧,赶到箕山下,大叫:“车驾休行!李傕、郭汜在此。”汝果与傕、汜无二。吓得献帝心惊胆战。山上火光遍起。

六道杠是什么意思

少先队在学校(或村)建立大队或中队,中队下设小队。  中国少年先锋队队长和队委标志:

  一、各级队长和队委会委员应在左衣袖外侧中上部佩戴队长或委员级别标志。

  二、省少年先锋队是6道杠,市少年先锋队是5道杠,区少年先锋队是4道杠,学校少先大队是3道杠,班级中队是2道杠,小队是1道杠。臂章应做到天天佩戴。。。。。

本文标签:不屑(1)不屑弟

相关阅读

  • 不屑弟,谁说&quot;不屑弟&quot;在表达&quot;不屑

  • 谁说不屑弟在表达不屑 不屑弟是黄艺博的同学。在东方卫视播出的一段关于黄艺博新闻的视频上, 坐在黄艺博侧后的同学做出撇嘴不屑的表情看着他, 这名同学立即在网络走红,并被

热门文章

  • 作者简介范例,作者简介怎么写,范文

  • 作者简介怎么写,范文 姓名(出生年-),性别,民族(汉族可不写),某省某市(县)人(籍贯),现职称/职务,何年何月毕业于何校何专业,最高学历,现主要从事的工作或研究的方
  • 绝望,绝望的繁体字怎么写

  • 绝望的繁体字怎么写 “绝望”的繁体字为“绝望”。 绝望的绝的解释是什么 绝望,拼音:[jué wàng] 表示:没希望。一般指对某种事物完全失去了信心。 往往经历了多次的失败,失去

最新文章

  • 阳光房屋顶用什么材料,阳光房顶用什么材料好

  • 阳光房顶用什么材料好 阳光房主框架主要分两种材质,一个碳钢钢管一个铝合金管。立面的门窗一般都用隔热断桥铝门窗。阳光房的主体结构承受着最大的力量支撑,所以,主体结构材
  • 好运头像图片,什么图片放在微信头像最吉利

  • 什么图片放在微信头像最吉利 什从图放在微信最吉利 能带来好运和招财的微信头像 属鸡的女人用什么做头彖招财健康 什么微信头像能带来好运? 这方面不要那么迷信,选自己喜欢的
  • 森系清新唯美的句子,森系唯美句子

  • 森系唯美句子 森系句子 1、曾记否,乱石穿空,惊涛拍岸,飞浪如雪,你,似一位豪情满怀的壮士,带着长长的锋利的宝剑,持铜板铁琶,临风而立,慷慨高歌,激昂了多少志士的情怀
  • home电商平台,目前有哪些主要跨境电商平台

  • 目前有哪些主要跨境电商平台 亚马逊、eBay、速卖通、wish、lazada等等,但是最主要的就是这几个吧 什么是电商运营 电子商务运营-Electronic Commerce Operation(ECO)最初定义为电子商务平台